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三世同堂》2013/4/19

我出生的時候,我們家是一個三世同堂的家庭,長年在家的是六個人,即爺爺、奶奶、媽媽、小姑、小叔,再加上我自己。爸爸那時遠在上百公里外的綏寧縣聯民公社任教,大多的時候不在家,大姑則早已出嫁,她的大兒子甚至比我小叔叔還要大,最小的兒子也只比我小一個月零五天。奶奶在早年的時候還生養過幾個伯伯、叔叔及姑姑,可惜都未能成年,全部在我出生之前夭折了,只在她的心裏留下一些並不美好的回憶,她也從來不願意向其他人提起。

爺爺是公公最小的兒子,生於民國十一年冬。用傳統的眼光來看,應該得到更多的愛護。但在那個物質生活並不充裕的時代,在那個只有勤儉才能活下去而又信奉「多子多福」的環境中,爺爺最大的收穫就是剛成年就被公公托人帶著去跑單幫。那時,陸路交通遠不如現在的發達,很多的工農業產品和日用品都必須依靠水路運輸,再依靠商埠集散,中間很是需要一些腳力,其中有一些還同時也兼做一點小買賣,我爺爺便是其中的一員。據我估計,公公讓爺爺去跑單幫,除了讓他另尋一條路子之外,更主要的是當時已興起抓壯丁,壯年勞力待在家裏很不安全。

長年在外面跑單幫,爺爺並沒有練出做生意的本領,也可能是練出了但在那個「紅色」的時代沒有用武之地而無法展現。但長年的跑動仍然無意間讓他開了眼界長了見識,更讓他擁有一種不同於其他兄弟的組織與領導能力。因此,新中國成立後不久,我爺爺就成了最基層的農村幹部,到我慢慢懂事的時候,五六十歲的爺爺仍然在大隊園藝場擔任場長,我爸爸也在一九六四中學畢業後成為一名民辦教師,並通過自己的努力在一九六五年考入武岡師範,趕在「老三屆」的命運車輪碾上這片土地前邁出了「吃國家糧」的第一步。

奶奶姓李,出身於一個逐漸沒落的大家庭,因此沒有像三奶奶那樣裹著一雙小腳,也不像四奶奶那樣動口就罵張嘴就咬,更不像五奶奶那樣心胸不寬只能生悶氣,而且她小時候還隨教私塾的父親讀過一點書,認識上百個漢字,能夠心算簡單的加減,在她們那一輩的女人當中,也可以算是一個小知識份子。在我的記憶裏,她曾經教過我們這群孩子念兩種不同版本的三字經,一是傳統的「人之初,性本善」,另一種卻是戲謔式的「三字經,補補丁,補不起……」,也許這既是對她自己童年時代的一種回憶,更是對生不逢時、只能縫補衣服的自嘲吧。當然,她還會教我們「走路莫走邊邊路,爬樹莫爬尖尖樹」這樣純樸的生活民謠,在不經意中教導我們為人處世之道。我曾驚訝於自己從未看到過奶奶做農田活的情景,或許她真的不曾種過田,或許是我記事的時候她已經年紀大了不再下田,雖然爸爸也曾給過我一個還算明確的回答,但我一直不想去追根究底,倒願意把這樣一個疑問留存下來、流傳下去。

小姑剛好大我十歲,是在三年自然災害即將蔓延的一九五九年出生的,生日只比我早一天。在我幼小的記憶裏,小姑並沒有多大的份量,只記得她的身體並不如人們想像的「缺乏營養」那樣的瘦弱,而她出嫁的時候,正讀小學三年級的我曾請了一天假,提著一對火箱走了十多里路送到姑父家。當時的姑父聰明肯幹,而且家境較好,只可惜好事多磨,姑父在年輕力壯的時候卻患上了白血病,在我讀大學的第一年就去世了;小姑後來改嫁到一個偏僻的山村,雖然和繼姑父感情尚好,又生了一個兒子,但個中情境,仍不免令人唏噓。

小叔大我六歲,和我玩耍的時候比較多,但他是大小孩,我是小小孩,除了在家裏之外,一起的時間也不是很多,有時候我甚至會對他產生一些不恭敬的想法。比如他害怕打針,而我每次打預防針卻敢捋起袖子自己走到赤腳醫生跟前去;再比如他比較老實,而我卻喜歡出些鬼主意攛掇一幫子人打鬧等等。小叔對於讀書天生不感興趣,而他所處的也不是重視讀書的時代,因此小學五年級第三學期(別笑,那時的五年級真有三個學期,反正當時的教育體制很亂的,像我們七七年讀的語文課本裏仍然有「打倒鄧小平」之類的語句)沒讀完就回家出集體工了,春天搶插早稻的時候經常凍得皮膚發紫雙腿打顫,也只能流著眼淚跟著大人們按時出工。

生我養我育我的媽媽,經歷坎坷而又生性好強的媽媽,即使用一千萬個詞組也無法描述的媽媽,就不佔用這一節的篇幅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