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拜年圈》2013/10/11

小學四年級的那個春節,我像往常一樣早早把假期作業完成了,從大年初一開始,以拜年的名義,陸續去自己院子和外婆、兩個姨媽、兩個姑姑家玩耍。

初一,我們難得地在假期裏起了個早床,天剛剛麻麻亮就打開大門,燃起鞭炮,開始吃一年中的第一個早餐。這餐飯全部由爸爸操作,所有的菜品都必須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準備好,大年初一是不能動刀的;而且灶膛裏必須留好過年的火種,初一的早上只需引火而不能動用火柴或打火機;等到大部分菜已經擺在桌上了,爸爸才叫醒我們三個孩子。仔細想來,為了我們大家的這個新年第一餐,爸爸幾乎是整夜沒睡地忙碌著。或者是睡意仍然朦朧,或者是急著以拜年的名義去院子裏玩耍,雖然桌上罕見地擺出了雞、肉、魚等各種美食,爸爸的廚藝也十分的棒,我們三個孩子都只是淺嘗輒止,放下碗筷後立馬換好鞋子(過年的新衣服媽媽早就準備在床頭,我們一起床就穿上了),跟著爸爸去老院子裏給爺爺奶奶和叔伯嬸子們拜年。

初二,爸媽帶著我們三個去外婆家拜年,兩個舅舅和外婆都住在一起,院子裏其他的外公外婆和舅舅家我們不用專門去拜年,只有碰上時才會怯怯地喊一聲拜年就算完成任務,和外婆他們住在一棟房子裏的大外婆和三外公、三外婆已經去世了,而同樣住在這棟房子裏的表哥表弟們倒不少,和我差不多同年的興男、興義、興朋他們都還沒有出去拜年,大家熱熱鬧鬧地玩了一天。

初三,外婆院子裏的表哥表弟們都出去給他們的外公外婆拜年了,我們也準備轉換戰場,媽媽回家裏去接待前來拜年的親戚,爸爸帶我們去離外婆家只有兩裏路的二姨媽家。二姨媽家孩子多,有比我大兩三歲的表姐美雲,大一歲多的表哥運煌,小幾個月的表妹小雲,還有表弟運勝和小表妹小春,房子也比較大,孩子們在一起玩起來,不知不覺一天就過去了。

初四,隊伍向小姨媽家進發。由於要走十多裏山路,往常我很少去小姨媽家拜年,但這一年我已經滿十歲了,天氣又是難得的晴朗,小姨媽家好像還有一樁很重要的喜事要辦,爸爸便要求我一起去,弟弟妹妹還小,就留在二姨媽家;為了說服我,二姨父也帶上了和我差不多大小的運煌做伴。小姨媽的孩子還小,最大的表妹葉雲都比我小五歲,我和運煌倒是玩得來,可從初二開始已經一起玩了兩天,也覺得有點膩了,我因此老是神不守舍地等著早點吃飯早點回家再去大姑姑家拜年。吃飯的時候,小姨父說晚上院子裏要放電影,留我們看了電影再走,爸爸和二姨父同意我和運煌留下。有了電影的誘惑,我再也不想回家的事了,望著爸爸他們的身影遠遠地消失在山邊,反倒有了一種期盼,盼望天快一點黑。電影是一如既往的抗美援朝,應該是看過很多次的老片子,但我們仍然看得津津有味,並帶著一種滿足感甜甜地進入了夢鄉。

初五,我和運煌兩個結伴回家。從小姨媽家回我家,要先後經過二姨媽家和外婆家,行程有二十來裏,這也是大人們早早幫我規劃好的路線;我和運煌兩個大孩子一邊走路一邊玩鬧,倒也不覺得山路難走。就在離二姨媽家還有一裏左右路程的時候,我們卻不知道什麼原因鬧起了彆扭。剛好看到左邊有一條毛馬路,我想這條路應該就是通往公社所在地李家渡的那一條,會從我就讀的桂花小學附近經過,走這條路也可以回家,不過是多走一些路而已;馬上決定不走過去那條必須從運煌家門前路過的老路,改走這條從來沒有走過的毛馬路。雖然運煌看到我真的生氣了,賠了不少的好話,奈何我主意一定,是八頭牛也拉不回的主兒,很快就挎著一個裝有米花、糖果、臘肉等物的小竹籃走向了這條陌生的路。

帶著一股賭氣,我飛快地移動著自己的腳步,發現這條路仿佛全部在大大小小的山嶺中穿過,偶爾才出現一兩口蓄水的池塘或者一兩棟農民的住房,心裏不禁有點害怕和後悔起來,可始終放不下臉面再回頭走那條平常走的路,只好咬著牙繼續往前走。老天也似乎看到了我的躊躇,走了半個小時左右,我就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地方,這是我們院子去花園街上的必經之路,前些年去小姑姑家走親戚、去爸爸任教的黃土礦公社中學半玩半讀,都曾從這裏經過,離我想像中的桂花小學也就隔著兩三個山頭。可當我看到那連綿起伏好像永遠沒有邊的山頭,想到以前每次都是跟在大人的後面心驚膽戰地路過的情形,怎麼也鼓不起邁步的勇氣,心裏怯怯地想:不走這個山路算了,繼續沿著馬路走吧,應該很快就可以走到李家渡橋頭了,再轉回家的那段路全是大路……

稀稀拉拉的幾棟房子隱隱約約出現在前面,更堅定了我繼續沿馬路走的信心,雖然有些疲憊,早上吃了一點飯,走了快二十裏的大路小路,肚子也有點餓了,但我仍然執著地、緩緩地前行著。經過一棟土磚房子的時候,一條狗的叫聲阻住了我的腳步,也驚動了房子的女主人,看到一個半大的孩子獨自走在馬路上,她在喝退了蠢蠢欲動的狗之後,又用盡可能溫和的語氣問「伢崽這是要往哪裡去啊?」竹山灣是個小地名,我靈光一閃,報出了「九間塘」這個大地名,她立即說:「去九間塘可不能再往前走了,往右邊翻過那幾座山就到了。」看到我還在猶豫,她估計我是一個人不敢走這段山路,或者乾脆就是迷路了,再看到我疲倦和饑餓的樣子,又說:「我們家外甥下午要去海公市,正好順路,你先在這裏吃點東西,到時讓他送你到家門口吧。」我默默地答應了她的好意,隨她進了屋子,坐下說話的中間,才知道她也姓龍,是新屋裏龍世升族伯的妹妹(龍世升當時正在大隊園藝場做事,我爺爺是園藝場的場長),她姐姐的兒子今天來拜年,等下要回海公市(我們家附近的一個小集鎮,屬武岡縣地界,離竹山灣只有六七裏路)。

懷著忐忑的心情,裝著一種並不存在的斯文與親近,我在熱心的族姑家吃了飯,隨著那個很遠很遠的遠房表哥走上了回家的路。他放慢腳步等著有點疲倦的我,又不時地和我說一些話分散有些緊張的心情,很快就穿過了兩座不小的山頭,來到九間塘那九口著名的池塘邊。看到那棵親切的桂花樹和熟悉的校舍,我的心放了下來,告訴他能夠自己走回去了,然後繼續前行。他看到我並沒有走向九間塘院子,馬上又追了過來,詳細地詢問我到底住在哪裡,在他看來,我可能是確實迷路了,可能他也不知道竹山灣這個院子,因此我怎麼也說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也一直默默地跟在我的後面盡著保護的責任,直到在石拱橋邊碰到新屋裏的老二(原諒我,至今仍不知道這位同姓長輩的名字和輩份,只記得他是我們家修房子時主要的泥工師傅),他才相信我的家就在山的另一邊。可他仍然放心不下,堅持拐了一個彎,一直把我送到竹山灣生產隊的曬穀坪,沒等我的父母道一聲謝謝,他又急著趕路回家去了。

望著緩緩接近山邊的太陽,想著明天還要去大姑姑家拜年的喜悅,我發現,自己今年這個拜年的圈子走得有些特別,有些讓人留連與銘記。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