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紙上圍棋》2017/6/2

走進夢想過很多回的一中教學樓,走進45班的教室,我發現,同學們涇渭分明地形成了兩個小團體,在教室的前排,是應屆生,他們兩年前考上了這個洞口縣最高學府,擁有超過大部分同齡人的起點和優越感,在繁重的學習任務下仍然青春飛揚、激昂澎湃;教室的後面兩三排,主要是十多個和我一樣的插班生,來自除一中外的各個學校,以石江籍或二中畢業的居多,大家都在為高考背著沉重的負擔和默默的努力,輕易不會摻和班級的集體活動;和插班生混坐在一起的,還有幾個身材高大的本屆同學,如擁有全年級第一高度、被同學們戲稱「豆芽菜」的楊小球。

擁有十多年學齡的我們,很快進入了教室、寢室、食堂「三點一線」的固定模式。踏著日復一日的步子,逐漸熟悉之後,天性好動好玩的我成了插班生中的另類,很快融進了應屆生的圈子。

我最先加入的是「好動」圈子,由於幾個考體育的應屆生和插班生都坐在教室的後排,開學沒幾天我就和他們打成了一片。體育生在文化學習方面要求不高、花費的時間也少,每天必交的作業在他們看來是一重負擔,更何況還有隔三差五的考試,成績太對不住觀眾也是個麻煩事;我理所當然地成為他們的槍手,平時讓他們抄作業,考試時讓他們抄試卷。循著體育生這條線,我又成了班級籃球隊的一名啦啦隊員,幾乎每天下午,只要天氣晴朗,我會隨著考體育的唐黎明、楊小球、愛打籃球的曾克誠、肖江鋒等同學一起來到操場,站在場邊看他們組隊廝殺,只是自己從來沒有上場。

與其說是我加入「好玩」的圈子,倒不如說是我組建了它。班上的同學分成兩撥,在學校和老師看來都是心照不宣,對大家的要求也就內外有別,作為插班生,我擁有更多的自由,而別的插班生幾乎除了複習都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只好去找一些應屆生作玩的同伴。同樣家在西中鄉的曾克誠首先回應,住在縣交通局宿舍的楊君提供場地,瘦小而又喜歡蹦蹦跳跳的尹桂平經常跟隨,再加上相對固定卻隨機加入的其他三兩個同學,圈子就這樣煉成了。這個圈子,放學後經常躲在學校的河堤下打牌,趟過平溪河去回龍州掏鳥,擠在交通局那個小房子裡打鬧;幾乎每一周,總會有一個同學做東,到校外不遠處的一家小餐館炒一盤份量滿滿的油渣,帶到學校改善連續兩三天的生活。

在我們玩得熱火朝天的時候,另一個插班生「鑽」進了這個好玩的圈子,他就是我在入校第一天就碰上的佘松松。其實,松松同學是鑽空子才進了這個圈子,他像大多數插班生一樣沉浸在複習之中很少走出教室;可他又和其他插班生不一樣,深諳一張一弛的文武之道,每天下午會抽出半個小時放下書本,在教室周圍逛逛;更難得的是,他會一種我們都沒有接觸過的娛樂活動──圍棋。

當時,聶衛平正在中日圍棋擂臺賽一夫當關,可45班絕大部分同學都像我一樣知道這個東西卻從來沒有見過。松松同學出身于幹部家庭,不知是什麼時候學會了一些基本的圍棋知識,在他放鬆的那半個小時裡,偶爾和我聊天的時候談起聶大英雄,為了讓我有個直觀的認識,又用作業本畫了一個並不標準的棋盤,向我講解了基本的提、吃、劫等規則和簡單的勝負判斷方法。

有了一個新玩具,我馬上把它引進了好玩的圈子和大家分享,拉著一個又一個圈友販賣剛剛一知半解的圍棋知識,利用作業本,畫出9*9、11*11、15*15等各種並不規範的棋盤,向他們講解之後,立即開始以賽代學、以賽代練。

一次又一次紙上談兵,加入這個圈子的人越來越多,我們的圍棋水準雖未真正入門,玩起圍棋遊戲卻越來越熟練,發現了不少的技巧:開始畫棋盤用的是白紙,很快就用上了數學作業本,那上面有橫線,只要畫分隔號就可以用了;不久又找到小學生用的小字本、田字本,上面的線條天生就是圍棋盤,哪怕它可能是15*20或者12*15。代表黑白雙方的棋子也在升級,最開始畫的是黑白兩種,馬上便用三角形和圓圈代替;開始用的是鋼筆,三兩次之後便用上了鉛筆,用了一次後可以擦掉再用,畫一個棋盤可以下兩三盤,直到薄紙被擦破才甘休。

我們熱衷於紙上圍棋的時候,松松同學扮演的一直是教練角色,他輕易不會上場,我們誰都不是他的對手;只有我們爭執不下,或者某位同學想讓對方見識一下最高水準的時候,他才會來到棋盤邊動動筆桿子。

圍棋熱持續了兩三個月,或許是後來聶英雄馬失前蹄影響了大家的心情,或許是連入門都沒有的水準實在太低級玩起來沒勁,或許是冬天來了玩圍棋手太冷,或許是更加臨近的高考衝垮了大家的玩心,紙上圍棋慢慢從45班的教室裡消失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