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上學的路》2013/6/28

從我的家到桂花小學,大約有兩華里的路程。

上學了,我們每天都要用自己稚嫩的雙腳去丈量這一條路,春秋天會穿上單薄的布鞋,冬天穿上棉鞋,夏天則是光著腳丫,如果下雨,家庭條件好的同學會穿上雨鞋,像我這樣的,無論春夏秋,只能打赤腳,冬天下雨的話,才能享受十分嬌貴的雨鞋。

就山野小村的條件而言,這條路已經是當時最好的路了,但就是這條最好的路,也充滿了艱險和阻隔。

這條路,可以分為幾段:

第一段是從家裏到龍家院子邊上的水口山,主要是走兩條田坎和穿過古老的龍家院子,是從小就走熟的路,閉著眼睛都能走,除了偶爾有一些垃圾中的雜刺會刺傷或者劃破腳板,可以說是最輕鬆的一段。

第二段是從院子邊上出發,翻越對門山與園藝場中間的山梁,到達古老的清江溪邊,這一段有兩個攔路虎,一是下大雨的時候,龍家院子與山梁之間的田壟會全部被淹,根本看不到路,只能憑記憶趟水而過,特別是過田壟中間的水渠時,當時的橋是兩三根圓木搭成,有時甚至就是一根獨木橋,大家走起來都是心驚膽戰。萬幸的是,幾十年過去了,我的長輩、晚輩加上自己這一輩,有幾十個龍姓子弟走過了這段路,摔在水裏的不少,被水沖走的倒沒有一個。二是院子對門的那道山梁,也不高,但是特別陡峭,零零碎碎地鋪了一些石頭在上面,算不上完全的石板路,因此在下雨下雪的時候總是光溜溜的站不穩腳。我永遠記得在小學一年級的一天,下著大雪,剛好回家的爸爸放心不下,送我過這道山梁,父子倆開始是牽著手慢慢走,後來爸爸看時間不夠,乾脆背上我,讓我提著烤火用的熏籮,想快步通過,卻在山梁上摔了一跤,熏籮摔出老遠,我穿著臃腫的棉衣倒沒什麼事,爸爸卻因護著我摔得口裏都出血了,臉上也掛了花,後來我是怎麼走到學校的,怎麼也想不起了,記憶,已經定格在父子倆摔跤的那一剎那。

第三段是沿清江溪走到洪壩,這段黃泥混著部分碎石的路,可以說是我們上學途中的高速公路,大約有一米來寬,可以盡情地在上面追趕嘻鬧,只要注意別摔到旁邊的小溪裏,即使摔下去也沒關係,只要沒有下大雨,溪水連膝蓋都淹不到,反倒多了一分清涼的樂趣。

第四段有兩種選擇,一是繼續沿清江溪上溯到新屋裏邊上的石山角上過石拱橋走大路進校門,一是直接過洪壩走田間小路到學校側門,我們一般選擇第二種走法,這樣走可以節省三五分鐘的時間。在洪壩這兒,人工修了一個攔河的小壩,將溪水引到另外一個地方去灌溉良田,為了分流,壩沒有建太高,水一大就基本上全淹了,只留下幾塊跳石供大家過去,下面是奔湧的水流,要從一個石墩跳到另一個石墩,雖然只用跳兩三次就到了對岸,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考驗。另一個風險是這個田壟形成的年代比較久遠,有些地方於泥比較深,而我們又喜歡走近路,有時便會把腳陷在泥裏拔不出來,弄髒了衣服倒也罷了,反正大家的衣服都要穿上十天半月才有得換,弄壞了鞋子才是大事,那時候鞋子珍貴,回家鐵定要挨罵挨打的。

這樣一條路,我和夥伴們一口氣走了五年,我的弟妹們甚至要走六年,直到有一天,教育體系出現了很大的變化,桂花小學不再是完全小學,剛開始改成只有一到四年級各一個班,後來我們大隊(這時已經改名為長樂村了)的孩子基本不去上這個學校了,改為直接上鄉里的西中完全小學,走的人越來越少,有些路段已經看不出路來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