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年輕的老師們》2014/2/14

進入新的學校,首先熟悉起來的,並不是周圍的同學們,而是一個個年輕的老師,他們中有的就是我們的任課老師,有的卻僅僅是因為年輕又每天住在學校裡,我這個跟在爸爸身邊讀書的學生也就漸漸和他們熟絡起來,成了他們的「小朋友」。

這些老師,在近似「百廢待興的」花園中學,因其年輕而充滿活力,而我爸爸作為一校之長,執教的理念有點超出當時的大氣候,鼓勵年輕老師進行教學上的探索和自身素質上的提高是最基本的方略,他們的年輕與活力因此而更加彰顯,也更加吸引我們這些進入中學不久的學生。雖然我在花園中學只是短短的兩年時間,卻在他們有意無意的教導下奠定了人生的基本框架;現在回憶起來,給我留下深刻第一印象的年輕老師,至少有以下這些:

最先接觸的,便是我們48班的班主任李允照老師,嚴格說來,他不是太年輕,應該出生於五十年代末期,可他是我們的班主任,和我們接觸最多,而且他的教育理念雖然更多地趨向于傳統的「嚴師」類型,卻很能抓住學生們的心理特點因材施教,教學效果一直在全校甚至全區(當時幾個公社設為一個區)都名列前茅。他教我們的數學,我清楚地記得,在他的教導下,我可以將一個學期所學的內容從頭到尾慢慢地複述或者默寫出來,其中的定理、定義一個不漏,而且明瞭來龍去脈,知曉應用場合,如果我的數學能夠一直接受這樣的教育,或許人生的路途會截然不同,可惜的是,我只是在他門下讀了初二、初三,高中時代變得有點「只知皮毛不求甚解」。李老師的教學水準得到了大家的公認,可他自己卻僅僅是一個民辦老師的身份,聽說經過多次的「轉公辦」考試都失敗了,我們為他惋惜之餘,也隱隱對這種制度有些不滿;好在我參加工作以後,他終於以「特招」的方式進入了湖南教育學院進修,畢業後不久又轉行到鄉鎮擔任副鄉長之類的領導。

接著,語文老師劉大正帶領我進入了真正的「語言」世界,他出身于中醫世家,可能因此而打下了較深的古文功底,而相對嚴格的師範學校中專教育,又讓他對教育學生有跡可尋,我剛進中學時,學得最好的課程便是語文和數學兩門,他因此常常給我「開小灶」,要求我額外讀一些經典的作品如《古文觀止》之類,並指導我在寫作文的時候使用一些名言、熟語以及相應的修辭手法。劉老師是真正的年輕老師,當時還沒滿二十歲,因為年齡小,一到公開場合講話便會有點臉紅,因此有人戲稱他像個女孩子;雖然他的家就在花園街上,離學校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路程,但他還是住在學校的時候多,好像更願意和我們這些學生及其他年輕老師呆在一起而不回家,也許,他是不怎麼願意去面對那個有「兩個媽媽」的家(他父親是名老中醫,新中國成立前娶了兩房太太),也許,他是真心想和學生及老師們多多相處、鑽研教學。有意思的是,劉老師的姐姐嫁給了李老師,她以一個吃「國家糧」的醫生身份嫁給吃「農村糧」的李老師,在當時也算打破門第之限了。以後幾十年,劉老師一直堅持在教學的第一線,如今已是洞口縣最高學府一中的骨幹語文老師;可以告慰他的是,我雖然在讀書時語文成績差強人意、作文更是起伏不定很少有給他長臉的時候,參加工作以後卻基本上從事著文字工作,還勉強寫了幾本書。

英語這門課雖說在爐子中學學了一年算是完成了啟蒙,但我的成績卻總是只能勉強合格,這樣一種情況下,英語老師楊豔梅的努力便顯得更加突出,她當時已有一個兩歲左右的孩子,愛人遠在岳陽的長嶺煉油廠工作,她帶著孩子就住在我們教室邊上的一間小房子裡,課餘時間很方便向她請教。不過楊老師的教學水準實在不是很拔尖,再加上我對英語的興趣總是怎麼也不提不起來,學業成績並不見得有明顯的提高,勉強能夠達到全班的中上行列便算是超水準發揮了,整個初中階段,唯有一次不知是哪根筋搭錯了,我才進入了全班前十,等到高中階段,我的英語仍然學得不倫不類,高考時很是拖了一些後腿,直到今天,我的英語仍然屬於「啞巴英語中的末流水準」。而楊老師,在我們畢業後不久也離開了花園中學,聽說是調到她愛人的廠子裡去了,從事的也不再是教書育人。

除了任課老師之外,還有幾個年輕的老師也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49班的班主任李冬球。和李老師熟悉起來,除了他經常和我們這幫住校的學生在一起之外,還因為他是隔壁49班的班主任,而且有一個侄子在49班是比較拔尖的同學,我因此經常去49班看一看他們佈置的作業是什麼、講的課程和我們有什麼不同之類。在九十年代中後期,李老師放棄了教師這份職業,開始自主創業,先是做一些倒買倒賣的生意,後是辦起了利用竹木資源加工膠合板的廠子,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老闆。

教初一語文的鄧柏春和曾明子。可能是我對語文比較喜愛,而鄧、曾兩位老師又經常和劉大正老師一起討論教學的緣故,也可能是他們的性子和我比較相投,或者是因為我爸爸支持他們繼續學習攻讀大學課程的原因,這兩位老師在課餘和我在一起的時間很多。鄧老師的家住在南家灣馬路邊,這是我回家和上學經常經過的一個院子,很多時候我往返家裡,都不是和爸爸同行,卻會和他同行一段,偶爾還會到他家裡去蹭一點東西吃;他在後來也改行從政了,現在已經做到洞口縣某個局的局長,聽說群眾口碑很好,只是畢竟半路出道,又沒有過硬的背景與關係,要想再往上走一級恐怕很難了。曾老師是這些年輕老師中最年輕的一個,他家也是中醫世家,與劉大正老師的父親在花園街上坐堂行醫不同,他父親曾德盛先生是洞口縣中醫院著名的醫師,他哥哥據說又是花園公社第一個大學生,很有一些家學淵源,他也特別求上進,相繼攻讀了大專、本科的課程,我後來在洞口一中插班的時候,他就已本科畢業調進一中任初中部老師了;再後來,曾老師又讀了研究生,進入了新華社,一直在北京工作,最近兩年聽說已是中紀委的司級領導,算是我的這些老師中學問最大、官位也最高的一個。

教初一英語的鄧了豔老師。她是一個剛出校門的女孩,活潑好動,還兼著幾個班的音樂課,她住的房間緊靠著楊豔梅老師,裡面有一個我們還不太認識的錄放影機,經常會傳出悅耳的歌聲(有時是機器在唱,有時是鄧老師自己在唱),她的穿著打扮好像很能引領整個花園街上的潮流,有一些五六十歲的老教師頗有微詞,只是因為我爸爸這個做校長的比較開明,她才不曾像某些愛美的師範同學一樣受到排擠與批評。也是在我們畢業不久,她就嫁到北京去了,聽說仍然從事教育工作。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