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徒步野豬山》2014/3/14

冒險的心一旦萌芽,探險的念頭便越來越濃,繼飛車瘐家嶺之後,我很快開始了新一輪的嘗試。

那是一個雨後初晴的週六下午,住校的同學都陸續回去了,因為爸爸不在學校,我一個人也懶得回家,可呆在學校裡實在很無趣,便換上一雙新買不久的長筒雨鞋,習慣性地走出校門,沿著學校左邊的山道往家裡的方向走去。

翻過學校左側的小山,看到前面管道裡奔騰的水流,就在跨過它的當兒,我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早聽說這條水渠的下游有一個水庫,反正今天也不想回家,不如去看一看玩一玩。

沿著水渠往前走,看著回家的那條路離我的視線越來越遠,我才開始注意腳下的路:這是一條高標準的水渠,據說灌溉著上萬畝的農田,還滋養著一個小型的水庫,因此修築得比較大氣,全然不像我們家附近那些簡陋的水渠,過水的兩壁幾乎全是水泥漿砌的,水花拍打在上面不時濺出美麗的漣漪和花紋,渠底也用砂漿鋪了一層,零星有一些石頭點綴其中,很難見到有淤泥;為了方便對管道進行維修保養,除了劈山而過的地方,兩邊留足了供人行走的便道,大多鋪著卵石,偶爾還會有一段水泥路面,只是久雨之後,仍然有不少的地方積著泥水,間或有些未經修飾的土路,便會泥濘不堪,好在我穿著雨鞋,倒不必像小學時過田壟那樣赤腳行走,一旦走過這種泥漿路,碰到有野草的地方,我便會慢下腳步,將沾滿泥巴的雨鞋細細地在上面摩擦,直到將大部分髒泥蹭掉為止。就這樣一路走走停停,也許是司空見慣的緣故吧,酷愛親近自然的我卻沒有過多地關注眼前的景色,只向著一個未知的目標──水庫,還想著一個隨時出現的麻煩──泥巴。

不知不覺間,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意想中的水庫仍然沒有出現的跡象,而水渠的走向卻顯得越來越偏僻,已經快半個小時沒有看到周邊的房屋、聽到讓自己有點膽戰心驚的狗叫了,我心裡漸漸萌生了退意:反正天底下的水庫總是大同小異,這個未知的水庫也不是非看不可,還是回學校去算了。

打定了回學校的主意,我並沒有立即返身,因為不願意沿來時的路返回,我開始規劃走另一條路線:以我最原始的地理知識(我至今沒有正兒八經地上過地理課),學校和當時所在位置應該分別處於四邊形的兩個對角上,從學校出來後我基本上是走直線,走了約一公里後才向左轉,然後是沿著水渠走了四五公里;按四邊形來測算,我現在只要向左轉走上一公里左右再左轉應該就是學校的方向,差不多一個小時應該能夠回到學校。

理想化的路線選擇在腦海裡過了兩遍,覺得沒有任何問題的時候,左邊兩山間的一條小路更堅定了我另闢蹊徑的心思,我立即走向了這條更加未知的小路。

因為是山間小路,即使前面剛剛下了一段較長時間的透雨,路上的泥濘也比大路上的少很多,而且野草長得比較密,大半天的太陽又蒸幹了草尖的水分,穿著雨鞋走在上面,感覺特別輕鬆,我的步子漸漸大了起來。

估摸著走了一公里多了,左邊仍然是綿延的大小山頭,沒有出現任何一條稍微明顯一點的道路,也沒有經過任何一家院子、碰到任何一個行人,我的心急躁了起來,但仍然不停地安慰自己:開始設想的路線應該不會錯,繼續走吧。

又前行了約一華里的路程,太陽已經離遠處的山巔越來越近了,我的心揪得越來越緊,再耽擱下去,恐怕天黑也到不了學校,聽大人們說,花園附近的大山裡可是經常有野獸出沒的,萬一讓我碰上可就慘了;如果這個時候掉頭走到水渠邊再回學校,其實是一個最保險的選擇,但我的強脾氣馬上否決了這個念頭,何況那兒隨時可能出現泥濘地帶,一旦快步走起來,這新買的雨鞋和身上的衣服可能會髒得不成樣子,回到學校肯定會挨爸爸批評的。

猶豫了不到一分鐘,我咬牙做出了決定:不管路不路了,馬上左轉,按直線方向快步行走,碰到小山直接爬過去,碰到大山就從山腳繞過去。

再沒有猶豫,我立即轉身,埋頭,開始小跑起來,除非面前出現較大的山頭,才抬頭察看一下、估摸規劃一下方向與路線,然後又是埋頭、小跑。

三四個小山頭很快就被我甩在了後面,前面出現了一個不大的院落,農民們正一個個從田間地頭往家裡趕。看到有人煙,我的心放下了一半,攔住一個扛著鋤頭回家的男人,怯怯地問:「叔叔,這是哪裡?去花園應該怎麼走?」

看到我這個滿頭大汗的半大小孩,農民叔叔盡可能用壓抑著粗大調子的嗓門說:「這裡是桃家大隊,你只要沿這條路往前走一裡的樣子就能走到大馬路上……」

「這裡是桃家?」聽到大叔的話,我心裡又尋思起來:這不是同學李克軍他們大隊嘛,可以問問他有沒有近路可走……

我又接了一句:「這裡是桃家啊,院子裡是不是有個叫李克軍的?有沒有更近的路走,我要去花園中學。」

「這個院子裡沒姓李的人,應該是在那邊李家院子。你要去花園中學倒是有條近路,就是翻過前面那座山再左轉走那條岔道,走一裡路再向右轉過一條田壟,然後沿卵石路前行就可以了。」

「謝謝叔叔,」話剛落音,我就邁出了步子。

天已經黑了,我氣喘吁吁地走到學校操場時,爸爸的房子裡已透出縷縷燈光。看到我畏畏縮縮地走進來,爸爸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告訴我:「飯菜都在教師食堂的大鍋裡用水熱著,你去吃吧。」

吃完飯,脫下沉重的衣服和雨鞋,我才發現這次「探險」的成績:衣服上滿是大大小小的泥巴點,還掛了兩三個小口子,雨鞋更是豁開了嘴,而且開口的地方經過泥水浸泡,已經無法修復,等於報廢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