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水和井》2013/6/7

在不知道自來水是什麼東西之前,我們的生活用水,主要來源於水井。

當時的水井,在農村星羅棋佈,幾乎每個生產隊都有一口,而且往往和池塘伴生在一起。像我們生產隊和隔壁石寶沖,再遠一點的毛粟山、長塘沖,每家院子都有一口供應大家的水井,旁邊還有一個或大或小的池塘。

我看到的這些水井,已經修整得比較規範,用石塊砌的內壁,水泥砂漿混的井沿和井臺,方便全院子幾十號人使用。至於它們原來的模樣,據爺爺奶奶講,其實就是一個個地下水湧出的小口子,村民們把出口周圍的泥沙清理一番,搭幾塊石板,挖一個較大的儲水的坑,就成了井的雛形。直到集體化時代,好像是上面有什麼指示,便清一色地鋪了水泥砂漿的井臺,有些還修了一個像屋項的蓋子,這樣無論下多大的雨,井水也可以保持清澈。

井,一個院子基本上只有一口,用水的卻是各家各戶,儲水的水缸便成了每戶農民必備的器具,大家用的一般是土法燒製的瓦缸,裝滿的話能夠儲備一兩百斤井水以備不時之需,基本上每天大人們都要大清早去水井邊挑一擔水回家再去上生產隊的集體工,一則早上的井水更乾淨一些,二則一旦出集體工了,中間就沒有時間去挑水了,等到晚上收工回家,全身疲憊,天黑路遠,再去挑水可就晚了。用水的高峰期也在晚上,一家人要吃飯洗漱,歸家的家禽和圈養的動物們也需要吃食,需要大量的水。在我們院子裏,最大的水缸是遠房堂伯龍世建家的那一隻,據說傳自清乾隆年間,缸身上的花紋雖然簡單,卻光亮照人,更讓大家羡慕的是,一缸可以裝三四百斤井水,一大家人用一天完全沒問題,如果偷點懶,用兩天也可以做到。不像我們普通的水缸,只能裝那麼多水,一到夏天或者來客人了,挑一次水就不夠用,還得另想辦法。

井水來自地下,當時的農村,也沒有什麼污染,大家便都放心地用。但受水缸容量的限制,人口多的家庭在用水方面還是要講些規矩,比如洗臉,一般是大人洗了之後,小孩就用同一盆水去洗抹一下,再加上小孩力氣小心性野,往往洗得了臉顧不了後腦勺,隨便哪一個孩子,扒拉一下耳朵後面,多是藏汙納垢黑油油的一片。再比如洗衣服,夏天的時候,一般由主婦把衣服帶到井邊,先用池塘裏的水搓洗,最後才用井水漂洗一次,如果有哪個婦人直接用井水洗衣服的話,恐怕全院子的人都會說她閒話的。

其實,水井在我們孩童的記憶裏占著很重的份量,更主要的原因,是它往往和池塘伴生在一起,既是大人們洗衣的場地,更是孩子們洗豬草和遊玩的重要場所。特別是在夏天,孩子們外出扯了老半天的豬草,快天黑的時候不約而同地來到池塘邊清洗其中的泥沙,看到清澈的塘水(那時的池塘,水也是清清的,只比井水差一點點),忍不住便會脫下衣服,赤條條跳下去遊上兩回,既洗去一身的汗和泥,也免了回家再洗澡的麻煩。這個時候,平時對孩子下水遊玩看得很緊的大人們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人多,因為有一些抓緊挑水或洗衣服的大人在,相對還是比較安全的。不過大人一向禁止孩子到井裏去遊玩或者其他時間去井邊,井水是用來吃的,誰都不能污染它;其他時間去井邊,確實不安全,井的四壁十分光滑,一旦掉下去,僅憑自己怎麼也爬不上來,我妹妹小時候就掉進去過一次,幸好晚叔在不遠的自留地裏做活,發現剛剛在井邊的侄女不見了,立馬跑過去,把她從井裏撈了出來。

除了前述的幾乎「官方化」的水井之外,還有一些散落在田野山間的水井,它們有的就是一個泉眼沖洗出一個小坑,有的經過人力稍微的修整,偶爾還會有人在旁邊插一根樹枝,掛一個水勺,它們主要供在外勞作的人們臨時飲用,那時的人沒有現在這麼講究,在外面勞動,上面太陽曬,身上汗水流,再口渴也不會有誰帶一個水壺,只是在附近有泉水湧出的地方,伸出骨節巨大的雙手,捧上一兩捧湊近口角,或急或慢地喝上幾口,比起三伏天吃冰棒來,也毫不遜色。我們小孩子在山上放牛,也有幾個相對固定的喝水地方,像我們與毛粟山院子中間的木沖,那個遠房大舅的瓦場旁邊,就有一個不錯的泉眼,水特別的甜,孩子們都叫它「黃糖井」呢。

時至今日,隨著農村打壓水井的風氣漫開,水井已經幾乎失去了原來的功用,雖然沒有誰去刻意地損壞它,但井水的品質卻在一天天下降,像我們龍家院子和石寶沖,水井已經基本廢棄了,毛粟山和長塘沖院子的水井還在,但飲用的人也廖廖無幾。也許,再過一些時日,這樣的水井,只能在電影和電視裏看到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