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終極三班》2014/7/4

高中生活正式開始,和我們一同入學的有五個班,教室是一溜兩棟五間平房,和住在教學樓的高二、高三不同,三中前些年一直沿用的數位編班規則,這次發生了一點小小的變化,我們分別編為841至845班,信奉中庸之道的老師們,雖然把縣教育局掐下來的「尖子生」再次打散分配,卻仍然對位列其中的三班給予了特殊照顧,因此滋生了在三中歷史上「大放異彩」的終極三班。

想起終極三班這個名詞,雖然源於現在我的孩子最愛看的港劇《終極一班》,但當得起終極三班這個名詞的,卻真切在發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的洞口三中,那是一個知識份子剛剛因為恢復高考制度不久而逐步擺脫「臭老九」稱呼,也因為圍著高考指揮棒而培養、啟用了一批名師的時代,我們三班,因為某種特殊的原因,聚集了這一個年級相對優秀的老師,更聚集了其中相對優秀的學生。

五個班中,三班的班主任是曾紀清,他雖然只是一個剛剛從高沙鎮中學(初中)升上來的老師,卻有著十多年的帶班經驗,早前執教于當時優秀人才最集中的外地某大型工廠子弟學校,只是因為要回高沙這個老家才臨時客串于鎮中學,他的教育理念,明顯有經驗主義的影子,卻又建立在扎實的理論功底之上,比起年輕的科班老師來,靈活性與超前性都高出一截,教育學生的經驗與效果更是令人叫絕,也因此成為我在整個高中階段最敬佩的老師。其他四個班,則清一色是剛剛走出校門不久的大學生:一班劉任山,二班龍躍君,四班曾廣立,五班謝國清。

五個班的任課老師,三班也明顯不同于其他幾個班:語文老師有三個,曾紀清老師只教一個班,當然是我們;一、二班共一個,我記不起是誰了;四、五班共一個,是個姓肖的年輕女老師。數學老師也是三個,我們三班又占著那個只教一個班的,而且是學校教導主任(後來聽說是副的),其他一、二班由一班的班主任劉任山教,四、五班的忘記了。英語老師只有兩個,彭松仁老師年輕,教了二、三、四三個班,另一個老師年齡大一點,教的是一、五班。物理、化學、生物、政治老師是五個班共同的,其中就有其他三個班的班主任,龍躍君老師教物理,曾廣立老師教生物,謝國清老師教政治,教化學的是一位姓肖的老師,三十出頭,水準一般,但脾氣好,可惜我終歸忘記了他的名字,實在對不起他,也對不起自己大學所學的「化學工程」專業。至於歷史和地理,在「重理輕文」的三中,一年級並不開這兩門課,要等到二年級文、理分科之後,那些文科生才開始學習。

我們要學的七門課,也是高考理科必考的七門課,在三班,「兩老帶五新」的任課老師隊伍,實在是當時三中能夠為剛入學的一年級排出的最強陣容了,從我後來的學習實際看,也確實感覺不同一般:曾紀清老師寬闊的視野、扎實的基礎、敏銳的觸角,有意無意地引發了我對語言文字的喜好,並因此受用終生;羅先貴老師教的數學,雖然稍顯瑣碎不成系統,卻有良好的實戰性,對於高考解題很有幫助,特別是其中的立體幾何,真正開拓了我的空間思維;龍躍君老師既是我的表哥,又是我們的物理老師,更是一個自身追求上進、時刻努力的青年楷模,雖然我的物理思維實在有點遲鈍,直接受他教育又只有一年多時間,最終成績也差強人意,但好歹給我打下了理性思維的印記;謝國清老師的政治課,高一時是《政治經濟學》,薄薄的一本三十九頁,卻講得引經據典、引人入勝,讓我在整個高中階段,政治成績很少有低於八十五分的時候,他也是任課老師中唯一送我們到高中畢業的一個,更是我從三中畢業時的班主任,雖然我當時甚至至今仍對他做班主任的能力、做法頗有微詞,但以政治教育而言,他無疑是成功的;曾廣立老師教的生物和肖老師教的化學,雖然沒有什麼鮮明的特色,但至少能夠誨人不倦,也灌輸給了我們不少應付高考的知識和技巧;最對不住的彭松仁老師,雖然是那樣的年輕,和我們都合得來,奈何我在英語方面是「語遲遲」的一類,自己想用功也使不上多大的勁,始終重重地拖著我的後腿,直到今天,我的啞巴英語仍然停留在二十六個字母和簡單的單詞水準。

除了老師,三班的同學也別具一格:雖然學校把初中畢業成績五百七十分以上的學生平均分到了五個班,但三班卻分到了全校唯一超過六百三十分,在全縣足夠排進前十的「金牌尖子」黃冬秀,並因此佔據三中這一屆學生第一名的位置兩年多,直到畢業前從一中轉來另一個尖子生,才打破了她的「不敗金身」,並且僅只一次。而在五百七十分以上的尖子群體中,三班的十來個人全都是那種「天資」型的學生,如以五百八十一分考上了中專卻因某種原因沒有錄取的邵家健,臨近西中公社的梅田中學第一名彭澤權,做數學題如砍瓜切菜的蔣運瑞,當然還有當時自命不凡的我龍標松。另一方面,學校的老師子弟,當年入讀高中的,幾乎全部分到了三班,雖然他們的成績或許平平,但他們身後關注的目光,以及可能吸引的資源,即使在號稱風氣清朗的八十年代,也足以影響很多的決策與結果;當然,某些「高幹子弟」也趁機擠了進來,如高沙鎮某位書記的兒子,再如全縣有數的某國營工廠廠長的女兒,甚至,還有一位貌美如花、一入校即搶進「校花排行榜」的不知背景女生……

師生配齊,三班開始隆隆向前,我的人生經歷,從此翻開不可預知的又一頁!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