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牛欄關豬》2014/9/26

高一第一學期很快結束了,快樂的寒假又開始了,由於弟弟妹妹慢慢長大,在高沙寄宿的我已經很少再承擔扯豬草和喂豬的活計,但寒假裡並沒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我可不能老是閑著,有一天晚上,便自告奮勇端起幾十斤重的豬食盆子,向豬圈走去。

讓我大吃一驚的是,豬圈裡居然空蕩蕩的,一點沒有「住著一頭豬」的樣子,倒是在緊挨著豬圈的牛欄裡,躺著一頭體型巨大得有點誇張的豬們!

怎麼回事啊?在我的記憶裡,家裡還從來沒有養過這麼大的豬呢。在大集體的時代,家裡一年要養一頭豬,既是國家的徵購任務,在送售到食品站之後也能換回一點錢,我們兄妹三個,所有不用上學和出工的時間,除了歸置柴火,就是扯豬草供這頭寄託著一家人希望的豬吃,媽媽每天出工回來,總是先剁豬草調配豬食再做其他的事,全家人一年辛勞下來,豬們最多也只長到一百二三十斤。分田到戶之後,家裡的糧食多了,豬們的伙食也好了,先是剩餘的飯菜全進了它的肚子,接著就是秋天紅薯熟了的日子,可以讓它放開肚皮吃紅薯長肉膘,可即算是如此,送到食品站去的豬也仍是一百二三十斤,只是餵養的時間短了一些。媽媽會划算,在分田後的第二年開春時就捉了兩隻豬崽,其中一頭在八九月份的時候送售到食品站去了,留下另一頭過年時自己屠宰,大部分「好肉」賣給周圍的老鄉們,少部分豬肉和沒什麼人喜歡吃的豬下水,則讓我們兄妹的肚皮美美地滋潤了一個寒假。記得頭一回殺「過年豬」的時候,爸爸特地借了一杆大杆稱「磅」了一下,說是有兩百來斤淨重呢。可這一回,光看那豬的個頭,論毛重的話,恐怕四百斤都不止,肯定不只是「過年豬」那麼簡單。

帶著一絲驚奇,又帶著一絲疑問,我把豬食盆放進牛欄,馬上跑到媽媽身邊問:「今年怎麼喂了這麼大一頭豬?」

「現在有的是糧食,當然喂得起這麼大的豬啊,」媽媽一句話就堵了我的嘴,看到我仍然有點不太相信的樣子,她又加了一句:「我們家今年喂的這頭豬確實比別人家的大很多,我聽說吃了飼料的豬長得快長得大,便在它拉架子的時候,專門從洞口買了一包飼料回來加在豬食裡喂了一個月,沒想到它真的長到這麼大。」

第一次碰到這麼大一頭豬,雖然聽信了媽媽的說法,我仍然保持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勢頭,把它成長的每一段儘量地還原了出來:

開春捉豬崽的時候,媽媽就把它作為「重點培養對象」,沒有就近選擇周圍院子裡那些「純種」的家養豬崽,而是走到李家渡,找到全公社唯一一家「引進優質公豬交配」的豬場選購了一隻雜交豬崽,當時才滿月,就比普通的豬崽重五六斤,加上價格也比普通豬崽高,媽媽為此多付了十來塊錢呢。

入夏中豬拉架子的時候,媽媽更是「解放思想」,大膽地使用了十裡八鄉還很少有人知道的「專用飼料」,再加上傳統的「紅薯藤拌穀粉」,不僅讓這頭豬的身架比一般的豬大了「一大圈」,而且豬身上的肉也一天天看漲。

秋後,媽媽又將紅薯當成了這頭豬的「主糧」,一邊將紅薯剁碎,摻上碎米、細糠煮上一大鍋,每天喂它兩大盆;另一邊又將紅薯藤整把整把地扔進豬圈,讓它一天二十四小時隨時可以「飯來張口」。

眼看著這頭豬一天天大起來肥起來,整天躺在豬圈裡邊身子都懶得翻一下,剛好我們幾戶人家共養的那頭牛這些日子輪到另一家看管,媽媽看到豬圈和豬比起來似乎小了一點,就把這頭豬趕到了牛欄裡。因為以前養的豬總是喜歡四處亂躥,經常上演「離家出走」的戲法,媽媽每天都會將雜屋的門關好以免它走失。後來看到它完全把牛欄當成一個安樂窩,最多沿著牛欄的四個角散散步,媽媽在白天時便不再關屋門,讓它盡情地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沐浴著溫暖的陽光,一直長到現在的這番模樣。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