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性的萌芽》2013/11/29

我喜歡閱讀,偏偏成長在一個並不是太重視閱讀的時代,能夠找得到的書,無論三教九流,無論艱澀或者淺近,我首先想到的是一律拿來,然後開始尋覓空隙一讀為快。這讀的過程,也許似懂非懂,也許心有所思,衍生了不少的副產品,比如中國沿用了數千年的繁體漢字,我就是因連猜帶蒙地大量閱讀民國時期的書籍而硬生生認得差不多了。

沒想到的是,某一天我讀到《封神榜》中的幾段文字,居然因此催生了自己性意識的萌芽。時至今日,當時到底讀的什麼內容,記憶並不十分真切,轉而找到原著,查閱之後,如下兩段文字當是天然的「藥引」:

土行孫見小姐略有回心之意,近前促之曰:「小姐自思,你是香閨女質,天上奇葩,不才乃夾龍山門徒,相隔不啻天淵,今日何幸,得與小姐玉體相親,情同夙覯。」便欲上前,強牽其衣;小姐見此光景,不覺粉面通紅,以手拒之曰:「事雖如此,豈得用強?俟我明日請命於父親,再成親不遲。」土行孫此時情興已迫,按納不住;上前一把摟住,小姐抵死拒住。土行孫曰:「良辰吉日,何必苦推,有誤佳期。」竟將一手去解其衣,小姐雙手推託,彼此扭作一堆;小姐終是女流,如何敵得土行孫過。不一時,滿面流汗,喘籲氣急,手已酸軟,土行孫乘隙,右手插入裡去,嬋玉及至以手抵當,不覺其帶已斷;及將雙手住裡衣,其力愈怯。土行孫待至,以手一抱,暖玉溫香,已貼滿胸懷,檀口香腮,輕輕按摺;小姐嬌羞無主,將臉左右閃躲,不覺流淚滿面曰:「如是特強,定死不從。」土行孫那裡肯放,死命壓住,彼此推扭,又一個時辰,土行孫見小姐終是不肯順從,乃哄之曰:「小姐既是如此,我也不敢用強,只恐小姐明日見了尊翁變卦,無以為信耳。」小姐忙曰:「我此身已屬將軍,安有變卦之理,只將軍肯容憐我,見過父親,庶成我之節;若我是有負初心,定不逢好死。」土行孫曰:「既然如此,賢妻請起。」土行孫將雙手摟抱其頸,輕輕扶起鄧嬋玉,以為真心放他起來,不曾提防將身超時,便用一手推開土行孫之手,土行孫乘機將雙手插入小姐腰裡,抱緊了一提,腰已松了,裡衣逕往下一卸;鄧嬋玉被土行孫所算,及落手相持時,已被雙肩隔住手,如何得下來,小姐展掙不住,不得已言曰:「將軍薄幸,既是夫妻,如何哄我?」土行孫曰:「若不如此,賢妻又要千推萬阻。」

小姐惟閉目不言,嬌羞滿面,任土行孫解帶脫衣,二人扶入錦帳。嬋玉對土行孫曰:「賤妾系香閨幼稚,不識雲雨,乞將軍憐護。」土行孫曰:「小姐嬌香艷質,不才羨慕久矣,安敢逞逛。」正是翡翠衾甲,初試海棠新雨;鴛鴦枕上,漫飄桂蕊奇香。彼此溫存交相慕戀;極人間之樂,無過此時矣。後人有詩,單道子牙妙計,成就二人美滿姻緣。

用今天的眼光看來,這些文字雖無誨淫之意,卻比那些露骨地描寫性器官、性感受的語言更能激起人們的幻象。當時正處少年的我,身體的成長與同齡人比來是相對滯後的,卻偏偏從這一行行漢字中間讀出了書外之味,萌生了一種朦朧的對異性的嚮往。

當時的社會風氣,視男女交往為人生大防,雖不曾像多年前那樣有「男女授受不親」之說,大人及至老師的教導,卻無形中在禁止孩子們的異性交往,我們讀了四五年小學,男女同學之間,關係最多的只有兩種:一是在課桌上劃嚴格的「三八線」,哪一方的胳膊無意間過了界,對方定會用激烈的方式來表達憤怒;另一種,就是互相打架,只要有一星半點理由,男女同學之間開戰的情況甚至多過同性同學,或許大家正是以這樣一種方式來吸引異性的注意、渲泄潛意識中對異性的喜愛?

在這樣的空氣之下,雖說有了一種性意識的萌芽,但畢竟這種意識只是淺淺的蜻蜓一點,我又頂著老師、家長、鄰里們眼中「好孩子」的虛名,自然不敢有任何的表現,只想把它默默地壓在心底,希望它能自然而然地消失。

然而,一種意識,特別是性意識,一旦產生,無論是誰,都無法將它真正的壓制住。

有一天放學後,輪到我和一個女同學打掃教室的衛生,其他的同學一個又一個地離開了教室,我們兩個拿著掃把飛快地在桌椅之間穿梭,把能夠見到的垃圾集中到一堆,就在兩個人「會師」的瞬間,我不知是哪裡來的勇氣,居然一把抱住同學的身子,緊緊地擁著她,貪婪地嗅著她頭髮間淡淡的香氣。她一愣神,臉紅紅的,細細的雙手突然迸發出驚人的力氣,猛地推開我,飛快地走出了教室。

經此一推,我也似乎從迷惘中突然醒了過來,窘迫得臉紅脖子紅,低著頭默默地把垃圾全部掃進畚箕,急忙溜出了教室。現在想來,如果當時那個女同學沒有推開我,或者她把這件事報告了老師,恐怕我的人生之路就會是另外一個模樣。

有了這次經歷,我的性意識似乎潛藏起來了,好長一段時間沒有來襲擊我小小的腦袋。然而,它並沒有真正地消失,過了不久,它又更加強烈地盤旋在我的腦海裡,讓我心神不寧。

怎麼辦?

我知道,在大人的眼裡,有這種意識無異於「大逆不道」,向他們尋求幫助等於「自尋死路」;我也明白,在同學眼裡,我是「好學生」的化身,似乎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問他們等於「自討沒趣」,何況這種事情我也說不出口。

不知經過了怎樣的糾結,也不知設計了多少的辦法,最後我做出自認最好的決定:按自己的標準選一個女同學,作為自己想像的異性朋友,關注她的一切,也讓她陪伴自己,而這個人到底是誰,絕對不能表現出來,只能深深地埋在自己心裡;同時,這個想法,絕對不能影響自己的學習。

當然,這種辦法也不是一天形成和確定的,而且我的小學生涯已經接近尾聲,甚至沒等我確定這個女同學是誰,就要面臨學生生涯的第一場大考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