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住校的同學們》2014/2/21

花園中學是個大學校,有很多同學平常就住在學校,星期六才回家去。這些住校的同學,大多是初三畢業班的學生,他們集中在三個宿舍裡(兩個男生宿舍一個女生宿舍),與我的交集並不多,但讀初一初二的同學裡,也有一些離家比較遠,還有一些像我這樣隨父隨兄讀書的,同樣得住校,其中以我們48班最多,計有尹紅松、羅永中、盧輝、鄧華玉、王瑞梅及我六人,還有班主任李允照老師的一個侄子(也許是外甥),雖然還是小學生,放學後也經常在教室裡和我們一起玩耍和做作業。這樣,48班的教室永遠是一個熱鬧的地方,留下了我們許多的記憶。

這些同學中,尹紅松是花園公社教育組組長尹大正的小兒子,成績處於班上的中下游,又有點頑劣,雖然他父親是當時學校裡最大的官(教育組管著一個中學和十多個小學,占著中學的幾間房子辦公),孩子們卻不會一味地讓著他,再加上其他幾個同學成績都比他好,經常會結成同盟針對他一個人,比如他的老家是一個叫石巴塘的地方,恰好方圓幾十裡流傳有「石巴塘賣狗崽,不管親戚不親戚,三升米一隻」的笑話,我們都叫他「賣狗崽」的;他曾有一次稱鄧華玉是「沖牯佬」,偏偏我們這些人都算是山溝裡出生的,大家群起而攻,說他是「石牯佬」,暗裡罵他是「石頭裡蹦出來」的,他明知這是罵人的話,卻不明白這句話源於《西遊記》裡孫悟空的出處,只能幹瞪眼。初中畢業後,他就回家當農民了。

盧輝的父親同樣是教育組的領導,他家就住在花園街邊上的盧家山,可他也和我們一樣住在學校裡,聽說是為了更好地學習。他的學習成績還算過得去,一般能夠排到前十名,而且特別刻苦,那些需要死記硬背的課程,他總能夠考個好成績;他的手也很巧,據說能夠自己織毛線衣服,要知道在那個年齡,女孩子會織毛線衣服的都不多,最多會織點毛線手套之類的小玩藝。我們畢業後不久,他的父親就逝世了,他倒是有點因禍得福,因此進入了教師的行列,免去了攻讀中專或者大學的那一段辛苦;不過也正因此,他一直只能做一個小學老師。

羅永中其實是我們當中成績最糟糕的一個,這與他的家庭出身有一定的聯繫,他父親長得牛高馬大,是學校唯一的體育老師,他也比我們幾個都高一個頭,仿佛天生是「四肢比頭腦更發達」的料子,大家有什麼體力活,他總是主動去做,因此和大家的關係都很好,學習上有什麼問題,大家也願意幫助他。不過,他終究不是讀書的材料,初中畢業後和尹紅松一樣回家務農,後來他姐夫做了某所高中的校長,讓他去做了臨時的水電工,如今在縣城開了一個修理、銷售水電器材的小店子,日子過得還算滋潤。

王瑞梅是教導主任的女兒,學習成績在女生中也是數一數二,但48班永遠是男生的天下,她再怎麼努力也很難擠進前十名的行列,她父親為了讓她走捷徑從初中直接考中專,很是費了老大的勁,可終究沒有如願。倒是在我考上大學幾年後,她終於考上了邵陽師專,我在綏寧農行辦公室工作的時候,有次去武陽營業所去支援「代收學費」,她正好分配到綏寧二中(辦在武陽,我們代收學費剛好就在這個學校)實習,老同學算是見了一次面;後來在本地任教沒幾年,她就應聘到廣東一個中學去了。

鄧華玉是我們當中唯一的「非教師子弟」, 她父親好像是綏寧縣農業局的一個領導,家住綏寧與洞口兩縣交界的陳家灣,離學校有十多裡山路,學習成績與王瑞梅不相上下,接人待物方面卻隱隱有一種大家閨秀風度,脾氣好,心性溫柔,又長著一副粉嘟嘟的圓臉,很得一些老師和同學的喜愛。不過因為她是綏寧人,初中畢業前夕就回了綏寧,從此不再有任何消息。

在住校的同學中間,還有一個鶴立雞群的人物,他就是51班的龍運仕,來自整個花園公社最僻遠的泡桐大隊,而且是這個大隊最靠近綏寧的大山腳下,可他的學業成績卻永遠是全年級的第一名,甚至連每一門功課的第一名,也很難被其他的同學得到。在「以成績論英雄」的八十年代初,在「嚮往英雄」的少年時代,我們都用仰慕的眼光看他,也曾想向他學習;只是我生性有點慵懶,怎麼也不能像他那樣刻苦讀書,永遠只能做他的追隨者。初中畢業時,他是全校唯一直接考上中專的學生,在武岡師範讀了四年中專,然後分配到某個小學任教,在幹部制度鬆動後不久,他又通過考試成為一名公安幹警,在洞口縣做到了某個派出所的教導員或所長。不過他的家庭生活好像不太如意,至今仍沒有培育出「學霸二代」來,我在邵陽市農行辦公室工作時,曾和他短暫的聚過一次,他那時正和在邵陽工作的老婆鬧離婚,後來卻斷了聯繫,也不知他到底離婚了沒有,更不知他現在過得怎麼樣。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