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他奶奶的(2)》2009/11/14

話說孫悟空修成正果,成了佛陀。一日悟空佛陀童心大發,在喜瑪拉雅的山顛與山坳裏,舞起金箍棒,團團滾滾;一時之間,風雲舒展,鳥獸昂揚,好一派青春歡樂氣象。這番景象,口說無憑,有詩為証:

「佛陀山中日月長,悟空體形變金剛;今日且做浪蕩舞,不愧當年美猴王!」

悟空佛陀舞到酣處,全身天罡真力,擠落兩根頭頂小猴毛。猴毛落地,化為兩只猴兒崽子。這兩只小猴兒崽子,因為因緣際會,身世不凡,也是法力無邊。小猴兒崽子,當場靈光乍現,分別替自己取了名字,一個叫做「假悟」,一個叫做 「真空」。小哥兒倆掌心對掌心,互拍五次;腦門對腦門,互撞三次;代表彼此心靈相通、行動一致。然後,兩只猴兒登上了祥雲,飛向北京天安門廣場去也。這番景象,口說無憑,也是有詩為証:

「假悟真空小哥倆,互撞腦門喜洋洋;長風萬里祥雲飛,飄落天安好廣場!」



宏偉的天安門,滿載著中國歷史的榮耀、悲情與迷惘。假悟與真空哥倆,步下小祥雲,心領神會,輕輕巧巧的一翻身,就變成了兩個小青年。假悟是個小帥哥,真空是個小美女。換句話說,兩只猴兒崽子,如今一個是「悟哥」,一個是「空妹」。乍看之下,悟哥與空妹,身穿名牌服飾,手上拿著最流行的 i-phone 手機;倒也真是時髦光鮮,完全看不出來,這對帥哥與美女,原來是由猴兒崽子演化而來的。

悟哥與空妹,都是悟空佛陀的嫡親血脈,所以具有超級優秀的 DNA 雙螺旋鏈。以家庭出身而論,名滿天下的悟空佛陀的猴毛哥倆,就算不是權貴子弟,也是名人之後。雖然在性別辨識上,稍微有點混亂,不過在這年頭,也無關宏旨。說來有趣,也不知道為什麼,悟哥天生學問淵博,領悟力強;空妹尤其是明眸皓齒,光彩照人。空妹不但嬌媚艷麗,還有一個很大的優點。這個優點,現代的美女們幾乎都已不再具備了。就是不論悟哥說什麼,空妹都會誠心讚揚,熱烈捧場。兩個人走在一起,乍看之下,的確是才子佳人,顧盼生姿,羡煞了當今世道上的多情男女。

說來有趣,空妹雖然才剛剛由猴兒轉入人間,說起話來,居然也是嗲聲嗲氣,很有當今第一名模的風範。

「哎喲,這個北京城天安門,是怎麼個緣由啊?」空妹說,聲音嗲嗲黏黏的,聽起來真是舒服極了,就算是脾氣暴躁的人聽他這樣說話,都會變得溫柔了。

「中國有個明朝。明朝的開國皇帝朱元璋是個南方人,所以明朝原來的首都在南京。朱元璋派他的四兒子朱棣鎮守北京,是為燕王。朱元璋死了之後,把皇位傳給了長孫朱允炆,就是明惠帝。後來,燕王與明惠帝對著幹,朱棣打到南京,幹掉了他的侄兒朱允炆。朱棣自己當了皇帝,就是所謂的明成祖。」悟哥娓娓道來,說的好高興。的確,有個光彩照人的美女作個好聽眾,可真是不容易。

「哎喲,這個北京城天安門的故事好長,你好像才剛在開講,還沒點到正題呢。要講多久啊?」空妹嗲聲嗲氣的說。

「不急,故事要說的完整,才能清楚來龍去脈。否則豈不是成了一知半解? 」悟哥說。

「哎喲,你說的對。我對很多事的理解,也真都是一知半解。朱棣把自己的侄兒給幹掉了,好可怕哦。可是,怎麼沒有人出來來保護朱允炆啊?」空妹嗲嗲的說,充滿了愛心的樣子。

「朱元璋為了要保護朱允炆,把開國的謀臣勇將幾乎全殺光了。就是怕他們造反,幹掉朱允炆。想不到外人不幹自己人幹,最後是由自己的親兒子,幹掉了自己的親孫子。真是阿彌陀佛,造孽啊、造孽啊。」悟哥佛性大發,不自覺的露出了悲天憫人的神情。

「哎喲,佛說成住壞空、因果循環。那麼朱棣的兒子,會不會又去幹掉朱棣的孫子啊?」空妹嗲聲嗲氣的問了一個看似很沒有道理,其實是很有道理的問題。

「空妹問的真是個好問題。朱棣的兒子朱高煦,也想學他老爸,幹掉自己的侄兒朱瞻基奪取皇位。但是朱瞻基看到了朱允炆犯下的錯誤,知道千萬不要對自己的親叔叔心慈手軟,所以毫不猶豫,御駕親征。最後是侄兒朱瞻基,幹掉了叔叔朱高煦。朱高煦死得很慘,幾個兒子也全都被朱瞻基殺害了。」悟哥講得好興奮,幾乎有點無法停頓。

「這個朱瞻基就是明朝的明宣宗。這個皇帝喜歡讀鬥蟋蟀,玩蛐蛐,所以有人叫這個皇帝“蛐蛐皇帝”。在聊齋故事裏,就有這個皇帝愛蛐蛐的故事情節。嘿嘿,蛐蛐叫的聲音可真逗,高低揚抑的。抓只蛐蛐揣在懷裏,蛐蛐一叫,人就不覺得孤單了。」悟哥講的高興,主題開始偏向了蛐蛐。

「哎喲,這個皇帝先鬥叔叔,再鬥蟋蟀,真是會鬥噢。當皇帝的,是不是每天要找些東西來好好的鬥鬥啊?」空妹很有感嘆,嗲嗲的聲音中,也有幾許無奈。

這正是暑假期間。天安門外,人來人往,十分的熱鬧。前方不遠的地方,好多人在排隊,也不知道排隊要幹嘛。有人說,中國嘛,就是人多;有人說,人擠人,樂死人;也有人說,如果有什麼地方,有很多人在排隊,就要趕快跟著去排隊,不然會吃虧的。

「沒錯吧。你看我們的狒狒王國,不也是最能打鬥的,才能當上狒狒王?狒狒王一看誰不順從,就要把誰打一頓。你知道,在動物學的分類上,人類與狒狒算是同類的。何況中國十幾億人口,不鬥還行嗎?」悟哥沒有再深入蛐蛐的話題,話題又回到了人類、尤其中國的人類。

「哎喲,這個問題好複雜,我轉不過來了。我好像有個問題,要怎麼說才好呢?等等。」空妹覺得有個問題想問,可是這個問題又有點說不清楚。過了一會,空妹才把問題整理清楚。空妹嬌媚的說:

「哎喲,朱棣幹掉朱允炆,是叔叔幹掉侄兒;朱瞻基幹掉朱高煦,是侄兒幹掉叔叔。那麼,從保衛合法皇權的這個角度來看,算不算是朱瞻基在幫朱允炆伸張正義、替天行道呢?朱瞻基是不是也應該徹底幫朱允炆平反呢?如果朱瞻基真的要幫朱允炆平反,是不是就應該把自己的皇位,還給朱允炆的兒子呢?對了,朱瞻基殺光了朱高煦的兒子們;朱棣有沒有殺光朱允炆的兒子們呢?」

空妹嗲嗲的說出一些大道理,看起來真是可愛極了。有人說,專業的女人最美;那麼,專業的美女,當然是美得不能再美了。空妹繼續嗲嗲的說:

「如果朱瞻基要幫朱允炆伸張正義,可是加害朱允炆的,偏偏又是自己的親祖父朱棣,朱瞻基要怎麼辦才好呢?朱瞻基要維護自己皇權的合法性,可是偏偏自己皇權的合法性,是來自於朱棣皇權的非法性。哎喲,不得了,這個問題真是太複雜了。」

空妹忽然發現這個問題所隱含的複雜性,已經超越了他的思考能力。空妹不禁眼神迷惘,一個閃神,不覺流露出猴兒崽子的本性,做了一個抓耳撓腮的動作。這個動作,與名模的外在形象,實在有點不大搭調。

還好現場沒有人來得及用手機拍照,存放在網路上,公佈出名模美女,也會有不雅的動作,引起眾人的高度關切。

悟哥也看出空妹陷入迷障,情況有點不妙,於是趕快刀斬亂麻,幫空妹超渡迷航:

「就是因為朱瞻基無法解答這些問題,所以後來才喜歡常常鬥蟋蟀,成了蛐蛐皇帝。所以說,有因才有果,有果必有因;因果循環,水清無魚也。踫到不可解的迷團,就要設法抽身,不可執迷不悔。嘿,好多人在前面排隊,排得好快樂,俺們也去排吧,不排很可惜。」悟哥拉著空妹,走向長長的隊伍的尾端。隊伍在廣場裏,裏一圈外一圈的,繞了好多圈。

空妹抬頭看看藍天白雲,想到了一路上的長風萬里祥雲飛,心情也就豁然開朗了。悟哥說的對,朱瞻基的複雜問題,朱瞻基已經跟他的蛐蛐們解決了吧。空妹覺得很高興,真是退一步想,海闊天空。

「哎喲,我們說了半天,你好像還是沒有說清楚,這個北京城天安門是怎麼個緣由啊?」

「嗨,不是你說,我都忘了我們在談什麼了。」悟哥很高興空妹幫他拉回到原來的主題。因為他剛剛也在迷糊,自己為什麼一直在講蛐蛐。

「朱棣幹掉了朱允炆,殺了很多人。據說朱棣在南京當皇帝的時候,晚上常常做惡夢,夢到冤魂野鬼來上訪爭鬧。朱棣十分懷念北京,決定遷都到北京。朱棣花了 18年的時間,建造北京城的宮殿群,天安門廣場就在那個時候完成的。北京城造好了,朱棣就遷都到北京。北京故宮的宮殿群,一直到今天,都還是全世界最大的宮殿群。」悟哥說得很傳神,仿佛他當時也在南京接待過「上訪群眾」一樣。然後,悟哥掠了掠頭髮,意猶未盡的繼續說:

「天安門就是皇城的正南門,當時叫做“承天門”。承天門的意思是說,朱棣的皇位是上承天命,不是從侄兒的手上搶過來的。到了滿清入關,不存在篡位的問題,但是希望天下安定,所以把承天門的名字改了,改叫“天安門”。」

「哎喲,悟哥說得真是好清楚。我忽然覺自己也不是腦袋空空了。既然有了天安門,是不是也該有個地安門呢?」空妹說,因為覺得自己有了學問,眼神中也流露出更多的自信。這個細微的變化,悟哥看得清楚,心中欣慰。

「朱棣在建北京皇城的時候,皇城的正南門就是今天的天安門。皇城的正北門就有一個地安門。更準確的說,朱棣建北京皇城的時候,正南門是叫做“承天門”,北面的門叫“北安門”。到了滿清順治,把承天門改為“天安門”,北安門改為“地安門”。」

「不管他是叫北安門還是地安門,老共王朝成立之後,就把他給拆了。據說是封建建築,妨礙交通。」悟哥說。

「咱們猴類,甚至狒狒王國,都不流行拆門這類的行為。」空妹嫣然一笑,風采迷人,已經完全脫離了剛才短暫的迷障困擾。

「有趣的是,現在老共王朝又要重建地安門了。」悟哥說,看著藍天白雲,心胸開朗。

「哎喲,為什麼又要拆,又要建?拆掉的都是真古跡,新建的都是假古跡。怪不得人類說他們進化,因為他們幹的事,我們實在搞不懂。」

「哎,再過一千年,假古跡也變成真古跡了。所以不用去管他真真假假,時間拉長了,也就沒差別了。」空妹再度嫣然一笑,嗲嗲的聲音,說些有道理沒道理的話,的確很性感。

「老共王朝到處皆如此。先是努力幹掉真古跡,再是努力建起假古跡。大家也排著長長的隊,去看假古跡,誰也不想等一千年。說實話,也沒多少人真正在乎這些古跡,到底是真古跡還是假古跡。現在全中國的古跡,除了從地底挖出來的之外,幾乎全是假古跡!」悟哥說著說著,忽然有點生氣,覺得虛偽造假有點過了頭。

「他奶奶的,真沒勁!」悟哥忽然猴性大發,大聲的說了句他奶奶的。

旁邊的兩位遊客,看了悟哥一眼,似乎很訝異這個溫文儒雅的帥哥,居然在大馬路上大聲講髒話,何況旁邊還有一個氣質高雅的美女。

空妹也不覺得悟哥讓他丟臉,依舊熱情得牽著悟哥的手,加入了長長的排隊的隊伍。

排隊到底要看什麼?其實假悟與真空哥倆也搞不清楚。但是哥倆覺得,既然大家都在排隊,就跟著排吧,不排太可惜。反正在中國,跟著大夥走, 通常總沒錯。

^_^ 2009/11/14

寓言:有些假古跡,看起來真的很滑稽。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