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班幹部》2014/7/11

大家還來不及完全熟悉,和以往進入新的班級一樣,班主任便公佈了所有的班幹部名單;但我們馬上驚奇地發現,班幹部並不是班上學習成績最好的一群,這和其他幾個「遵循古法」的班級不一樣,也和我以往所經歷的完全不一樣。

當曾老師宣佈第一個班幹部──班長的姓名時,班上所有同學包括班長本人都大吃一驚,這是一個入學成績在班上排名中游的普通男生,姓謝,來自和我一樣偏遠的農村,沒有任何學校或者領導背景,要說「鶴立雞群」的話,只有他的個頭了,當時應該已經有一米七多了,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還有一點顯高,更讓人驚奇的是,他是一個沉默寡言、十分憨厚的人,在三班整個一年半的歷史中,除了頂著一個班長的名號,甚至沒有給同學留下其他哪怕一點深刻的印象。

接下來的團支書、副班長、勞動委員、紀律委員,大部分的人,都是和班長差不多的普通成績和平民背景,不僅在學校裡默默無聞,甚至在班上也平平淡淡,以致在三十年後的今天,我都記不起當時是哪幾位同學當了我們大家一年多的「頭」,也為大家做了一年多的「服務」,真對不起他們。

好在,還有兩個班幹部在我的記憶裡留下了比較深的印象:體育委員和學習委員。

體育委員是一個來自城鎮的同學,姓劉,將近一米七的個頭,粗壯而又結實的肌肉,除了得益於經常的鍛煉之外,還需要足夠的營養來支撐,而在百廢待興的八十年代初期,農村學生根本不敢有這份奢望,以我當時的體型,恐怕連他一半的體重還達不到。得天獨厚的身體條件,讓他在我們班,甚至整個年級,體育方面都能夠「一枝獨秀」,無論是跑步、跳遠等田徑項目,還是投擲、籃球等力量或者團隊項目,他都能夠玩得轉;奇怪的是,雖然他的文化成績並不是太理想,卻沒有報考體育專業的意思,只是偶爾和體育生們一起練練體能、打打籃球,或者帶著全班同學圍著操場跑上幾圈。後來我才明白,因為家庭條件比較好,他並不需要像我們一樣只能走考大學這一條路;甚至連高中都沒有讀完,他就和我們再見了,或許是隨父母到一個新的地方繼續學業,或許是直接參加了別人豔羨不已的工作。

學習委員呢,是唯一一個由學習成績進入班上前十名的同學擔任的職務,很有幸也很不幸,這個人就是我。用曾老師的原話說:「學習委員還是要選成績好的擔任,而且,從每年高考的情況看,班長團支書之類沒考上的多如牛毛,學習委員沒考上的可是少之又少哦。」為此,我有一點激動:難道我可以這樣輕鬆地「考」上大學,擺脫農村那繁重的體力勞動?不幸的是,或許是我這個學習委員只當了一年半的原因,或許是我因為當了學習委員、以為大學可以手到擒來而不夠努力的原因,我並沒有在高中畢業的那一年考上大學,讓曾老師和很多的老師、同學都跌碎了一地的眼鏡。

和選用成績一般的同學擔任班幹部相反,曾老師公佈的課代表名單卻集中了全班的「精英」:語文課代表是全年級最牛的黃冬秀,沒有誰不服氣,雖然我的語文成績一直不賴,但因為作文寫得時好時壞,仍是從來不敢跟她比,不過,整個高中同學三年,我也唯有語文成績還能和她爭個高低,甚至勝率能夠接近五十%。數學課代表是很不起眼的蔣運瑞,這位來自洪茂公社的小個子,像他們家鄉盛產的瓷罐一樣壯實,想不到那個看起來粗糙的腦袋,卻有著極其深厚的數學天賦,似乎沒有哪一道數學題能夠難得住他。英語課代表是一位高沙鎮中學畢業的城鎮學生,肚子裡似乎裝的全是英語單詞,更加讓人信服的是,城鎮中學的英語教學明顯比農村中學高出一大截,他的口語,甚至和彭松仁老師有得一拼,我們這些學了三年「啞巴、聾子英語」的農村學生,只能聽出優雅的節奏,卻聽不懂到底講的是什麼。物理課代表是彭澤權,他家在梅田公社,上學的路程比我還要遠上十多裡,他初中時跟著表哥住校(和我跟著父親住校有點類似),他表哥也許就是物理老師,要不怎麼會有這麼好的領悟力呢?鬱悶的是,現在的物理老師龍躍君可是我的表哥哦,可無論我怎麼努力,總也趕不上他。其他如化學、生物,也都指定了相應的課代表,好像都是來自馬安公社的同學,最大的可能是邵家健和曾傳涵,具體是誰我記不太准了。還有一個政治課代表,挑來選去,曾老師居然又委任了我,雖然我當時還不像後來那樣厭惡政治,但任過這樣一個科目的課代表,畢竟是一個小小的諷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