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撿來的糧食》2013/7/26

隨著年齡的增大,面對物資的匱乏,孩子們也加入了「自食其力」的隊伍,除了從事像放牛割草這樣一些掙工分的勞動之外,開始追在大人的屁股後面撿拾起各種可以吃的東西來。仿佛為了配合大家的行動,學校在收割季節總是會放幾天假,美其名曰農忙假,不僅收割早稻晚稻時放,收割麥子高粱時放,連收花生、大豆等十分稀有的經濟作物時也會放上一兩天。

撿稻穗是最主要的撿拾勞動,也是成果最大的一項。只等大人們用鐮刀把水稻割倒,不管田地是幹是濕,小孩們便一窩蜂地赤腳沖進去,開始爭撿那些遺落在禾堆之外的稻穗來;一旦打穀機響起來,跟在後面的孩子會更多,脫粒時遺漏的整支稻穗時有出現,而從儲穀桶中清理出來的草堆更是大家的最愛,其中總有不少穀粒或稻穗,簡直是一個個聚寶盆。如果哪家的大人正好分工清理打穀機的儲穀桶,這家的孩子對清理出來的草堆往往有優先權,大人也故意將草堆清理得不是十分乾淨。更有甚者,有的孩子會拿著一個大籃子,把所有清理出的草堆全部裝起來帶回家,再在家裏仔細挑揀,獲得一份不菲的收穫;遺憾的是,我們家只有媽媽一個人在生產隊出集體工,輪到她清理穀桶的機會幾乎沒有,我們兄妹三個也就很難得到佔有草堆的美差。在我的記憶裏,唯有一次是下屋場的二嬸分到了這項工作,他們家孩子還小,我才守了一個下午的聚寶盆。即算沒有潛規則的照顧,一季水稻收割完,我們三兄妹光靠撿拾稻穗,也能額外得到三五十斤穀子來;而上屋場二伯家,由於勞動力比較多,二伯又因腿腳不太方便經常承擔清理穀桶的工作,只比我大幾個月的德鋒帶著他的妹妹,每一季能夠收穫上百斤穀子呢。

撿花生是成就感最強的一項,孩子們基本上是撿到後立即剝殼丟進饑渴的小嘴裏。那時候,在我們眼裏,花生是一種高檔食物,一年也難得吃上幾回,只有在生產隊集體挖花生的季節,才可以在地裏撿到幾顆來吃。因為花生長在地裏,大人們一鋤挖下去,整棵的提起來集中交生產隊處理,土裏總會漏掉一些,孩子們便會跟在鋤頭後面去搜尋一遍又一遍,一旦發現目標,立馬抓在手裏,剝開殼,和著土腥味與草鮮味,一口吞下去,好香好香。等到收穫完畢,還有兩次撿拾花生的機會,一是等下過一場透雨,挖過的花生地裏會時不時冒出一些花生來,這時候的孩子便會挎著一個小籃子,提著一把小鋤頭,雨一停便沖向前些日子挖過的花生地,用鋤頭或者小手扒拉著濕濕的泥土,撿拾那一顆顆微笑的花生。另一次則更早,一般就在花生地的邊上,大人們把花生從莖葉上扯下來放進生產隊的籮筐裏之後,帶著莖葉和根須的花生「樹」便丟在了一邊,其中總會有些遺留,特別是那些半飽滿的花生,生產隊一般是不要的,而生吃的話,比飽滿的花生還要來得甜一些,孩子們最愛吃了。與撿拾稻穗一樣,撿花生時大人們也會照顧自家的孩子,甚至有人把整棵未摘掉果實的花生連莖葉一起丟給孩子,我們兄妹三個同樣很難得到這樣的照顧,只能完全靠自己,在羡慕別人的同時,卻也練出了眼明手快的撿拾技巧,真應了那句「焉知非福」的古語。只不過我在提高速度的同時,也曾因沒有仔細察看而把地裏伴生的半夏(一種草藥)當成花生直接丟進了嘴裏,麻得舌頭老半天也動彈不起來。

撿大豆是最需要時間的一項,因為它必須一顆一顆地去撿拾,而它又是如此的小個。由於大豆種植不是太多,沒有專門的脫粒機械,只能把它們先曬乾,然後用專門的棒子一次次碾壓,讓豆子從豆莢裏蹦出來,這時候,免不了有一些會蹦到曬場之外,我們要撿拾的,就是這些場外的豆子。它們有的藏在土縫裏,有的混在草根處,也有的就大搖大擺地坐在場邊的水泥地上,我們只需帶一個小搪瓷杯,撿到一顆豆子就把它扔進去,聽著那叮叮的脆響,仿佛聞到了爆豆子的濃香,刺激著我們堅持再堅持,把豆子一顆一顆地撿起來,那可是孩子們一個冬天的零食哦(關於爆豆子,我會在下一篇中專門講述)。

在南方,生產隊種植的麥子、高粱十分少,撿到這些糧食的機會也很少,漫長的童年時代,也只有過那麼一次兩次,記憶最深刻的,是它們的葉子割人,撿拾的時候必須小心翼翼,否則,羊肉吃不到,反惹一身騷。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