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飛車瘐家嶺》2014/3/7

花園中學依瘐家嶺的山腳而建,我的初中生活,也依瘐家嶺而展開。

瘐家嶺是一組雪峰山的餘脈,扼守著花園「盆地」通往洞口縣城的方向,雖然並不是十分高大巍峨,卻也讓進出花園的大動脈(省級公路)顯得更加險峻,就在我們學校右邊環山而行,曲曲折折有好幾道急彎,綿綿延延大概有兩三公里。瘐家嶺的故事,也大多與這條公路有關。

由於是連通洞口與綏寧直至懷化地區、雲貴高原的大動脈,這條省級公路是當時比較高級的柏油路,路幅好像達到了八米左右,即使是兩台大卡車相向行駛,也可以毫不費力地擦肩而過。

在路邊與學校隔路相望的轉彎處,建有一座柏油庫,裡面儲存的柏油可以供養路工人隨時取用以對損壞的公路進行修補與養護,我曾約了幾個同學在下午放學後走過去想看個仔細,留守的養路工開始板著臉孔拒絕了,後來聽到幾個同學的軟語相求,看到我們只是好奇,便在千叮嚀萬囑咐之後打開了油庫的小門,我們探頭一看,只見裡面黑乎乎的躺著一層油膩的東西,深不知底,還有一股刺鼻的味道傳來,我們馬上退回了原地。

由於公路在山間環行,以當時缺少工程機械全靠人力修築的工藝,陡峭險峻之處比比皆是,車輛上坡還好說,最多不過是把油門踩得轟轟作響,總能緩緩地爬上去,下坡卻是十分的危險,熟悉路況的司機會提前減速慢慢滑行,那些血氣方剛的年輕司機和外地路過的車輛,一不小心就會因速度過快轉不過彎而發生車禍。在我的記憶裡,曾經看到過兩次大的車禍現場,都是大卡車出的事:一次是運豬崽的車,下坡第一彎就沒有轉過來,直接沖向了幾十米深的山溝,一路沖斷了好幾棵兩人才能合抱的大樹,還撞倒了一根輸電的水泥電杆,連司機在內有四個人失去了性命,貨廂裡運送的豬崽也死了一大片,那些僥倖活下來的,都鼻青眼腫地四處逃跑,幾天後去山裡,偶爾還能在雜草比較茂密的地方看到瑟瑟發抖的它們。另一次是一台軍用卡車,可能是執行軍事任務的原因,天還沒全亮就在路上全速跑了起來,一個勤奮的老農也趁早趕往花園街上趕集賣豆子,就在柏油庫邊上轉彎的地方被撞上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死人場面(前一次的死者是用黑布包著放在路邊的),血流的倒不是很多,豆子卻撒得滿地都是,更恐怖的是,老農的頭骨被撞擊後脫離了身體,只剩下一層頭皮還軟軟地搭拉在那,此後好些日子,我們都不敢到柏油庫附近去玩。

雖然看到了淒慘的車禍現場,也聽到過許多瘮人的描述,對這瘐家嶺上的公路有一些害怕,但少年心性的我們,骨子裡冒險與叛逆的因數一直在成長,越是別人說不能做的事,越能激起我們的興趣,一顆冒險飛車的種子,悄悄地在我的心裡發芽了。

在這顆種子真正冒出頭前,還有一個帶點香艷的故事:一個學校放電影的日子,放學之後,劉大正和曾明子、鄧柏春三個年輕的老師騎著自行車去橋頭(當時的區政府所在地)接放映員和機器。十多裡時而上山時而下坡的柏油公路,他們去的時候應該是期待,回來的時候就可能滿是笑語了。電影放映員是個年輕的女孩子,三個年輕的男老師肯定會拼命展示自己的滿腹才華和一股子力氣,可以想像,即使再高再陡的坡,他們也能把自行車騎得飛快,讓女孩和他們一起體驗身輕如燕的飛翔感覺。仍然是在瘐家嶺,可愛的老師們上演了驚險刺激的一幕,後座帶著放映員的曾老師居然把自行車開到山溝裡去了,騎行在後面的劉老師和鄧老師正目瞪口呆擔著十二分心的時候,曾老師他們連人帶車「呯」的一聲倒下了。等劉、鄧兩位老師死死地捏住剎車停下來,卻看到曾老師和放映員又緩緩地站了起來,提著損壞的車子慢慢地往山上爬,待把這兩個「演員」拉上來一看,一點事兒沒有,只是衣褲上沾了一點泥巴。那一天晚上,學校放的電影到底是什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可三個老師和放映員演出的那一幕,雖然沒有親見,卻似電影一樣在我的腦海裡重播了一遍又一遍,讓我那冒險飛車的種子,膨脹再膨脹。

一個晴朗的初夏週末,班主任李老師家裡的責任田還沒有插好,剛好我們有幾個同學沒有回家,大家便相約去幫忙。借了兩部自行車,鄧華玉和王瑞梅兩人共騎一部,輪流當司機,我這個「乖寶寶」不會騎,便老老實實坐在李老師的後座上。要插的田只有五六分,不到半天就完成了,大家又在李老師的院子裡玩了一會,吃了一點東西,眼看著太陽慢慢要落山了,仍然像來時一樣推出兩部自行車,先是騎行一段坑坑窪窪的泥土路,接著便上了寬敞的柏油路,大家的心情都歡快起來了,比賽著哪一個騎得又快又穩,路上車少的時候還耍一些花式,不知不覺就來到了瘐家嶺的坡上,看著眼前曲折綿延的柏油路,兩位女生的車已經拉下了十來米的距離,李老師突然對我說:

「我們這次不帶剎下瘐家嶺好不好?你敢不敢?」

聽到這句話,冒險的衝動立即湧進我全身的血液:

「好啊!」說完我便雙手緊緊地抓住了自行車的後架。

陡峭的坡度讓車子的速度越來越快,耳邊已響起呼呼的風聲,公路兩旁的樹木像坐在汽車裡一樣爭相往後倒,遠處的柏油庫剎那間就沖到了我的眼前,初夏的涼風吹得單薄的衣服嘩嘩作響。轉彎的時候,李老師的身子緊張地向內傾斜,似乎離地面只有幾釐米的距離,我差點嚇得閉上了眼睛,雖然坐在後面誰也看不到,但心底的驕傲仍然讓我把眼睛大大地睜著,體會著那撲面而來的樹木、房屋、土地和狂風。學校的房子很快從我們的前面轉到了後面,在校門不遠處又一個轉彎後,公路變得平緩起來,我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要知道,就在這個拐彎處,我曾親眼看到一個騎自行車的半大小夥子沒轉過來直接沖向了對面行駛的拖拉機,也曾看到好幾台車「撲通」一聲掉進了旁邊的水渠。

李老師仍然沒有剎車的意思,速度倒是慢了下來,他說:「我倒要看看這麼從瘐家嶺放飛車下來,能夠再滑行多遠。」

眼看著花園橋就在不遠處,又是一個轉彎,車終於沒有了前沖的動力,停了下來。

那天晚上,鄧華玉在教室裡悄悄地對我說:「你們放飛車的時候,我看到你的臉都嚇白了,以後可不要……」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