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月亮牽扯我的心》2017/4/28

讀複課班,和以前最大的區別是自由,一個班百來號人,居然沒有班主任,寄宿的男生住了滿滿兩個寢室,卻再也沒有人來查你是不是按時睡覺了,甚至有一些同學,讀著讀著就不見了,據說大部分是換到別的學校去了,另一小部分,或者回家當農民去了,或者參軍、招工,倒是沒有誰會像如今的中學生一樣,隔三差五的玩「失蹤」。

在寬鬆的環境下,有同學乾脆不住寢室,改為在學校附近租房子住,和我要好的曾廣柏就是其中之一;而因老二上大學、老五去一中、老大老四漸生離意的鐵杆六兄弟,在複課班開學的一段日子也有了「散夥」的跡象,讓我和曾同學越走越近,幾乎到了「同穿一條褲子」的地步。

既然是好哥們,上課在一起,下課時也想在一起,開學沒幾天,廣柏就邀請我下午放學後同去他租住的地方。在離校一公里左右的地方見到了他住的房間,在一棟兩層小樓的二層,離高沙至洞口的馬路兩百來米,房子周圍長著不少的喬木,秋風吹著飄搖的葉子,嘩嘩的響聲有如小孩在鼓掌,偶爾傳來幾聲雀鳥的鳴叫,又增了幾分「世外桃源」的味道。特別是小樓子的前面還有一個約20平方的水泥坪,沒有像別的人家那樣堆放任何農具和雜物,而是收拾得整整齊齊,在室內呆膩了,便可以推開門窗,出來走走,學學聞一多先生做一回「何妨一下樓」主人。

如此寧靜幽雅的環境,正契合我從零亂中尋求平靜的心境;但室內只有一張書桌,無法供兩人同時複習功課,決心要通過複課讓人刮目相看的我,還是把學習放在首位。廣柏看出了我的心情,對我說:「今天找到了地方,你以後可以上完晚自習後再過來這裡休息,兄弟倆有機會多說說話,也可以在這裡多看一兩個小時的書。」

第二天,廣柏照例上完第七節課就回了他的小天地,我則在晚自習的鈴聲中混在離校的人群中走出了學校的後門(不少高沙鎮的同學雖不住校,但同樣參加學校的晚自習),沿著一條蜿蜒的田間小徑,緩步向廣柏租住的小樓走去。

寧靜的田野間,環繞學校的小溪裡淙淙的流水在輕輕流淌,不時發出細小的嘩嘩聲,那是細流在衝擊枯葉,或者是泥鰍鑽出濕潤的泥濘。生長了一個多月的晚稻禾苗,在濛濛的細霧下,搖曳著青翠的葉片,你拉我扯,並肩疊踵,親密得猶如一個整體,偶爾有一株超前發育的「公苗」,高昂著不會結果的頭顱,炫耀著讓農人們嗤之以鼻的輝煌。

一隻不知名的蟲子從腳前的草叢中蹦了出來,躍進小溪,在平靜的流水中激出一個個細碎的不規則形狀,明暗斑駁,原來,天空的半輪明月正在為我引路呢!想起兒時奶奶哼唱的「月亮彎彎,寶寶安安」,還有自己固執地和月亮比賽誰跑得快的樂趣,我不禁呆住了:前些日子,因為預考的失敗,自己心情灰暗,整個夏季的天空都不再明朗,夜裡,更是從此沒有了月亮。直到今天,接受了失敗的現實,重拾起讓人懵圈的課本,難得的走一回夜間的田野小路,難得的看一眼天空裡明晃晃的月亮,才發現在身體踏月而行的同時,心情也亮了幾分。

我的心情沉浸在平靜的田野和明亮的月輪之中,平時不到十分鐘的路程,不知不覺間竟走了快半個小時。推開房間的門,廣柏從如豆的燈光下抬起頭,立即放下手頭的鋼筆,收起桌上的書籍,示意把書桌讓給我,自己坐到床邊繼續捧書攻讀。

坐到桌前,我的心情仍然沉浸在剛剛的情景之中,仿佛正有一輪月亮在心靈的天空中穿雲鑽霧,時而露出笑臉,時而藏起裙袂,牽扯著我的目光和腳步。下意識地攤開書本,眼裡卻沒有那一行行公式與原理,另外幾行清秀的筆跡則頑強地蹦了出來:

我現在才感覺到自己太渺小了,太可悲了,雖然以前我也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創造自己的前途,實現自己的理想,可是現在這理想只能成為夢想而已,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無用的。以前,我對自己的前途滿懷希望,可現在,我越想越叫人傷心,簡直不敢想,我還能做些什麼呢?在今天這個社會,我簡直是個無用的人,只有任憑命運的擺佈。我以前太單純、太天真了,今天我才知道道路的坎坷,做人的艱難,社會的複雜,我只能埋怨自己的父母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個世上來,埋怨這不公平的命運,埋怨這不公平的社會!

原來,真的是月有陽晴圓缺,幾乎是完美女神的月亮,也有碰上陰雨和暴風的時候,大男子意識高漲的我,突然冒出「時時勤撫拭,莫使惹塵埃」的情懷,扔下手頭的課本,從書包裡掏出信紙和鋼筆,聽任思緒的飛揚化成一個個藍色的字元,串成一行行閃爍著光芒的曲譜……

難得的不用深思熟慮,筆下流暢得讓我自己都瞠目結舌,也許不到半個小時,洋洋灑灑近千字的回信寫好了。

看到我終於從字、紙堆裡抬起頭來,帶著一種心領神會的笑容,廣柏說:「已經十一點多了,我們去井邊洗澡吧。」

一邊說,廣柏一邊拿起一隻小鐵桶,拉開了半掩的房門,我從凳子站起身,連桌上的課本也沒有收拾,就隨著他一起走了出來。

又是一條田間小路,跨過四五塊水田,我們來到了田野中央的水井邊,只見幾個人影在晃動,仔細一看,正是複課班的另一撥同學,有的用勺子從井裡舀水,有的直接將整桶的水往身上倒下,還有的用毛巾搓洗著身子,可能是夜深的緣故,除了我們幾個學生之外沒有一個附近的村民。

我和廣柏馬上加入了這個隊伍,脫下外衣和長褲,只留一條短褲,光著膀子,潑上井水,清涼的感覺滲入肌膚,再流進心底,真是舒服;相熟的同學不時用手互相潑水,偶爾大聲叫喊「你好白」、「你真胖」之類,某個調皮鬼還會一邊往同學身上潑水一邊指著對方那濕透的短褲說「翹起來了」。

由於大家的打鬧,井中的水面沒有了慣常的平靜,不停地激起大大小小的波浪,好在大家自覺地將所有的髒水引開,保持著它的清潔與純淨;掛在天空的月亮仿佛被我們吸引,從層層疊疊的細雲中鑽了出來,默默地注視著大家,好像停在了那裡一樣。

陡然間,我覺得,我的心,以後一直會和看似遙遠的月亮牽扯、糾纏在一起。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