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三中無老虎》2017/2/10

中國人什麼事都喜歡紮堆,「希望杯」物理競賽的餘音還在繞梁,三中又組織了有史以來第一次語文基礎知識競賽。

這次競賽採取的是混合賽制,即二年級和三年級一起,文科班和理科班一起,統一考場,統一試卷,這種競賽模式,頗有點民國初期私塾向學堂轉進時遺風,讓很多老師和同學都目瞪口呆。

驚訝歸驚訝,我還是和很多同學一起走進了設在學校圖書館樓下的那間大教室,拿起了這張競賽試卷。

與參加「希望杯」完全不同的感覺馬上湧上心頭:這試卷,似乎就是給我出的,所有的內容,都是我喜歡的、涉獵的、瞭解的,我終於可以掃除「希望杯」引起的「失望」情緒,好好地展示一回自己的強大了。

第一道大題是選擇正確的拼音,本來拼音在我是弱項,普通話即使到三十多年後的今天仍然講不好,但我記憶力好,讀書特別喜歡那些注釋(小學時讀《毛澤東選集》養成的習慣,正文對於當時的我有點深奧難懂,注釋中某某戰役的情況卻特別吸引兒童的興趣),其中對正文裡難認難讀的字詞多有注音,我很容易便記住了。比如「解」這個字,試卷寫的是一個人的名字,恰好我原來讀《水滸傳》的時候裡面有個解珍、解寶兩兄弟,讓我知道了它的正確讀音,這一回信手拈來就是。

第二道大題是成語填空,從小學就開始查成語詞典的我輕車熟路,很快就給出了所有的答案。

第三道大題是對對聯,這是課堂上從來沒有學過的內容,可我剛好在前不久從圖書館借了一本《古今對聯故事》,看了三分之二的樣子,還沒有還回去呢,偏偏老師出的題目都是一些有故事背景的,又讓我毫不費力地對上了兩道,一道是「因火成煙夕夕多」對「此木是柴山山出」,另一道是民國初期有一年清華大學的考試題「孫行者」對「祖沖之」;剩下的幾道,我就只能按字數、詞性相對去發揮自己的想像力了。

第四道大題是古文閱讀,三篇短文都不是課本上有的,第一段是「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想起初中時就通讀了一遍的《古文觀止》,發現它居然出自其中的《蘭亭集序》,無論是釋義還是譯文,都難不倒我。後面兩段,我也不是太陌生,出考場後查了一下,分別來自《介之推不言祿》和《馮諼客孟嘗君》。

……

揚揚灑灑,我的腦子越轉越快,手越寫越順,雖然試卷的內容來源於課本的很少,但喜歡讀課外書的我卻看每一個題目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樣的試卷,再多再難我也能對付。

不知不覺間,試卷被我翻到了第四頁最後一道題,又是一篇在圖書館看到過的內容,三五兩句便答完了。抬起頭,同學們一個個還在埋頭苦幹呢,大部分的人還在對付第一頁或者第二頁沒有翻面。我有點自得地拿起試卷,從頭至尾瞄了一眼,似乎沒有多少可改正的了,不想再在這裡挨時間,便立馬交了卷,走出了大教室。

走到圖書館外的空坪處,幾個沒有參加競賽的同學正在玩,看到我,驚訝地說:「這一節課還沒到下課時間呢,你們比賽不是有兩個小時嗎,你怎麼就出來了?」

真的,做起試卷來居然忘記了時間,可我能做會做的內容都已經做完了,試卷也交了,不可能再回去繼續考吧,只好苦笑著對他們說:「我只能做這麼多,反正已經出來了,隨便吧。」

幾天後,學校禮堂門口貼出了一張紅榜,競賽結果公佈:我以理科班二年級學生的身份,力壓眾多三年級及文科班同學,取得了第一名。

我沾沾自喜地看著眼前的紅榜,腳步飄飄地往教室方向走去,期待著同學們用一種羨慕的目光來迎接這個凱旋歸來的「英雄」。路上,碰到三年級的語文老師曾祥柏(他是我爸爸在綏甯工作時的同事,正宗的中文本科畢業生),笑著對我說:「標松不錯啊,我送本書給你!」然後把手頭的一本《全國中學生優秀作文選》遞給我;走出不遠,又碰到了曾紀清老師,這位平時對我關愛有加的老班主任卻少有的嚴肅起來,對我說:「龍標松,你不要翹尾巴,一張這樣的試卷,你才得了76分,基本功還是不扎實啊,你能得到這個第一名,根本的原因是──三中無老虎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