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高沙賣薑》2013/8/9

小學二年級放寒假的一個晚上,媽媽告訴我:明天爺爺要去高沙賣薑,你跟著一起去幫忙。

聽到這個消息,我高興得跳了起來。在大人們的聊天中,我知道高沙是全縣最大的集鎮,甚至比縣城還要大還要繁華,聽說滿大街都是人,對於僅僅出過一次遠門、而且去的廟灣是比我們西中公社還偏僻的地方的我來說,這可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第二天,天邊才露出一點點光暈,我就被媽媽叫起了床,去賣薑,要趕在那裏的人上班或者出工前到達,而從我們家到高沙,足足有二十裏路呢,如果起太晚了,等我們趕到高沙的時候,恐怕就錯過了賣姜的最好時段。

迷迷糊糊地跟著爺爺上路了,走不到一裏地,我就徹底地清醒了,時而三蹦兩跳地走在爺爺前面,時而故意碰撞路邊草葉上的露珠,看著它們溜溜地滾下來,待到覺得沒什麼好玩的了,才想起問爺爺:「要我幫你做什麼呢?」

爺爺微微地笑了笑:「當然不會要你幫我挑這個擔子,這一百多斤你也挑不起。你媽怕買姜的人多,我一個人看不過來,別人會偷拿籮筐裏的薑,這個在生產隊是稱了重量的,如果少了要我們家裏賠,所以要你來幫忙照看。但我更想要你幫另外一個忙,你在學校裏不是學了乘法嗎,今天去賣薑,算數的事就由你來,我只管稱秤和收錢。」

聽到爺爺這麼說,我的情緒一下子低落起來,原來不是讓我去玩的,還要算這麼多的數位。

爺爺見我情緒不高,又哄我說:「等賣完姜,爺爺讓你在街上看三本小人書,再幫你買一樣喜歡的東西回來。」

就這樣,爺孫倆一邊說話一邊趕路,二十裏的路程,好像也不怎麼遠,我們很快就看到了通往高沙的一座大橋,爺爺告訴我這座橋叫太平橋,年齡和爺爺差不多,橋下的河就是從我們公社及我們大隊第二生產隊流過來的,叫蓼水河。

跨過太平橋,擺在我們面前的是兩條路,一條是寬敞的柏油馬路,直通前方;一條鋪著鵝卵石,要往右邊拐彎,然後沿著河流往下游走。爺爺選擇的是右拐,他告訴我,這條路雖然難走一些,但要經過豬場街等居民比較多的地方,買薑的人會多一些,也許不用走到街中心,一擔薑就可以全部賣完,然後就可以在街上玩耍了。

爺爺說的果然沒錯,拐彎後才走了幾步,旁邊一個小飯店就打開了門,主人說要買兩斤薑。爺爺拿出桿秤,利索地上好秤砣,那人也挑選好了想買的薑,一稱,二斤二兩,爺爺馬上說:「三毛錢一斤,飆松你算一下,總共多少錢?」這個簡單,我馬上答道:「六角六分!」

開秤之後,買薑的好像事先約好了,一下子圍攏來五六個,爺爺一邊說「慢慢來,不要擠,新鮮的生薑還多著呢,大家都有得買」,一邊不停地稱秤,同時報出重量要我計算價錢,然後收下一張張角票和一個個鋼蹦兒(當時一分兩分五分的錢都是硬幣,孩子們都叫它鋼蹦兒),再讓買主拿走稱好的薑。

一路走來一路賣著,臨近街中心的時候,一擔一百多斤的薑已經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殘了,買薑的人也開始更加仔細地挑選和更加頻繁地抱怨了。爺爺仍舊不慌不忙,看了看快要見底的籮筐,對買薑的人說:「只有這些薑了,這個只要兩毛五一斤了。」

爺爺說起來輕巧,卻苦了我這個算數的,我們才剛剛學到兩位數乘一位數,碰到有斤又有兩的時候,需要算的卻是兩位數乘兩位數,我怎麼算得出來。

爺爺仿佛看出了我的窘迫,又改了下口,說:「那就算兩毛二一斤吧。」同時拉過我,告訴我說:「這個好算,你先按兩毛一斤算,算出幾角幾分,然後再在分數位元上加一個角數位的數就是了,比如,三斤半的薑,按兩毛算是七角錢,再在分數位元上加上七,總數就是七角七分。」

按照爺爺教的方法,我很快掌握了計算的訣竅,薑也很快賣完了。

餘下的時間,爺爺把我帶到一個擺小人書的攤子前,交給攤主三分錢,讓我蹲在旁邊慢慢看,他到街上去買一些東西,因為臨近過年了,必須趁這個機會採辦一些必要的物資回去。

看小人書的時間過得真快,我不久就感到肚子裏咕咕作響,好在爺爺也很快又回到了攤子邊,見我看得也差不多了,就帶我到另外一個小攤子上要了兩碗麵條,爺孫倆一人一碗。看著面碗上那紅紅的油星,聞著那一股無孔不入的香氣,我真恨不得一口把整只碗都吞下去,但孩子的嘴實在是太小了,即使盡了全部的力氣想張開些,一次也只能吃進一點,再加上是第一次對付這種店子裏的麵條,與媽媽煮的可不一樣,我一直吃了近十來分鐘,爺爺都放下碗筷瞧著我呵呵地笑了好一陣子,我才算吃完了這一頓美味的麵條。

回家了,爺爺帶我走的卻是另一條路,過了太平橋後並沒有再走來時的小路,而是沿著柏油馬路走到一個叫線雞窯的地方,在那裏買了兩隻大瓦缸,裝在籮筐裏,再抄山路往回走。

現在想來,當時已滿六十的爺爺,來回四十多裏路,都要挑著一百多斤的擔子,還要看管我這個喜歡蹦蹦跳跳的孫子,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他卻一直保持著一幅笑呵呵的樣子,既讓我滿足了看小人書的願望,又借算數的機會教會了我在學校尚未學到的計算訣竅,真是用心良苦啊。可惜的是,這種和爺爺一起上街的機會,直到我讀大學時爺爺去世,也就只有這麼一次。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