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從毛澤東的詩詞看他的風格與領導(六)》2010/11/26

3.第三階段 – 天若有情天亦老

3.3.不會有答案的問題

毛澤東的這首《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詩,據說,是毛澤東在1949年渡江前夕寫的。不過,一直到了1963年12月,這首詩才在人民文學出版社的《毛主席詩詞》中出版面世。

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毛澤東的《七律.長征》詩。這首《長征》詩,據說是在1935年10月,長征剛結束時寫的。可是,一直要到1957年初,這首詩才在《詩刊》上出版面世。

總會有人想,這些詩詞作品的著作權,是否存在爭議性?畢竟毛澤東早已成為共產黨的最高領袖,身邊的文膽不乏其人。譬如康生、胡喬木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這些文膽很有可能默默的、為偉大領袖的文學創作,做出了無私的奉獻。

有的有識之士評論說,毛澤東後期的詩詞作品走下坡,就是因為身邊的文膽,不能、不願、或是沒有機會、再對偉大領袖的詩詞作品,提供任何的建言。

我想,關於著作權的認證與歸屬問題,是不可能有真正答案的。這個問題,永遠會留給後人,或多或少的想像空間。

4.第四階段 –人變了,唱不出原來感覺的歌

那幾年,我在臺灣知名的滾石唱片公司工作。我的老朋友,滾石老闆段鍾潭先生,是一位十分有智慧的人。有一次,我們談到了一位歌手的問題。

這位歌手,剛出道的時候,出了幾張很暢銷的專輯,有著動人的音樂與深具感染力的歌聲。但是這位歌手後來陷入了瓶頸,一直想突破,又無法突破。

「為什麼我們不能再幫他,作出類似以前風格的專輯呢?」我問段老闆。

「人變了,就再也唱不出原來感覺的歌了。」段老闆笑了笑,輕聲的說。

「人變了,就再也唱不出原來感覺的歌了。」我跟著重復了一遍。這話說得很有意思,我想。

4.1.無限風光仙人洞

那幾年,我在北京擔任滾石集團中國區的總經理,因而有機緣接觸到一些北京思想先進的小青年。

有一天,有個思想先進的小女生跟我說:

「你知不知道毛主席寫過一首色情詩,是寫給江青的。」小女生露出淺淺的笑容,笑紋順著眼角往上勾,笑靨中有著難以掩飾的性的挑逗。

「我們在臺灣沒有學過,你說來給我聽聽。」我看著她臉泛桃花,不禁對毛主席的色情詩,充滿好奇。

「主席寫的色情詩是《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呵呵。」小女生往我的身邊靠得更近了。

「寫得好,寫得好。」我隨聲附和,渾然忘我。

毛澤東寫給江青的這首詩,是一首七絕。寫於1961年的廬山。詩如下:

《七絕.為李進同志題所攝廬山仙人洞照》
暮色蒼茫看勁松,亂雲飛渡仍從容。
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

江青有個別名叫做李進。毛澤東與江青遊廬山,廬山有個景點叫做仙人洞。江青在仙人洞前拍了張照片,毛澤東為這張照片,寫了這一首詩。

這首詩,是毛澤東1961年在廬山寫的。1959 至1961年,是所謂的三年困難時期。因為毛澤東「三面紅旗 」經濟政策的失敗,三年困難時期,中國至少餓死了三千萬人。百姓的生活,過得十分的淒慘。推究原因,不在於天災,而是在於人禍。人禍之首,就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毛澤東思想。

其實三面紅旗的政策錯誤,早有跡象可尋。中共的開國元勳彭德懷,在59年初,就下鄉作了調查,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1959年7月,在廬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彭德懷為民請命,私下給毛澤東上了萬言書,請求及早糾正錯誤。

彭德懷性格耿直,是孚有眾望的中共軍事領袖。在長征末期,共產黨紅軍逃到了陝北的吳起鎮,國民黨追兵來勢洶湧。彭德懷率軍反擊,大破國民黨的追擊軍隊。毛澤東很興奮,寫了一首詩,贈給護駕有功的彭德懷。詩如下:

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

在中共開國的十大元帥中,最會打仗的有兩位,一位是性格耿直的彭德懷,一位是性格陰沉的林彪。彭德懷在對日戰爭期間,曾經動員了一百個團的軍隊,打過一次「百團大戰」。百團大戰勇挫日軍銳氣,算是中共真正面對日本,打的一場大規模硬仗。

韓戰期間,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隊,直逼鴨綠江邊,威脅到了中國的國家安全。彭德懷臨危受命,擔任了抗美援朝的志願軍總司令,與美國進行直接硬碰硬的戰爭。最後是平分秋色,彭德懷將軍代表中國,在《朝鮮停戰協定》上簽了字,結束三年的韓戰。化解了美國消滅北韓、長期屯兵鴨綠江畔的國防危機。

彭德懷是中國近代史上,真正與世界強權對著幹的愛國軍人;也是唯一的一位,與美國大打一場的中國將領。

非常不幸,為民請命的彭德懷元帥,上了萬言書,觸怒了毛澤東。毛澤東惡狠狠的整肅了彭德懷,把彭德懷定成了“裏通外國”的反革命。文革期間,彭德懷被殘酷的迫害致死。

有的有識之士評價彭德懷將軍,認為彭德懷是愛國的民族英雄,是中國的現代岳飛。

開國元帥彭德懷究竟犯了什麼罪呢?我想跟岳飛一樣,都是「莫須有」吧。

岳飛的命運,有二點比彭德懷要好。第一點,岳飛死的很乾脆,彭德懷的死,是受盡了羞辱與折磨。第二點,岳飛死的時候,就是岳飛。彭德懷死的時候,被共產黨用了一個代名,叫做王川。所以這位被迫害致死的人,已經不是赫赫有名的老帥彭德懷,而是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小人物,王川。

毛澤東在廬山耍賴整肅了彭德懷,是在1959年的7月。兩年之後,毛澤東又上了廬山。很不幸的,彭德懷的警告,都成了事實。中國是名符其實的餓莩遍野、民不聊生。

我有些疑惑,不知道毛澤東在廬山寫「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的「色情詩」時候,還會不會想到,在廬山被他鬥臭鬥垮的彭德懷?還會不會想到,他曾經寫過「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的詩,贈送給彭德懷呢?

我有些疑惑,如果毛澤東想到了彭德懷,會不會有一點點的良心不安呢?

如果是我,我會吧。但是毛澤東顯然不會。因為彭德懷上萬言書觸犯龍鬚,是在1959年。把彭德懷抓出來做毫無人性的楸鬥、折磨與殘害,是在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彭德懷變成了王川致死,是在1974年。彭德懷從廬山為民請命,被整肅下臺,到折磨致死,之間相隔了漫長的15年。

可憐的民族英雄彭德懷,我對他充滿了崇敬與哀悼。毛澤東在長征逃命時期,寫下了「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後來有兩句話,毛澤東是想寫而沒有寫,我就乾脆幫他寫了,這兩句話是「誰敢觸我龍鬚?請看彭大將軍!」。

性格耿直的開國元戎彭德懷,終究成了毛澤東「誰敢反對我,誰就不會有好下場」的祭旗典範。

至於這首「色情詩」中的「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我就不想做什麼評論。讓各人自行發揮想像空間吧。

那位臉泛桃花的北京小女生後來如何了呢?我想可以用唐朝詩人李商隱的詩句來做個註解,就是「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4.2.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

到了1965年,中國與蘇聯的關係,已經惡化。雙方互相做出嚴厲的指責。在國際外交上,中國陷於孤立困境;在經濟上,正在努力調整三面紅旗政策所造成的巨大傷害。

1965年的秋天,毛澤東寫了一首詞《念奴嬌.鳥兒答問》。這首詞中所用的文字,非常的特別。詞如下:

《念奴嬌.鳥兒問答》
鯤鵬展翅,九萬里,翻動扶搖羊角。
背負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間城郭。
炮火連天,彈痕遍地。嚇倒蓬間雀。
怎麼得了,哎呀我要飛躍。

借問君去何方?雀兒答道:
有仙山瓊閣。不見前年秋月朗,
訂了三家條約。還有吃的,
土豆燒熟了,再加牛肉。
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

這首詞中的不朽名句是「土豆燒熟了,再加牛肉。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

所謂的「土豆加牛肉」,指的是蘇聯共產黨修正主義。當時蘇聯的領導赫魯曉夫,曾經把他所倡導的福利共產主義,比喻為「需要有一盤土豆燒牛肉的好菜」。毛澤東的這首詞,就是用粗鄙的語言,來謾罵蘇聯的修正主義。

大陸有很多人對於偉大領袖的這些名句傾倒不已,努力做出各種詮釋,來頌揚這首詞的偉大文學成就。

我的看法,與這些人略有不同。我認為,「人變了,唱不出原來感覺的歌」。毛澤東在寫這首《鳥兒答問》的心理狀態,已經如同一個鄉里間不講道理、不顧忌任何議論的粗橫無禮老頭兒。

毛澤東會穿睡衣在客廳裏會見國家的中央領導幹部,毛澤東也會在游泳池畔穿著游泳褲接見外賓,都是這種粗橫無禮心態的表現。

對於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的毛澤東來說,他已經不用接受任何的制約。他是「和尚撐傘,無法無天」。任何的法律、倫理、甚至天理,對他來說,都不能形成制約的力量。詩詞文章的優雅傳統規範,當然可以棄之如破屣。

「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的粗鄙文字,反映出了毛澤東看不起任何既存規範的心理狀態。

我模仿毛澤東的心態與口氣,寫了一首詩。我寫的詩名是《土豆與和尚》。土豆指的是赫魯曉夫,和尚指的是毛澤東。詩如下:

《土豆與和尚》
土豆燒熟,再加牛肉。你不須指點江山,自會乾坤扭轉。
和尚撐傘,鳥兒問答。我要來放個臭屁,試看天地翻覆!

詩的意思是,我毛澤東不需要聽你赫魯曉夫說什麼土豆燒熟,再加牛肉的屁話;也不需要你來指點我的江山。我就是和尚撐傘,無法無天。你等著瞧吧,我會以我的方式來扭轉乾坤、翻覆天地!

我看看我自己寫的詩《土豆與和尚》,自我感覺挺好的。我覺得我自己的詩,也是睥睨前雄,頗有帝王氣象。不過我與毛澤東的差別是,毛澤東身邊有很多文人、政客、馬屁精,爭相頌揚、大聲喝彩毛澤東的粗俗作品,而我沒有。

毛澤東寫了這首「不須放屁」的詞的第二年,果然就啟動了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毛澤東要破壞一切既有的思想、文化、風俗、習慣。對於毛澤東來說,把全中國搞得天翻地覆,就跟放個臭屁是一樣的意思。

對於毛澤東高坐龍椅之後的心態與行為,我想英國歷史學家艾克頓爵士的名言,還是可以拿來做為最佳的註解。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Great men are almost always bad men."

中文的意思是:「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造成絕對的腐敗。所有的偉人,最後大約都成了壞蛋!」

當然,我們對於人類文明的演進,也不用如此悲觀。我們可以再來看看美國哲學家喬治 桑塔亞納的一句話:

「忘記歷史教訓的人,注定要重蹈歷史的覆轍。」

這句話的正面解讀就是,我們如果有足夠的勇氣與智慧,來面對歷史真相,並且從歷史 經驗中汲取教訓,我們就可以避免重複歷史的悲劇。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