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厭學情緒》2014/5/23

眼看著初中階段就要過去了,一種厭學情緒突然間彌漫在我們的校園裡。

作為一個平時成績在年級和班級都比較靠前的學生,再加上父親又是學校裡的校長,我開始並沒在意,等這種厭學情緒真切地展現在面前的時候,仿佛全校幾百名學生,特別是兩百多名初三學生,幾乎已經有點深入骨髓地厭學了。

這種情緒,最集中的體現是晚自習。老師和教育界的官員們總是覺得白天的學習還不夠,無論是哪個學校,每天晚上都要安排兩個小時以上的自習,即使不住校的同學,如果離學校不遠,也必須到學校來參加晚自習(這在高中時表現尤甚)。也許是白天已經讓學習搞得十分疲憊乏味,也許是人的生物鐘本就不宜太長時間只做一樁事,大家都對晚自習產生了一種抵抗,可是在學校,特別是初中,老師的權威還沒有多少學生敢去硬扛,一些隱秘的「破壞」便因此產生了。

第一種破壞方式,就是製造停電。讓學校幾個嚴肅的物理老師想不到的是,他們教授的簡單的電學知識,竟被同學們活學活用得這麼快:幾個插班或者複讀的同學首先開了頭,他們在宿舍裡找到兩股照明的電線,不知用什麼方法把線剪開,露出裡面的銅絲,然後將兩股銅絲搭接在一起,由於短路,學校唯一的電閘保險絲應聲而斷,等到某位元值日的物理老師查明原因,換上新的保險絲,大半個小時便悄悄流走了。有時候,這幾個同學會在一個晚上重複這種操作兩三次。過不了多久,我和尹紅松、羅永中也加入了製造停電的隊伍,我們的辦法比他們的更簡單、隱秘,也更有藝術性,我們選擇的破壞地點就在尹紅松住的教育辦主任室,那是一個中間隔開的單間,只要他爸爸不在學校,晚自習將近開始的時候,我們就會不約而同地躲進去,在裡面那間小房子裡將電燈拉過來,擰下燈泡,再讓燈座的卡口朝上,在裡面擺上一枚硬幣,另一個人猛地一拉開關,馬上,全校都會一片漆黑。奇怪的是,我們如此頻繁地製造停電,卻從來沒有被老師發現過,現在想來,除了參與其中的同學守口如瓶外,無意中知道內情的同學應該也是十分喜歡這樣的事故發生,誰也沒有想到去告密。而我們的老師,怎麼也不會想到平時唯唯喏喏的學生,居然會想出這樣的辦法來逃避晚上的自習。

另一種破壞方式,就是製造事端。有一段時間,學校裡流傳著有成精的老鼠存在,而且這個老鼠精是男的,總是在女生宿舍呆著,半夜三更才出來,看哪個女生順眼,就跑過去親熱一番,甚至有好幾個女同學指出了臉上某個部位被他啃咬的痕跡。這件事不像停電,即使大家開始也只是私下裡小聲地議論,但女生的尖叫和傷痕,終於還是驚動了老師和學校,採取了一系列防範措施。首先是安排女老師進女生宿舍值夜,前幾天,明面上安靜了許多,但在第三四個夜晚,老鼠精居然找上了那個女老師;看到事情嚴重,學校報告了當地公安部門,調查、偵察等手段弄了好一陣子,始終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老鼠精沸沸揚揚鬧了個把月銷聲匿跡,除了讓大家膽戰心驚之外,也多了一份調劑,多了一個打發時間的話題,甚至多了一個晚自習不用緊張地學習的理由。

其實,不僅僅是晚自習,整日裡埋頭學習,內容是那樣的千篇一律,方式又是那樣的枯燥乏味,我們又是那樣的年輕好動,厭學情緒自然無處不在,有幾個膽大的同學,便以自己的方式把這種情緒表現了出來。

比我們高一個或者兩個年級有個同學,在花園中學算是知名人物,曾經離校出走十來天,而且連拐帶騙拉上一個女同學同行,在歸來後挨了父親狠狠的一頓打,在接受學校調查時說了一段經典的話: 「我最大的理想是做爸爸,可以想打誰就打誰,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讀書時就讀一點,不想讀書時就去玩……」

比我們小好幾歲、當時還在讀小學的一個孩子,因為他爸爸剛好是我們的老師,大家經常逗他玩。有一次期末考試,他的數學只得了六十多分,他父親生氣地問他:「你怎麼只得這麼一點分?」他深入思考了好一陣,才慢悠悠地回答:「這個問題你應該去問老師,他為什麼只給我這麼一點分……」

和我們同班的一個李同學,是某個老師的侄子,曾經仿照課文裡《一件小事》的樣子寫了一篇作文,說的是他在上學的路上,租了一台拖拉機,撞倒了一個老人,被語文老師王小剛當作笑話在班上念了一遍,他叔叔恨鐵不成鋼地說:「你呀你,怎麼這麼不懂世事,還叫什麼李X,不如改名叫李煜算了。」以我當時的閱讀範圍和興趣,也不知道這個李煜到底是何方神聖,這個平日裡因成績不理想而受大家白眼的同學,居然回答說:「李煜有什麼不好,人家還是皇帝呢,不用讀書也能寫得一手好詞好字……」

多年以後,我才明白,如果沒有興趣,再加上方式古板簡單,每天除了聽課就是做作業、做試卷,這書還要讀上十年八年,無論是誰,厭學情緒都是必然,不瘋掉已經是萬幸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