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從毛澤東的詩詞看他的風格與領導(五)》2010/11/19

3.第三階段 – 天若有情天亦老

3.1.重慶談判 – 數驕狂人物,還看今朝

整體而論,秦皇漢武奠定了中國幾千年來的國家基調與格局,包含了政治、文化、疆域與國家認同。毛澤東對中國的歷史功業,是無法與秦皇漢武比擬的。

唐宗宋祖,胸懷寬闊。跟著他們打天下的謀臣勇將,基本上都得到了善終。尤其是唐太宗,具有廣開言路,尊重生命,自我克制,虛心納諫的很多美德。在唐朝吳兢寫的書《貞觀政要》中,對這些美德,都有詳細的記述。這些美德,毛澤東是沒有的。

成吉思汗的大帝國,曾經統治了世界二分之一的人口。在人類歷史上,無人能比。毛澤東在建國之後,還正式宣稱「要向蘇聯老大哥一面倒」。如果講到國威遠播,毛澤東比起成吉思汗,差得太遠了。

作為一個文人來說,毛澤東也比不上曹操。曹操是真心的愛才,對於文人與知識分子,曹操給予由衷的尊崇與禮遇。建安七子之一的陳琳,原來是袁紹的手下。袁紹討伐曹操,陳琳奉命寫了討伐檄文,檄文中詆毀曹操的祖父與父親。曹操打敗袁紹,抓到了陳琳。曹操愛惜他的文采,對於舊惡,一笑置之,依舊重用陳琳。

曹操與蔡文姬交往的故事,也很讓人感動。蔡文姬是大學問家蔡邕的女兒,因為亂世,流落匈奴。曹操用了很大的力氣,加上付予重金,把蔡文姬迎回了中原。曹操還替文姬物色了英俊博學的老公董祀。董祀後來犯了法,文姬蓬首跣足跑來求情。曹操看在文姬的份上,特派人快馬加鞭傳達命令,及時救了董祀一命。

蔡文姬是音樂家,寫下了著名的《胡笳十八拍》,描述在匈奴的苦寒心情。

曹操對於蔡文姬十分呵護,主要也是因為曹操愛惜蔡邕與蔡文姬的才華。這個故事,說明了曹操對知識分子、音樂家、是充滿了憐惜之情。

就愛才、惜才、對於知識分子的尊重而論,曹操比毛澤東強得太多了。

中國歷史上,與毛澤東性格最接近的君王,應該是刻薄寡恩、個人意志淩駕一切的明太祖朱元璋。不過,朱元璋對於中國文化與文物,還是十分的尊重。毛澤東在這一方面,又不如朱元璋了。

我個人認為,這一首《沁園春.雪》,寫的太過驕狂。已經顯示出,毛澤東不能以公允而理性的態度,來看待事情。

毛澤東的治國業成績,以及人品典範,在中國歷史上的開國皇帝中,大概是最差的一位。非常諷刺的是,毛澤東在歷代開國皇帝中,卻是最為驕狂的一位。

我想,心態與治績是一體之兩面。就是因為心態太過驕狂,才會有行為上的無法無天、恣意亂來。

總之,《沁園春》給我的感想,是流氓氣太重,缺乏樸實厚重、海納百川、雍容大度的氣質。

文如其人,誠於內而形於外。每個人有他的氣質,不同氣質的人,寫出了不同氣質的文章。以作品的「氣質」而論,我會更喜歡蘇東坡的作品。東坡的作品,如行雲流水,豁達開放,優美自然而又仁厚多情。

《沁園春》這首詞似乎是代表了國共關係的「死亡交叉線」。從這首詞面世之後,共產黨與國民黨開始了全面內戰。共產黨的勢力不斷上升,國民黨在對抗中,節節敗退。

其實這首詞的最後一句話,如果略加改動,更為貼切。我想應該這樣改:
「俱往矣,數驕狂人物,還看今朝」。

很不幸的是,這個驕狂人物,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終至於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歷史文物、文化傳統、遭受了史無前例的幾十年浩劫。

3.2.躊躇滿志 –人間正道是滄桑

到了1949年初,國共的遼瀋、平津、淮海三大戰役,都已經結束。整個長江以北,都為共產黨解放軍所佔領。蔣介石搞了個陰招,宣告下野,把爛攤子丟給為人寬厚的李宗仁。

蔣介石的名堂很多。所謂的下野,最後宣佈李宗仁只是個「代總統」。什麼叫做代總統呢?顯然李宗仁只是在臺面上當槍靶、挨子彈,蔣介石還是真正的決策領袖。李宗仁以大局為重,不願國民黨再內鬥不休,也就沒有繼續「抗爭」。

蔣介石人在溪口,繼續指揮他的黃埔子弟、中央嫡系部隊;成了個既有權力又不必負責任的幕後操盤大老闆。

國民黨南京政府,希望能夠劃江而治,形成新的南北朝。於是派了代表,與共產黨在北京再度和談。問題是三大戰役,國民黨的精銳老本,幾乎都輸得精光。在談判桌上,還能有什麼籌碼可以用呢?沒有籌碼,能談什麼呢?

一路走來,毛澤東對於槍桿子出政權的道理,體會至深。袁世凱可以逼清帝遜位,是因為袁大頭有槍桿子。辛亥革命成功,孫中山與袁世凱「南北議和」。孫中山手上沒有槍桿子,談判居於下風。孫中山只好自願讓位,跑到上海去做中國鐵路公司的總理,規劃如何建立中國的鐵路網。

袁世凱的失敗,主要是他誤判局勢,違背了全國的期望,決定稱帝。結果是導致了槍桿子掉轉了頭,槍口對著他幹。袁世凱知道自己一步走錯,全盤皆輸,痛心疾首、憂憤而死。

孫中山也覺悟到槍桿子出政權的道理,成立了黃埔軍校。蔣介石當了軍校校長,牢牢的抓著槍桿子不放。憑藉著手上的槍桿子,蔣介石才能成為中國的領袖、進行清黨、全面屠殺社會主義的同路人。

現在,時也命也,毛澤東的槍桿子,已經超越了蔣介石的槍桿子。所謂的談判,就好像是京劇開場的時候,拿著牌子的小兵小卒,敲鑼打鼓的繞場一周。基本上是在過場做樣子。繞場繞完了,一陣子的緊鑼密鼓,正戲登場。

1949年4月20 日,南京國民黨政府宣佈,無法接受雙方談判代表所擬定的「和平協議」。毛澤東早有準備,在談判破裂的第二天,4月21日晚,就發動了渡江戰役。共產黨籌集了各型木船舢舨九千多艘,浩浩蕩蕩、大舉強渡長江,進行解放南京的戰爭。

毛澤東躊躇滿志,對於渡江之戰,寫下了一首豪氣干雲的七律詩《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我認為這首詩寫得很好,必然會流傳千古。詩如下:

《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
鍾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
虎踞龍磐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這首詩一開始說,南京的鍾山是微風細雨,大地蒼茫。百萬雄師要渡越大江,解放南京。解放軍務必要一鼓作氣、「宜將剩勇追窮寇」、要把敵人完全消滅為止。

「不可沽名學霸王」說的是,不要像楚霸王項羽,做事怕人議論,終至於在鴻門宴,放了劉邦一馬,引來後患無窮。

最後的兩句話,「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我覺得寫得很深刻,與曹操的風格十分神似。意思是說,改朝換代,滄海桑田,都是非常正常的事。太多的感傷,沒有必要。

為什麼蒼天不老,可以永遠湛藍?原因就是蒼天無情。

南京是國民黨的首都,有重要的象徵性意義。但是,國民黨的首都保衛戰,似乎是場笑話。雖然有長江天險作為屏障,解放軍卻是如入無人之境,在兩天之內,就佔領了南京。 解放軍登上了南京總統府,撕毀了國民黨的國旗,興高采烈站在屋頂上攝影留念。

從1948年的9月遼瀋戰役開打,1949年1月底三大戰役結束;到1949年4月底,解放軍在南京國民黨總統府攝影留念;前後只有大約半年的時間,如此廣袤的江山,基本上已經改朝換代了。

這半年的急劇變化,出乎全世界的意料之外。就連毛澤東也沒有想到,滄桑變化如此之快,有如蘇東坡《赤壁賦》中所謂的「自其變者而觀之,天地曾不能以一瞬」也。

國民黨一貫吹捧是蔣介石軍事天才。這個軍事天才的表現,就是在半年內連輸三大戰役,喪師近二百萬的美式裝備精銳部隊;而且在二天之內,丟了自己的國家首都。蔣介石確實是個獨一無二的軍事天才。就事論事,古今中外,沒有人能夠超越過他。 我們在臺灣接受國民黨的教育,把蔣介石說成了偉大的軍事家、戰略家、甚至是科學家、哲學家;是「民族的救星、世界的偉人」。還有些國民黨的黨務高官,大肆宣揚說蔣介石是三不朽、是為「往聖繼絕學,萬世開太平」、是大家心目中的「神」。

國民黨政府教育臺灣的民眾,說中國的道統,自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到孔子,一脈相承。 孔子之後,這個道統斷絕了幾千年,一直到蔣介石出現,中國的文化道統,才得以延續。

蔣介石就是中國文化道統煙火的繼承人。

多年之後,我對於歷史有了越來越廣泛而深入的了解。回頭再來看看這些國民黨務高官的言辭,我實在是不知道他們是無知,還是無恥。

我想,正確的答案,是兩者都有吧。後者的成分,更是遠多於前者。

臺灣國民黨政權對於丟掉大好河山的原因,說的稀里糊塗。我印象中,國民黨對於兵敗大陸,給了兩個教科書「標準版」的說法:

一是共匪馬列思想邪說橫行,蠱惑人心。

一是共匪採用人海戰術,把老弱婦孺放在戰場的第一線。仁慈英勇的國軍,不忍心對老百姓開槍,所以共匪就把國軍打敗了。

國民黨政權的教育大概是很成功的。很多人受到國民黨長期教育的影響,變得邏輯不清,人云亦云。政客媒體的一派胡謅,也都能照單全收,已經喪失了分析、思考、與辯證的能力了。

當權者胡說八道,亂敲法器;老百姓迷迷惘惘,拿香就拜。想起來,令人不勝唏噓。

這首詩中所謂的「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真是有道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