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小姑出嫁》2013/8/30

小姑要出嫁了。

一九七九年秋,這個消息開始在我們家庭裏流動,先是大人們討論,然後是我們這些小孩子也切實在感受到了。

小姑剛好大我十歲,生於一九五九年的農曆十一月二十八日,雖然出生不久即碰上了大人們回憶裏極其可怕的「三年困難時期」,初中畢業後又長期在農村從事體力勞動,卻沒有像院子裏大多數人一樣瘦弱單薄,在我的眼裏,小姑略微有點發胖,頭上梳著兩條最普通的粗辮子,圓圓的臉上洋溢著一種青春的活力與微笑,不太喜歡說話(這和大姑是鮮明的對比,她特別會說,只要一回娘家,整個院子都會響起她的說話聲),也很少和我們這些孩子一起玩。

根據農村的習俗,姑娘出嫁要準備嫁妝,這時候我們小家庭已經從爺爺奶奶的大家庭中分離出來,爺爺在大隊園藝場當場長,雖然沒有吃國家糧,拿的卻是男子漢的最高工分,小姑和小叔都已長大成人,在生產隊拿的工分也不低,家庭條件已經比較厚實,全社會的物資水準也比前些年有很大提高;爸爸這個做哥哥的又在綏寧這個大山區、大林區某所初中任校長,可以買到一些便宜又優質的木材;這回是近二十年來大家庭第一次嫁女,嫁妝的準備也就格外隆重一些,請了附近比較知名的木匠師傅,帶著兩個小徒弟,佔用老屋那寬敞的堂屋,叮叮噹當忙乎了兩三個月,我們放學後經常可以看到木匠師傅用鉋子打磨一塊塊木板,用鋼鑿在木方上鑽出一個個連接的孔洞,剛開始的時候還有兩個孔武有力的鋸匠師傅吱吱嘎嘎地把一根根圓木鋸成木板和木方,在羨慕他們高超手藝的同時,偶爾能從奶奶招待師傅們的菜肴裏分到兩塊肉片或幾砣豆腐吃,那種美味,真的可以繞梁三日而餘韻不絕。

湊巧的是,住在老屋另一頭的堂伯家第二的女兒也在這一年要出嫁,而且八字先生測的日子,居然和小姑出嫁是同一天。因為共著一間堂屋,按老一輩的講法,出嫁那天門檻邁在後邊的會不吉利,爺爺奶奶一輩子與人為善,雖然爺爺一直擔任農村基層幹部,爸爸又是整個下屋場第一個吃國家糧的正式幹部,也沒有想到要仗勢與別人去爭這第一第二。剛好我們小家庭已經分家,前幾年又新建了一棟磚瓦房,家庭討論一致決定,讓小姑提前兩個月住到我們家裏,出嫁那天直接從我們家出門,避免與別人爭搶時間的麻煩,也避免那種可能出現的不吉利。

小姑住到了我們家,所有出嫁前的禮儀活動,也就在我們家舉行。但那時剛剛從文化大革命的氛圍中走出不久,物資條件還不是十分豐富,像上門相親、端午送節、紋定訂婚、合八字測日子等,一切從簡,只是簡單地由未來的小姑父家來兩三個人,挑一對或者兩對籃子禮品,放幾響鞭炮,吃一餐相對豐盛的酒飯。即便這樣,我這個不到十歲的小侄子,也品味到了小姑父家的境況比較好,應該比我們院子裏任何一個家庭都要強,小姑父又特別好打交道,特別喜歡逗孩子,每次來,都會給我們兄妹一些糖果吃,有時還會給我們耍兩手孩子看不太懂的洋把戲。

小姑出嫁的日子終於要到了,前一天,媽媽便幫我到學校請了三天假,並說要賦予我一個神秘而重要的任務。

時間在我的翹首期盼中慢慢流淌,大家庭的親戚們也陸陸續續來到了我們家。臨近黃昏的時候,對門山梁上響起了鞭炮的轟鳴,節奏明快,聲音響亮,懂行情的大小孩得意地說「這是炸藥炮仗,比硝藥做的要響要脆」。在清脆的響聲中,一隊十來個人出現在了山梁上,走近了院子,走過了田坎,走到了我們家。我清楚地看到,走在前頭的兩個年輕小夥用竹架抬著兩片大肥豬肉,每一片好像都比我們家養的那一頭大;竹架的前端,兩邊各掛著一盞簇新的馬燈,發出微微的光亮;後面的人也都穿著亮堂堂的新衣服,挑著新織的籮筐,上面貼著紅紙剪出的「紅雙喜」,蓋住了整個籮筐,看不清裏面是些什麼。

熱鬧中時間過得特別快,雖然當時我們院子裏還沒有哪個人有吃晚飯的習慣,為了招待客人,家裏還是開了好幾桌,雞鴨魚肉比過年還要豐盛,讓我們大塊朵頤,奶奶說這些都是小姑父家帶過來的。等人們慢慢散去的時候,奶奶和大姑她們一直沒有離開的意思,而是聚在我們家裏,圍坐在小姑的旁邊,一句又一句地拉著家常,奶奶囑咐小姑到嫁過去後要勤快麻利、多做事少說話,大姑提醒小姑明天出門要先邁哪條腿、進屋要先動那只腳,媽媽告訴小姑一心在婆家好好做媳婦、家裏兩老有我照顧……

說著說著,突然冒出了哭聲,先是小姑低聲的飲泣,接著是奶奶強忍的淚語,然後一屋子人都紅起了眼圈,只有仍然不知世事的我,還在屋子裏跑來跑去。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沒有全亮,媽媽把我叫醒,交給我一個重要任務:提著一對新火箱,隨著小姑和小姑父趕在大隊伍之前出發。並且鄭重地告訴我,不能讓別人代勞,不能中途將火箱放在地上,到了小姑父家裏後要第一時間交給他們的長輩,看著他們把火種撥到火盆裏。

我的那個累啊,雖然兩個火箱加起來也不過五六斤的重量,可兩隻小手一刻也不能停,一口氣要走十多裏路,又不能讓別人幫忙,又不能讓火箱落地,我真的是累得無可開交,等來到小姑父家,眼看著他們把火種撥進火盆,我便找個地方休息去了,中間舉行了一些什麼儀式,我一點都不知道,連吃飯都是有人來叫才找了個地方坐下。最後留在記憶裏的,是吃飯後小姑父給了我一個小紅包,可父母一直的教育是不能隨便要別人的東西,我死活不肯接,直到媽媽發話了,才極不情願地收下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