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遊學黃土礦》2013/8/16

自我讀小學開始,父親的工作有了變動,可能是為了更多地照顧家庭的因素,總的趨勢是離家越來越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父親終於調到了離家只有四五十裏路的黃土礦公社中學任校長。這時候,離家近了許多,交通也方便了許多,他回家的次數也多了許多,為了減輕媽媽看管孩子的負擔,他還把弟弟也帶到身邊去讀小學了。就在臨近學期結束放寒假的一天,父親在家裏宣佈──帶我去黃土礦,並為我在學校請了一個星期的假。

腦海裏還殘存著讀書前隨父親去廟灣的點滴記憶,我對這次去黃土礦充滿著一種期待和高興的心情,飛快地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兩本課本,幾本作業本,一支父親用舊的鋼筆,在一個陰涼的早上出發了。

這一次走出山村的路,與上次去廟灣完全不同,第一段就是我去上學的路,走了將近上千次的路,這一次重複起來別有一番輕快的滋味。經過學校門口的時候,父親還特地帶我進去和班主任老師曾廣斌做了一下告別,看著教室裏同學們都在搖頭晃腦地朗誦課文,我卻站在外面呼吸清新的空氣,那種自豪感在臉上洋溢著,恨不得站到講臺上去,向同學們大聲宣告:我要去黃土礦了!

路過學校之後,是三四裏完全的山路,倒也不是什麼大山,就是一溜兒小山包,父親帶著我穿行其中,路邊的草葉時時用露水濕潤我的褲腳,山間的小樹偶爾用枝節輕拂我的臉龐,新鮮和激動驅走了步行的疲勞,有點陰鬱的林子時時漏出一點點陽光,我幾乎是一路小跑跟著父親的腳步,走過了這樣一段在孩子看來本來有點害怕的山間小路。

來到一個叫逆流水的院子,父親走進一座四排三間的木屋,和主人說了幾句話,然後推出一輛半舊的自行車來。前面的路雖然仍舊傍著山邊逶迤向前,卻已經寬敞了許多,父親讓我坐上自行車後面的支架,然後推著車慢慢地向前走了幾步,再慢慢加速奔跑,將左腳踩在踏板上,在速度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迅速將右腳從前面提過橫樑,耳邊的風聲馬上呼呼地響起來,這可是我第一次搭乘自行車,速度產生的快感立即充滿了我的小腦袋。

即使我是如此的激動和高興,即使我是如此的天真不知世事,行車的艱難仍然不時跳進了父子倆的行程:鄉村的土路並不是十分平整,坑坑窪窪總是不經意地出現在前面的路上,為了避開它們,父親把車子騎得歪歪扭扭,有時實在繞不過要麼會激烈地碰撞一下,要麼就得下車推過了這道坎再次上車。這輛自行車已經比較老舊了,鏈條的傳動不是很順暢,再加上我的重量,老牛拉破車的感覺十分明顯,好幾次鏈條中途罷工,父親只得把車子推著路邊客串一回修理工。老天也不是很關照,途中居然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路上的濕泥慢慢集聚直至糊住了車輪影響了行進,父子倆身上的衣服都是濕了又幹、幹了又濕。

好在路程不是很長,經過兩三個小時的長途跋涉,我終於來到了夢想中的黃土礦。

我原本以為,這次隨父親來到這裏,除了偶爾學習一下之外,可以輕鬆地玩耍幾天,暫時把讀書這項差事丟在一邊。沒想到,剛到的第二天早上,父親就把我們兄弟兩個叫到一起,帶我們去離中學半裏路遠的黃土礦小學。弟弟是輕車熟路,一進校門就不見了蹤影;我則隨父親先後去見了小學的校長和三年級的班主任,然後隨老師進入一間教室,開始臨時借讀一周。

千篇一律的讀書,在我有點厭倦,再加上綏寧的上課進度比洞口要慢一點,老師上的課都是我已經學過的,沒有一點新鮮感,也就沒有太多的記憶存留在腦袋裏面,現在還能記得的,也就兩三樁:

就像父親以前對我說的那樣,這兒畢竟是公社所在地的小學,在拼音教學上比我們桂花小學那樣的山村小學要強很多,老師講的普通話在我聽來如同天籟之音,同學們朗讀起來也不像我那麼土得掉渣,即使是才入學不久的弟弟,普通話也講得像模像樣。那時正教到《神筆馬良》一文,老師點到要我朗誦,在桂花小學的時候,我已經幾乎能夠背誦這篇課文了,朗誦時不僅聲音宏亮,還有一種像馬良一樣自豪的情緒在洋溢,自以為是讀小學以來朗誦得最好的一次,但看到同學們不屑的目光,才知道,山裏孩子,哪怕只是來到一個小小的山村公社,有形和無形的路,還有很多、很長。

出生在「人多力量大」時代的同學們,家家都是兄弟姐妹一大群,而綏寧比洞口更偏遠,這一方面就更明顯。有一個同學,姓什麼我記不太清了,應該是黃土礦最多的曾姓或向姓中的一個,因為排行第七,大家都叫他老七,這還不算,他家最小的妹妹已經排到老十一了。他能夠深深地留在我的記憶裏,源於一次上數學課(這時我們用的課本上不再寫著算術兩個字了),老師在黑板上寫了一個例題,說是某一天,老六和老五去街上買東西……老師的板書還沒寫完,他小子就蹦地跳了出來,飛快地走到講臺邊,拿起黑板刷,用最快的速度把老五和老六四個字擦掉了,不等老師驚訝地詢問,他就大聲地嚷道:「不能用我五哥和六姐來舉例……」

還有一樁,不在讀書之例,卻又讓我開了眼界,應該算一種社會學習吧。現在想起來也確實寒酸,這次在黃土礦,讓我第一次見到了大型拖拉機,那輪胎比我當時的個子還要高,叫聲比生產隊最牛皮的「一號」牛還要響,開在路上即使我用最快的速度跑也攆不上。我心裏暗暗地想:有一天,我也要坐一回這樣大的車子,不再要父親艱難地騎著自行車搭我遠行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