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從毛澤東的詩詞看他的風格與領導(七)》2010/12/3

4.第四階段 –人變了,唱不出原來感覺的歌

4.3.勸君少罵秦始皇

毛澤東最後的一首七律詩,寫於1973年8月。這首詩有些特色,可以談談。詩是寫給郭沫若的。郭沫若,是中國最不要臉的文人代表,他的事跡,在此不做多談。我們來看這首詩,詩的名字是《讀封建論.呈郭老》。詩如下:

《讀封建論.呈郭老》
勸君少罵秦始皇,焚坑事件要商量。
祖龍魂死業猶在,孔學名高實秕糠。
百代多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讀唐人封建論,莫從子厚返文王。

毛澤東在這首詩中,很清楚說明了他的政治思想。

郭沫若早年曾經出過一本《十批判書》。書中對於先秦時期的人物與思想,作了批判,其中也批判了秦始皇。

到了70年代,毛澤東發起「批孔揚秦」運動。批孔揚秦就是批判孔子,讚揚秦始皇。郭沫若在《十批判書》中罵了秦始皇,毛澤東就把《十批判書》拿出來批判一番。郭沫若嚇的寢食難安,得了躁鬱症。

這首詩一開始就說,「勸君少罵秦始皇,焚坑事件要商量」,意思就是責備郭沫若不可以罵秦始皇;焚書坑儒的說法,要好好「商量」一下。要好好「商量」一下的意思,就是你們要聽聽我毛澤東的意見。

毛澤東的意見是什麼呢?毛澤東在1958年曾經這樣的說過:

「秦始皇算什麼?他只坑了四百六十個儒,我們坑了四萬六千個儒。我們鎮反,還沒有殺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識份子嗎?我與民主人士辯論過,你罵我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罵我們是秦始皇,是獨裁者,我們一貫承認;可惜的是,你們說得不夠,往往要我們加以補充。」

毛澤東認為,秦始皇只是坑掉了幾百個儒生,不算回事。毛澤東自認比秦始皇要強過百倍,因為他在1958年,就坑掉了四萬六千個儒。

後來的演變豈止於此。毛澤東在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中,所坑害的知識份子總有幾百萬個。毛澤東的焚書坑儒,強過秦始皇一萬倍。毛澤東強過秦始皇一萬倍,是說真的,沒有誇大。

人命,對於毛澤東來說,根本就不算一回事。

毛澤東在1923年,曾經寫過一首《賀新郎.別友》的詞。詞中有兩句話,可以拿來作為毛澤東後半生的最佳註解。這兩句話就是,《人有病,天知否》?

這首《讀封建論.呈郭老》詩中,接著的兩句話「孔學名高實秕糠」與「百代多行秦政法」,是毛澤東在表述他的政治思想。毛澤東認為,中國千年的政法基礎,是秦始皇建立的。孔子的那一套學說理論,是表面的東西,實際上的價值不高。

最後的兩句「熟讀唐人封建論,莫從子厚返文王」很有意思。所謂的子厚,指的是唐朝知名的古文學派文人柳宗元。柳宗元寫了一篇有名的論說文,叫做《封建論》。這篇文章的主要論點,是說中國如果想要長治久安,就應該採取秦始皇的「郡縣制度」;而不應該採取周文王的「封建制度」。

郡縣制度是中央集權的政治制度,地方官吏,都由中央委派。封建制度是「封疆建藩」的政治制度,諸侯領主負責治理地方。中央的權力,不能直接下達地方。

柳宗元支持郡縣制度。柳宗元對於他的看法,提出了歷史的分析論證。他認為:

  • 周朝實行封建制度,是受到部族社會形態的制約,是當時社會條件下不得不然的制度。
  • 秦朝實行郡縣制,是正確的。秦的滅亡,是老百姓造反,州縣沒有造反。秦的錯誤是民怨太深,制度本身沒有問題。
  • 漢朝的經驗,七國之亂,封王的諸侯反了,中央委派的州郡沒有反。代表郡縣制度優於封建制度。
  • 唐朝的經驗,藩鎮驕橫、安史之亂,都是諸侯坐大。叛變的是藩鎮,不是州縣。

柳宗元認為,郡縣制度是中國的長治久安的立國基礎。而這個立國基礎的建立,要歸功於秦始皇。

毛澤東認同柳宗元的《封建論》。所以,毛澤東認為,秦始皇對於中國的貢獻,是大於孔夫子的。孔子所讚揚的封建制度,不是一個好制度。

「熟讀唐人封建論」,就是叫郭沫若回家好好讀讀柳宗元的《封建論》。「莫從子厚返文王」,就是叫郭沫若,不要開時代的倒車,從柳宗元的進步思想,又退回到周文王的封建思想。

毛澤東晚年的這首詩,概念性的說明了他對秦始皇與孔子的評價。

1973年的9月23日,毛澤東會見埃及副總統沙菲。對於這個論點,毛澤東再度做了說明:

「我贊成秦始皇,不贊成孔夫子。因為秦始皇是第一個統一中國、統一文字,修築寬廣的道路,不搞國中之國,而用集權制,由中央政府派人去各地方,幾年一換,不用世襲制度。」

在某些場合,毛澤東甚至說他自己就是「馬克斯加秦始皇」。

對於毛澤東就是「馬克斯加秦始皇」的說法,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認為,毛澤東跟馬克斯沒有什麼關係,其實毛澤東更接近的是「秦始皇加朱元璋」。

在寫了這首《讀封建論.呈郭老》詩的三年之後,毛澤東終於走完了他翻江倒海、熱熱鬧鬧的一生。

偉人的暴風圈,終於慢慢的、愰愰悠悠的離開了神州大地。

5. 後記

人生如夢,很多事的變化與發展,都是靠因緣際會。

我寫完了這篇《從毛澤東的詩詞看他的風格與領導》,覺得十分的高興。轉念一想,不禁充滿了感恩的心情。

為什麼要感恩呢?我想,至少有兩件事,我是很感恩的。

第一件值得感恩的事,是感謝老蔣與老毛終於都在多年前逝世了。雖然在北京與臺北,都還搞了個怪模怪樣的紀念堂,畢竟這兩個偉人的淫威,已經離我們遠去;他們的陰影,已經不再干擾我們的日常生活。

我懷著感恩的心情,寫了一首詞《浪淘沙.感恩》。這首詞,也算是呼應毛澤東的詞《浪淘沙.北戴河》吧。我寫的詞如下:

《浪淘沙.感恩》 薛子
北海夕陽圓,彩霞滿天,龜山島外打漁船;
一片汪洋依稀見,知向誰邊?
不堪憶當年,蔣毛揮鞭,可喜偉人日已遠;
自在悠閒今又是,換了人間。

詞的意思是說,我在臺灣的北海岸,看著夕陽西下,彩霞滿天。龜山島外的漁舟,倘佯在大海之中,依稀可見。浩瀚汪洋無邊,點點漁舟唱晚,不知將歸向何方?

想當年「蔣毛揮鞭」的日子,真是不堪回首。這些偉人當道的日子,總算是離我們遠去了;我對於現在「自在悠閒、換了人間」的生活狀態,感到十分的欣喜。

清朝的詩人鄭板橋,寫下了很動人的《四時田家苦樂歌》。詩歌中描述到,在嚴冬已過、春光明媚的季節,準備播種耕耘的歡愉心情。鄭板橋是這樣寫的,「細雨輕雷,驚蟄後,和風動土。正父老催人早作,東畬南圃」。

我的心情,也有「細雨輕雷,驚蟄後,和風動土」的歡愉。

重要而又有趣的是,剛好就在這個時候,我也具備了足夠的閱歷、知識、寬鬆的經濟條件、以及可以自由支配的空閒。因為有了這樣的天時地利人和,我才可以隨心所欲的寫寫我想寫的文章,享受我的作家樂趣。

對於這樣一個因緣和合的狀態,我充滿了感恩的心情。

第二件值得感恩的是,網路閱讀的興起。我很早就注意到臺灣媒體的特殊性。在臺灣的報業,同樣的一個人,會在報紙上寫社論、寫新聞、寫方塊、同時又寫讀者投書。在臺灣,媒體是壟斷事業、是特定黨派的言論平臺。與特定立場不同的意見與觀點,在文字媒體上,是沒有刊載機會的。

我的一個朋友還跟我說,臺灣的媒體是製造業,不是新聞業;因為臺灣的媒體,不是在做分析報導,是在製造輿論。

臺灣文藝性質的文字媒體,通常也是同一夥人,輪流坐莊、彼此不停的相互讚揚。

網路閱讀的興起,是一場知識革命,打破了原來的媒體壟斷;真正的可以「百家爭鳴,百花齊放」。

我的好朋友周劍輝博士,滿懷理想的參與了這場知識革命。周博士基於興趣,孜孜不倦的經營《好讀網站》。我因而可以在《好讀網站》上,發表我的文章,表述我的論點;與讀友們相遇相知。

這是另一個層面的「自在悠閒,換了人間」吧。

對於網路閱讀所代表的社會變遷,與《好讀網站》所提供的閱讀交流平臺,我充滿了感恩的心情。

我很高興,對於自己的生活狀態,能夠充滿感恩的心情。感恩的心情,讓我覺得自己的人生,幸福、美好而又充實。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