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雨游高沙》2013/9/13

一九七九年五月一日,農忙假的第一天,我和同院子的兩個堂兄德鋒、擁軍約好,一起去高沙玩。

雖然是放假,我們都才十歲左右,不用像大人們一樣下田去搶插早稻,但家裏都安排了扯豬草的活兒,想去高沙玩,只能偷偷地去。我們的設想很圓滿:大清早吃了早飯後背著籃子裝作去扯豬草,把籃子放到一個隱秘的地方藏起來就趕路去高沙,二十裏路程,來回再加上在街上玩耍,五個小時差不多了,趕回家後還可以抓緊扯一點豬草,再要在家裏的弟弟妹妹們打一點埋伏,父母都忙於農事,只要晚上能夠及時回家並拿回一籃子豬草,估計也發現不了什麼。

三個人中,我前不久隨爺爺去高沙賣過薑,記憶力也比較好,但要單獨或者領著兩個夥伴去高沙,心裏還是沒有底。好在大家馬上找到了同路人,油坊裏的長順那時已經讀初中了,他和幾裏路外一個院子裏的同學約好也要去高沙。

沒有再猶豫,也沒有多準備,我們隨著長順這個大小孩上路了,他的弟弟,和我們同班的長河也想跟著去,卻被他兩眼一瞪給趕回去了;我的弟弟倒沒有提出要一起去,目光裏卻飽含著一絲渴望,可是家裏還需要他打掩護,特別是兩個人扯豬草的任務有一多半要由他來承擔,我也只能視而不見了。

四個人的隊伍,一路小跑的速度,來到了一個叫塘前灣的院子,長順的同學還端著碗正在吃早飯呢。等了一小會,他又整理好一擔棍子柴,挑著柴帶著我們沿著村間小道一路前行。來到一個叫土壩的地方,他放下擔子歇肩,我發現又回到了我們平常去高沙的那條路上,心裏頓時踏實了幾分,走近他的柴火擔子,想試試到底有多重,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擔子仍舊紋絲不動,三個人中力氣最大的擁軍也奈何不得。他見了我們的舉動,微微地笑了笑,說:「這擔柴有一百多斤哦,你們是搬不動的。」

也許是佩服,也許是害怕,繼續趕路的時候,我們不再有別的小動作,只是默默地跟著。

走過太平橋,兩個大小孩把我們撇在了一邊,他們要先去把柴火賣掉,我們則一路貪婪地觀看起農村院子裏沒有的各種景象和東西來,許多我們不曾見過的大小玩藝,本想伸出小手去摸一摸,甚至拿到手裏來玩一玩,可我們沒錢買,看到店主那警惕的目光,連走近前看仔細一點的勇氣都沒有了。

就在我們的好奇心即將耗盡的時候,天上突然烏雲密佈,風雷滾滾,我們只來得及走到街邊的屋簷底下,嘩嘩的大雨就大把大把地傾泄到了這片大地上,雨點敲打在簡易店棚上那怦怦的響聲,一片連著一片,沒有一點間隙,把回家的路嚴嚴實實地隔了開來。

孩子的心性總是那麼樂觀,雨越下越大,我們的愁緒卻只是一陣就過去了,馬上又發現了好玩的東西:用光著的小腳追逐屋簷邊落下的雨點,或者踏起一層水花,或者讓密密的雨點沖刷腳上的泥垢。

雨一直沒有停,估摸著和長順他們約的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我們只好收起那顆貪玩的心,冒著打得頭皮發疼的大雨,向著約定的會合地點──太平橋靠回家那頭的一個小飯店奔跑。大家呼哧呼哧地跑到店門口,單薄的衣服褲子已經全部濕透,褲腳還在一個勁地往下滴水,才站了不到一分鐘,腳下就出現了六個可以倒映出人影的水窪。可能是看到進去躲雨的人太多,也可能是看到我們三個人太小,店員並沒有把我們往外趕,只是在有顧客進來的時候,客氣地要求我們讓一讓。

說是一個小飯店,供應的東西卻只有兩樣──麵條和餛飩,那時候,我們三個農村的孩子,還不知道餛飩是什麼東西呢,看著進進出出的顧客吃著熱騰騰的麵條或餛飩,再拍著飽滿的肚皮慢慢地離去,我們卻只能吹著隨雨而來的涼風,瑟瑟地縮在一邊的角落裏,嘴裏的口水一股股往外冒,再加上早飯也吃過幾個小時了,來高沙緊趕慢趕一路走了二十多裏大路小路,又在雨中奔跑了一段,肚子早已在咕咕作響了。

大家你望著我,我望著你,長順他們兩個人又一直不見影子,只能默默地挨著,又不約而同地翻起自己的口袋來。我是左鼓搗右折騰,身上硬沒找出一粒能吃的東西來;德鋒好一點,早上出門的時候,他悄悄地在家裏的糖缸裏抓了一把,撕下一張作業紙包著,馬上拿出來讓我和擁軍都吃了一小口,混著雨水和汗水,我們卻吃得特別香甜;擁軍不虧為我們中的大富翁,他居然翻出了幾張鈔票,三個人六隻手三雙眼又仔仔細細地把他所有的口袋再翻了一遍,總共有一角六分錢。

捏著這一角六分錢,我們怯怯地來到櫃檯前,一問,只夠吃一碗最簡單的清湯麵條,可能是看我們三個小孩擠成一堆的樣子太可憐,師傅額外加了一勺紅紅的辣油。端著這碗珍貴的麵條,我們小心翼翼地走到一張小桌前,只有一雙筷子,我們公推擁軍這個出資人首先開吃,雖然他既是出錢人,又是我們中當時最能吃的,他還是很義氣地只吃了兩筷子便讓給我和德鋒兩個,就這樣,三個人輪流動手動口,直到把碗裏的湯喝得一滴不伸,要不是父母從小的告誡,我們還可能用舌頭把碗再好好地清理一遍兩遍。

有了三分之一碗麵條墊底,我們繼續看著店外那綿綿的雨幕,等待著長順他們兩個「大人」。期間也動了不等他們自己跑回去的念頭,但一看外面那總是下個不停的大雨,怎麼也鼓不起邁步的勇氣。

左等右等,估計又等了兩三個小時,長順他們兩個濕淋淋的身影出現在了店門口,原來他們也被大雨阻住了不敢輕易趕路,直到看天色已經不早,為了在天黑前趕回去,才冒雨跑了過來。

怎麼辦?雨一直在下,絲毫沒有停歇的跡象,繼續呆在高沙肯定行不通,大家一致同意冒雨趕路,一路上遇到雨特別大或者有人家的地方,就在屋簷下躲一躲。

走到土壩的時候,大家的意見有了分歧,我們三個急於趕回家,說要往右走,長順卻說要往左走先去他同學家,又說也不過多走四五裏路的樣子,天也快黑了,大家又被雨水淋透了,到他同學家可以燒個火烤幹衣服,說不定那時雨也停了,再趕回家不遲。胳膊扭不過大腿,再說我們三個也確實感覺到了初夏的寒冷和緊急趕路的疲倦,大家一齊往左,走!

天剛剛擦黑,我們終於到了長順的同學家,他的父母一見大家的模樣,馬上燒了一堆草火,可他們家裏也沒有這麼多可供我們換的幹衣服,只有長順和他同學換了,我們三個就穿著濕淋淋的衣服圍著火堆烤起來。

烤著火,聽著他父母在廚房裏架鍋煮飯炒菜的聲音,天慢慢地全黑下來了,我們也有了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突然,一道手電筒的亮光照在了我的臉上,是父親找來了,同行的還有擁軍的母親。

謝拒了主家善良的挽留,我們三個跟著大人走上了回家的路,這一段設計圓滿的高沙游,在雨水的浸泡下終於告一段落。

回到家裏,挨了媽媽一頓狠狠的修理,慢慢地,這次出遊在院子裏的影響,才一個一個片段地出現在我們這三個無知亦無畏的少年面前:

我們都低估了父母對自己的關心,還沒到吃中飯的時候,由於下大雨而放下農活回家的父母便發現三個孩子集體失蹤的事實,他們最初的想法,以為我們貪玩,又被雨阻住了,等吃飯的時候應該會回來。

到吃中飯的時候,三個孩子仍然不見蹤影,父母們開始著急起來,先是盤問我們在家裏的弟弟妹妹,接著又向院子裏其他小孩打聽,這中間,我弟弟的回答最有趣,他說「我知道他們去了哪裡,但是我不會告訴你們。」

吃飯之後,我們的父母意識到我們可能走得比較遠了,從弟弟妹妹那裏又問不出什麼,馬上開始分頭尋找起來。這中間,我的父母最急,媽媽和爸爸分別向外婆家、大姑姑家、二姨媽家以及李家渡、花園等方向尋找,還發動小叔也加入了尋找的隊伍。這段大雨下得最起勁的時候,他們帶著最簡單的雨具,還要護著預備給我們換的幹衣服,急步走在泥濘路上的情景和心情,直到二○一一年我出差湖北宜昌,妻子出差湖南雙牌,兒子在長沙放學後遲遲沒有回到他姑姑家,我一個小時打了十多個電話的時候,才真正的體會一二。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