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光頭光榮》2014/11/7

開學幾個月了,天氣逐漸轉涼,我突然覺得頭髮也長得有點礙事了,決定去學校理髮室一趟。

自從呱呱落地,我大多的時候是在自己家裡理髮,童年時爸爸遠在綏甯山區工作,只要自己或者媽媽覺得我的頭髮長了,基本上會找一個比較清閒的日子,請爺爺拿出那把年齡比我大很多的剃刀,打一盆溫水把頭髮慢慢地調教服帖,然後用盡可能快的速度貼著頭皮把頭髮一撮撮一根根地刮掉。隨著年齒增長,一次理髮下來,爺孫倆都不好受,我的頭髮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硬,爺爺的手卻越來越慢,不時會抖一抖在我頭上留下一道細細的口子,又要不時停下來歇一會重新凝聚操作剃刀的精氣神。好在不久以後爸爸就調回了洞口縣,離家只有十來裡路程,星期天大抵都會放假回來,給我和弟弟理髮的差使就轉給了他。這時物質條件已經有所提高,雖然家裡還沒有置辦推剪這種「奢侈」的東西,但龍家院子裡上屋場三伯家已經有了一把,由比我大五六歲的堂哥龍波操弄著,爸爸有時會找他借來一用;爸爸任教的花園中學也有兩把,算好要給我們兄弟理髮的日子,爸爸也可以在回家前把推剪借好。由於有了推剪,我的髮型開始發生變化,不再是爺爺手下清一色的光頭,轉為當時流行、爸爸經過多次實習才學會的短平頭。逢年過節的日子,爸爸也可能大發慈悲,給我們一角錢,讓我們自己去找長塘沖院子的理髮師傅劉勳頂理一個標準的平頭;或者,找自己院子裡理平頭的「第一人」龍波幫個忙,修出一個漂亮的形狀來。

因此,雖然三中有自己的理髮室,而且對所有學生免費開放,我在第一個學期還是沒有進去,直到這第二期也過了一半多,才在周圍同學的攛掇聲中踏進了這個十多平方的房間。

房間裡很簡陋,空空地擺著三四條方凳,三個工友各拿著一把推剪在緊張地勞動著,利用下午放學後閒置時間來理髮的同學不少,據說每天都有十多個,今天我來得早,外面還沒有排隊,房間裡還有一條空凳子,趕緊坐上去。工友給我圍上一件簡單的圍披,問:「理個什麼樣子呢?」

或許是回憶起了兒時爺爺一邊摸著我的腦袋一邊輕輕揮動剃刀的情景,或許是仍沉浸在這兩年一直熱播的《少林寺》、《少林小子》、《木棉袈裟》等「少林系列」之中,我脫口而出:「就理一個光頭吧。」

工友的臉上露出一絲難得的笑容,在他們看來,理光頭最簡單,只需用推剪貼著頭皮,一直把所有頭髮推掉就完事了,沒有任何技術含量,耗費的時間也最短,對於每天要集中在這段時間理好幾個頭髮的他們來說,碰到我這樣的學生,確實是一種幸運。

理髮的過程十分簡單,由於是理光頭,中間水洗、修剪的很多環節都可以省略,不到十分鐘,我就頂著一個光晃晃的腦袋走出了理髮室。

晚自習的時候,寄宿的同學望著教室裡唯一的光頭,並沒有一絲奇怪的形態,或許,他們也像我一樣經歷過光頭的童年,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才漸漸遠離了這樣一種髮式;或許,他們也受「少林系列」的暗示,認為光頭在「萬發叢中」,還有一種酷酷的感覺呢。

第二天早操,深秋的涼風吹在沒有一根頭髮的腦袋上,一種與自然親密接觸的良好感覺湧上我的心頭,沒想到周邊一片驚呼聲卻馬上打破了這種平衡。可能是多了一些女同學的原因,也可能是全操場就這麼一個光頭的原因,在引起「萬眾矚目」的同時,我陡然覺得自己或許不應該在三中這樣一個求學的地方不假思索地亮出這麼一個「光頭」來。

幾天之後,三中的校園裡,突然多出了七八個與我類似的光頭,雖然在引領三中潮流的「終極三班」,光溜溜的腦袋仍然只有我一個,但在校園裡,不經意就會遇到的「大燈泡」,分流了太多原來凝聚在我頭上的目光,也分解了我心中的那一份忐忑。讓我心裡暗暗腹誹的是,這些光頭的學長們,大多是高沙街上讀通學的,其中好幾個還以一種耍酷的姿態在同學群裡晃來晃去,總給人一種流裡流氣的感覺。

理了一次光頭,引來了這麼多的目光,不愛出風頭的我,從此對光頭敬而遠之,但這次光頭產生的影響,一時半刻終究無法消除。

首先,因為理了一個光頭,學校裡很多同學和老師都認識了我,讓我在很多時候有一種「無處循形」的感覺。有一次,我抓緊晚自習前的時間,和幾個同學跑到學校前面的田壟裡去玩,直到預備鈴響了才急匆匆地往回趕,看到時間不夠用,急中生智爬起了圍牆,巡查的總務主任劉老師遠遠地望見了,雖然等他急急走過來時我們都已跑進了教室,可他還是憑著那顆光光的腦袋認出了我,在第二天碰到的時候對我提出了嚴厲的批評。

同時,因為這個光頭,幾個調皮的同學不知通過怎樣的聯想,為我取了一個「癩子」的外號,兩三天便在整個年級甚至整個三中打出了「知名度」。對此,在無奈之餘,我倒是十分坦然,因為自己的形象,根本沒有與「癩子」沾邊的歷史,同學之間偶爾叫一叫,只是顯得關係比較密切,不必真正地去計較。我這種聽之任之的態度,更助長了大家的興趣和記憶,直到高中畢業的時候,不少同學還在留言的時候拿這個外號來加深彼此的印象,而我,總是樂呵呵地接受,似乎在我的眼裡,光頭也是一種光榮。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