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刻鋼板》2014/4/4

完成第一期黑板報不久,我又從數學老師兼班主任李允照手中領到了一個新任務——刻鋼板。

仍然是放學以後,仍然是在只剩下幾個住校生的教室,我拿起了李老師借來的工具,開始在課桌上比劃著、思索著、準備著。

這一次的內容倒不用我操心,李老師給了我一遝習題,告訴我將它們照抄上去就行了,並特意叮囑每一道習題間要離一些空隙用來答題。

不過,刻鋼板對於我來說畢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偶爾看到爸爸或別的老師刻過一次兩次,也只是不經意地剽上幾眼,並沒有仔細地研究整個過程。這次輪到自己來做,我默默地想了好一陣子,才按自己的想像開始動手。

首先,我學著記憶裡老師們刻鋼板的樣子,把一塊鑲在黃色木框中間的鋼板小心地擺在課桌上,讓那中間寬兩寸長五六寸的核心部分(鋼板)位於課桌的正中央,再從一個硬紙圓筒裡拿出蠟紙,輕輕地放在鋼板上面。由於蠟紙平時是卷著保管的,剛放上去的時候紙頭老是卷卷的不肯服帖,我心急地用力往上部一攤,卻在蠟紙上弄出了深深的痕跡,這一張就報廢了;遲疑了一會,我才想出解決的辦法,用一本較厚的課本壓在蠟紙的上部,它就再也不搗蛋了。

接著,我開始在蠟紙上抄起習題來。基本的技巧我多少有點印象,就是把要抄寫內容的那部分蠟紙蒙在鋼板的部位,然後用一支鐵芯的筆刻寫。可我畢竟是第一次在蠟紙上刻寫,力度掌握得很不好,起初是生怕寫得太輕印不出來,總是重重地刻劃,等發現蠟紙幾乎被我刻破了之後,又矯枉過正,因害怕劃傷蠟紙而用力太輕,寫的東西仿佛飄浮在紙上,而且由於刻意放小力氣,字也寫得歪歪扭扭,字與字之間經常出現一些蛇足般的連筆痕跡。同時,一直都是在作業本的格子裡規規矩矩寫字的我,面對這沒有線條和方格的蠟紙,寫出來的字,每一行都是頭重腳輕往上翹起,字的大小,行的間距,怎麼也做不到整齊劃一,看起來就像池塘裡到處亂爬的蝌蚪,沒一個人樣。直到過了好一會,我才拍著自己的腦袋後悔:其實蠟紙上印著許多的小方格,雖然這些方格有點小,但完全可以把兩行格子當作一行來書寫,字體大小也好把握,每個漢字占兩格,每個數字占一格就是很好的搭配。好在有了第一次報廢蠟紙的教訓,我乾脆把這一張蠟紙當成試驗品,把刻寫的每一個環節、每一個想法都試了一遍,從中尋找自認為最佳的作法。

慢慢找準了刻寫的技巧以後,半個下午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我正兒八經地鋪開一張簇新的蠟紙。吸取了上次出黑板報的教訓,我提前在試驗蠟紙上規劃了每一道習題的大致位置,並用鐵筆在上面做了明顯的記號,再動手照搬到正式的蠟紙上來。有了前面這些試驗做基礎,這一回做起來倒是順風順水,我也顧不得刻寫出來的字是不是達到了美觀的水準,反正整齊和清晰是基本上沒問題了,力度也基本一致,雖然手指頭因為長時間緊張和用力有點酸痛、發白,我還是堅持著,直到整張蠟紙上刻滿了李老師指定的二十道習題。

刻好了蠟紙,這項工作並沒有真正的完結,還必須用裁好的白紙把它油印五六十份,明天好發給班上的同學們。

就在我拿著刻好的蠟紙準備去學校油印室的時候,一直圍在旁邊看著我刻寫的尹紅松和羅永中站了起來,不約而同地伸出了手,我忙了好一陣子,確實有點累了,想到這項工作不是太難,再說大家都是同學,誰做都一樣,便把蠟紙給了他們。他們才走出教室,對油印這活兒感到好奇的我,也跟在他們後面一起向油印室走去。

因為我們的父親在學校是領導,管油印室的蘭碧芳老師很爽快地打開了門,又粗略地對躍躍欲試的尹紅松和羅永中指點了一下油印的步驟和注意事項,就把整個油印室都交給了我們這幫孩子。

油印的第一步,是要把蠟紙裝到油印機上,其實裝蠟紙的地方和蠟紙的大小基本上是一個規格,只需要注意讓蠟紙的正面貼近機器就行,而且機器最上方有一個凹槽,把蠟紙放正,用一根專門的小鐵杆沿著凹槽壓進去,基本上就算固定好了,再把機器四周與蠟紙接觸處的活動卡扣扣緊就完全緊固好了。老師們油印時的習慣做法,在卡好鐵杆後會用油印滾子沾上油墨先印一回,然而再固定周圍的卡扣,這樣操作,可以讓蠟紙更平整地貼在機器上,避免固定了四周後中間起皺的麻煩;但我們是第一次操作,沒有注意這個小細節,油印出來才發現習題紙上有不少皺紋,讓興致勃勃的大家鬱悶了好一陣子,直到第三次油印才改變過來。

裝好了蠟紙,又把事先裁好的幾十張十六開白紙裝好,大家開始調油墨,我們不知道該要多少份量,便本著寧多不少的原則,從墨水匣裡挑出一大團放在旁邊比機體稍大的方形盒子裡,用油印滾子壓在上面滾了好幾個來回。覺得差不多了的時候,大家公推大力士羅永中拿起滾子,尹紅松把印模按下和白紙緊密接觸好,隔著那一層紗網和蠟紙,羅永中滾出了大家想像的希望。

掀開印模,看到第一頁白紙上黑乎乎的一片,大家的心都像倒進了一盆涼水,怎麼會這樣?

「肯定是油墨沾多了,力氣也用大了,」我搶先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大家左思右想,再也想不出別的原因,便按我的想法進行改進:油墨沾多了,那就再挑一些放回墨水匣裡去,沾油墨的時候再把滾子在沒放油墨的地方滾動幾次;力氣用大了更好辦,讓大力士小點心就是。

改進之後,大家的目光再次聚焦:這回好多了,雖然還是顯得有點黑糊糊的,但字跡已經能夠勉強認出來了,可如果就這樣發給同學,恐怕還交不了差。

這回尹紅松搶了風頭,他說:「我記得老師們油印試卷,前面幾張都是試驗品,印到第五六張才會慢慢好起來。」

按他的說法,我們又印了幾張,確實一張比一張清晰。

等到習題印好,不知不覺之間,外面教室裡已經亮起了電燈,我們三個人的手上,也都沾上了不少油墨,即使是大力士羅永中,額頭也滲出了細細的汗水。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