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結構化承包》2014/6/6

期中考試上演了「沙場秋點兵」,緊接著便是週末,同學們都回家了,因為爸爸要組織老師閱卷不能回去,我也就留在學校裡四處蹓躂。

週六的傍晚,吃過晚餐,想起正在熱播的電視劇,我早早地趕去李老師家占座位,走進他的房子,電視機還沒有打開,幾個老師正在將上午考試的卷子分成幾遝,準備各自評分,聽說明天中午以前一定要把試卷閱完,將統計好的分數報給學校,不抓緊不行啊。

看到李老師和鄧老師都沒有開電視機的意思,我只能悻悻地走出來,繼續漫無目的地遊蕩。走過李迪根老師房門時,他突然將我叫住了,說:「標松同學,你能不能幫我把這些試卷評改一下?」原來,他的家裡有事要連夜趕回去處理,又怕誤了評試卷的時間,作為二年級的物理老師,原來又教過我們,知道我的物理成績比較好,標準答案也是現成的,以我三年級的水準完全可以幫這個忙,便想讓我代勞。

正愁無事可做的我欣然接受了這個工作,拿過二年級三個班的物理試卷,首先看了一下標準答案,倒也不是太複雜,馬上在李老師的桌子上攤開試卷開始評閱。

我小心翼翼地逐題對照標準答案,特別是後面的計算題,更是把同學所做的每一個步驟都仔細對照,只要與答案上的一致就給該步的全分,即使是類似的話也會給個百分之八十九十的分值,畢竟作為學生,我知道同學們都期望有個高一點的分數好向父母、老師交差。

評閱了十來份試卷後,所有的標準答案幾乎已經爛熟於心,不再需要逐題對照,我評閱的速度馬上快了起來,當我感覺到三大疊一百多份試卷很快就可以看完的時候,同樣四處遊蕩的尹紅松敲響了李老師的窗子,想喊我一起出去玩。

看著桌子上仍然擺得層層疊疊的卷子,想起李老師臨走前的囑咐,我可不敢輕易放下這份額外的工作,可又抵不住玩樂的誘惑,只想找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來。

我首先想到了讓尹紅松也一起來評閱試卷,但馬上又否決了這個辦法,他的學業成績並不理想,即使是評閱二年級的試卷,又有標準答案可以對照,我仍然不敢放心;同時,即使拉上他,憑我們兩個,評閱完這些試卷也得三四個小時,還能剩下多少時間去玩。

猶豫了一會,我做出了最後的決定:請別人一起來評閱這些試卷,不僅僅讓尹紅松上,還要拉上班上在學校沒回家的羅永中、王瑞梅、鄧華玉三個,當然不是每個人均分多少張試卷,而是把評閱試卷的工作分為五大塊,尹紅松評閱選擇題和填空題,羅永中評閱判斷和說明題,王瑞梅和鄧華玉分別評閱分析題和計算題,我則評閱最後兩道「難題」,同時統計總分。

五個人分攤之後,不到一個小時,試卷的評閱工作居然完成了,在大家一起玩耍的時候,我沒有想到,早在十年前的某個地方,就有人在進行這樣一種「結構化承包」的嘗試:

正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資本主義尾巴」已經讓根紅苗正的社員們割了一茬又一茬,可在湖南邵東這個人均只有三四分土地的縣裡,仍然冒出了許多或全民或集體的煤窯來,這些煤窯雖小,大多也是全靠人力挖掘、拖運,但比起沿襲了幾千年小農經濟來,所消耗的人力物力卻不知大了多少倍,在大量吸納吃國家糧或集體糧的勞動力的同時,還面向社會大量採購裝運煤炭的竹拖。

這種竹拖其實十分粗糙,只需把竹子砍下破成粗篾,再簡單地編織成長圓柱形即可,遠不上運仕的父兄編織畚箕那麼複雜。當然,一般人還是不會編織的,我們老家有句流傳幾百年的俗語──「織畚箕、竹籃,只要起好了頭,誰都可以織到天上去」,說的就是編織最難的就在開頭和結尾,不僅沒學過的人織不了,學得不好的匠人,織出來的也很不好看,要麼是形狀不圓不方,要麼是該藏篾頭的地方沒有藏好,經常崩出來劃傷手指。

在邵東的一個小鄉村裡,恰好有這麼一位「四類分子」子弟,因身體原因承受不了劇烈的體力勞動,在十七八歲的時候遠赴幾十裡外產竹子的地方學會了篾工,發現煤窯有這項需要之後,大膽地打起了「資本主義」的算盤:

他先是找到學篾工時的師傅,在當地買了大量的竹子,運回家裡後全部破成粗篾(好像還置辦了一台破篾的機子,應家渡小姑父家也有一台,就是簡單的幾個軸承,用手枘和齒輪帶動),然後請了幾個體弱的人工,教給每人一項編織的手藝,讓他們分別編織底子、身子和蓋子,他自己則將這些編織好的半成品組裝起來,又安上耳子,最後集中送到需要的煤窯裡去。

慢慢地,他教會了更多的人這三種單項技能,乾脆將破好的篾條分給下線拿回家裡編織,過一段時間再集中收回半成品,每件計價五六分錢,組裝後賣給煤窯,每只竹拖可以換回五六角錢,除去材料成本,他本人可以賺到一兩角的樣子。

經過幾年的積累,他又開拓了新的產品,除了竹拖之外,還生產竹籃、籮筐之類,賺的錢也越來越多,可異好景不長,在一九七八年的時候,終於讓一個眼紅的鄰居給告發了,被當時的人民公社以「投機倒把」的罪名關了幾個月,還退賠了上千元「贓款」(當時的一千元錢,可以在農村修建一座高檔的磚瓦房子了)。

當然,在二○○九年我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這位篾工已經創辦了一家資產過百億的跨國公司,我這個旁觀和旁聽者,則從他的描述中,看到了一種經典的商業模式──結構化承包。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