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高考進行時》2017/7/21

窗外的喧鬧,家裡的溫情,都擋不住時間的腳步,高考,按照它固有的節奏,堅定地行進著。只是這一回,與前些年有了不少區別;在我心裡,也多了幾縷記憶。

考前一個月左右,我們得到消息,今年不用預考了,同學們全部參加這一屆的高中畢業會考。會考仍然是文理分科,理科的7門課程不分主次都按100分出試卷,題目難度遠低於高考;我們這些插班生,甚至連把它當作模擬考試的興趣都沒有,抱著應付的心態完成了三天的考試。考試成績出來,全班最高的謝俊同學,得了650多分,超出往年高考全縣最高分50分左右;成績並不突出的我,也超過了600分,數學還得了滿分100分。

會考後不久,劉長林老師開始組織班幹部整理所有同學的學籍檔案、準備高考報名。本屆生有以前三年的底子,只要進行適當的修飾,將一些太過不雅的記錄刪除或者替換就成;插班生則是全部重來,以反推的方法生成個人履歷。於是,從此以後跟隨我直到2006年離開銀行時的人事檔案裡,小學、初中、高中入學時間統統推遲了2年,三中的讀書經歷憑空消失。更讓我驚訝的是,整理檔案的同學圖簡單,把我的名字「龍飆松」寫成了「龍標松」,雖然前一個名字承載了父母的一份希望,更承載了我的一份記憶,但在「一切為了高考」的旗幟下,等我從高考准考證上發現這一變化時,再也沒有了改回去的機會,我也沒有對那位不知名的同學生出一絲一毫的不滿。這一改,「龍飆松」這個名字從我的身邊消失了20多年,直到有一天,三中六兄弟中的老大劉興甲因事給我發來短信,我看到「飆松弟」三個字,才想起自己還用過這個名字,才有了我在「龍行者」開篇《名可名》中回憶的點點滴滴。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劉老師來到教室,說:「想報考軍事院校的同學今天報名,明天去縣醫院參加體檢。」

從小有著濃厚的英雄情結,我一直嚮往對越自衛反擊的「孤膽英雄」岩龍和「兩山輪戰」中的一個又一個鐵血軍人,又聽說三中的曾紀秧同學入伍後當了偵察兵、考上了桂林陸軍指揮學院,十分期待自己也能成為其中的一員,馬上找班幹部報了名。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幾個報名的同學一路小跑過橋,來到了縣人民醫院。在院門口領到體檢表,然後按照表格的專案一個又一個科室去敲門;或許是醫院有專門安排,或許是時間還早,又或許是當時能夠到縣醫院看病的人少,除了我們這些參加體檢的學生,醫院裡的人並不多,因此省去了很多等待的時間。

第一個檢查的專案是測視力,與平常用的「E」字表不同,這次用的是「C」字表,而且最高視力是2.0,曾經慨歎自己視力太好看到太多的我,這回毫不費勁地拿到了最高分,美滋滋地向下一站走去。

第二個項目是外科,醫生讓我們脫光了全身的衣服,在一個空曠的房子裡跳了幾下,又把光溜溜的我們拉到眼前,左右掃視,還戴上手套摸摸大腿、捏捏肩膀,最後還掰開臀部檢查是否有痔瘡、岔開大腿檢查生殖器官發育情況,5個人一組檢查完畢,才在表格上畫上一些我們看不懂的符號。

第三個專案是測聽力,我的感覺良好,無論離得多遠,都能聽到醫生發出的聲音;測了聽力後,醫生戴上一個聚光鏡,對我的雙耳開始進一步檢查。才扒開我的左耳,他就發出了「啊」的一聲,說「這麼差的耳還去考軍校」;我一聽急了,馬上用央求的語氣說:「叔叔,我的聽力很好的,您再仔細看看吧。」醫生不耐煩地又看了看我的右耳,歎了一口氣,在表格上寫下兩行字,分別是「左耳鼓膜穿孔」、「右耳鼓膜腫大」。

看來考軍校是沒希望了,我拉開門準備回學校,剛好碰到媽媽的同學劉素珍老師,她是縣教委臨時抽調上來組織這次軍校體檢的小組成員,看到我滿臉喪氣的樣子,問清我的情況後說:「標松,你繼續參加剩下的體檢專案吧,如果只是聽力有點小問題的話應該影響不大,我去問問醫生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臨近中午的時候,我完成了所有體檢項目,走出醫院大樓的時候,劉老師把我叫到一邊,告訴我說:「聽醫生說,你不能報考軍校了,祝你考上其它更好的大學。」

時間過得越來越快,高考的鐘聲越來越急。

7月5日,媽媽專門從鄉下趕來縣城,住在四叔家為我做飯做菜,讓我調養身體專心對付考試。

7月6日,爸爸也來到縣城,囑咐我認真迎考,不要粗心,不要有壓力,相信我只要考出正常水準,就能夠考個好大學。

7月7日,高考正式開始,第一堂是語文,基礎知識在我沒有什麼難度,作文雖然有點拗手,但做了那麼多的模擬訓練,又寫了那麼多魯迅式的日記與雜談,也是一氣呵成。

考完第一堂,一位同在45班插班的同學悄悄告訴我,主考老師是他的親哥哥,正好我倆平時關係不錯,擅長的科目上有點互補,而且按座位編排分析同是標準化考試的A卷,因此相約玩點小動作:兩人分別從卷頭和卷尾做起,待考試過半的時候互相傳遞、參考各自的答案。

接下來的英語考試,我們合作十分愉快,平時老大難的發音、虛詞、句型題,我幾乎照抄了同學的答案;而我最拿手的閱讀理解,與他有70%左右的意見一致,剩下的,他相信我,我也相信自己。

等到考數學的時候,卻出了岔子,我負責的是從後面做起,最後一道題便花費了我大半個小時,緊趕慢趕,總算在預定時間完成了任務;交換回來的標準化答案,我沒有簡單的照抄,自己驗算了幾個,居然有近一半的不對勁。我一下傻眼了,難道他考的不是A卷?時間已經來不及了,我只能自己又從卷頭做起,直到整場考試只剩下15分鐘的提醒哨音響起,前半部分題目還有好幾個沒有完成,自己負責的後半部分題目也沒有檢查。

懷著忐忑的心情考完數學,我們兩個的臉色都有點慘白,好在只剩下三門考試了,我們沒有再次交換答案,咬著牙關完成了這一次決定前途的考試。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