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家裡》2017/7/14

高考在前面虎視眈眈,我的時間狠不得一分鐘掰成兩半兒用,緊張的複習把腦袋都快擠爆了,好想休息一下,好想回家一趟。

機會來了,6月17、18日是初中畢業會考的日子,要佔用學校的教室,我有了回家的理由。

17日,我在學校吃過中餐,馬上跑出寢室,跑出校門,一路小跑來到了汽車站,一台從洞口開往綏寧的客車正要出發,我費勁地擠了上去。

車到又蘭,離家還有二十多里路程,我下了車,看看天色還早,去李家渡方向的客車本來就很少(我在三中讀書四年,僅有一回坐上了客車,還是院子裡上層場四叔開的車,讓我從駕駛室鑽進去的),我沒有等車,邁腿便走。

走過四合中學不遠,後面一台小貨車呼嘯而來,我下意識地瞟了一眼,駕駛室裡那個似乎是外婆院子裡的一位遠房表哥,正要揮手攔車,車輪卻壓上了路邊的一灘積水,濺起的泥點鬧了我一臉,待我用手擦去嘴角和眼前的泥跡時,只能看到它的背影了。

沒有了車,我繼續步行,想到家裡或許有好吃的,渾身是勁,不管是眼前的馬路,還是接著翻越的山路和泥濘的田坎,都飛快地被我踩在了腳下。

下午四點左右,我回到了家裡,平常這個時候總是在田野裡忙碌的媽媽居然在家,原來是外婆院子裡有人在水庫裡網到了魚,外婆買了兩條,聽說多吃魚可以讓腦子更聰明,特意送來一條讓三個外孫嘗嘗鮮補補腦。

媽媽和我們兄妹三個竭力留外婆在家住一晚,可外婆放心不下家裡餵的雞鴨,急匆匆地來,又匆匆地回去了。

吃過魚,坐在大門口,看著眼前漸漸濃郁的夜色,體味著媽媽、外婆和弟弟妹妹帶來的絲絲溫情,我忽然覺得小小的山村竟是如此的美,真有點如詩如畫的味兒。前年預考失敗後,我曾在同學面前談及準備與世無爭,在黃土中埋沒自己的一生;當時並沒有感覺到山村竟有如此的詩情畫意,更多的只是逞一時之快;現在不再想在這黃土中靜靜地消磨自己的一生了,卻看到了如此令人銷魂的景致,真有幾分諷刺。可惜的是,我再也達不到「經綸世務者,窺穀忘返」的意境,只好依舊在彷徨的路邊徘徊。

18日中午,天下起了雨,我吃了三大碗米飯,背上書包,撐開一把雨傘,帶著一籃子雞蛋走出了家門。來到李家渡的時候,三岔路口有兩個男子在左右張望,因昨天沒有等車而走得腿發軟,我停下腳步想碰碰運氣。這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卻沒有看到一台車的蹤影;直到那兩個人上了一台拖拉機,我才知道這一個小時算是白等了,只能繼續前行,用自己的腳板一步又一步地丈量起從李家渡到又蘭鎮那二十多里泥濘與砂石各半的山路。

似乎老天也看不過眼,當我緊趕慢跑地走到木橋壩大馬路的時候,剛好一台從花園開往洞口的客車來了,我試著揮了揮手,搭上了這台車。

車一停穩,我便跳了下來,打開雨傘,向前慢慢地走。才走三四步,突然聽到有個聲音在叫「龍飆松」,就在我以為聽錯了的時候,又一聲「癩子」傳來,這是我在三中時的雅號,應該是真的有人在叫我了。掉頭一看,不遠處衛生局大樓的四樓上,正站著好兄弟彭澤權;我們彼此走向對方,在樓道底相遇。

寒暄幾句,我知道他是端午節前一天到家的,因為學校裡已經亂了套,他準備等下期開學的時候再去學校;但他父母生怕學校裡會有什麼變故,要他去學校看一看,因此買好了明天早上去長沙的客車票,計畫後天從長沙坐火車去上海。他沒有去會其他同學的打算,只是當我談到曾廣春在商業大樓實習的時候,頗有興致地約我一起去一趟,並說:「他有好久沒給我寫信了,我有些事情要問問他。」我聽廣春說過想促成澤權和某位女同學的好事,而且去商業大樓正好順路,便欣然成行。路上,澤權向我說了一些上海等地大學生遊行、靜坐的情況,勸我不要隨便參與進去。

「廣春,你看誰來了?」我用一句教科書式的話將澤權引到了廣春的宿舍裡,沒有足夠的椅子,大家便一起坐在床沿上說話。

廣春問澤權前些天在做什麼,現在又準備去做什麼。澤權說要回到學校去,還要在長沙住一個晚上,但現在長沙讀書的幾個同學不一定在學校,恐怕找不到人。廣春說有曾建華、曾崢嶸等,澤權說都不是太熟;又說到劉鐵山,這個104班的小個子澤權倒是比較熟悉,又說他這幾天都不會在長沙。說著,說著,彭澤權笑望著我說「你姐倒是找得到」,我馬上接著說「找她做什麼呢……」

接著澤權的話茬,廣春說:「她拿著龍飆松的信很難受,聽說都哭過幾回了」,霎時我的臉有點兒紅,不得已說了句「我是很愛開玩笑的」。

見氣氛有點冷,澤權轉移了話題,談起今年的高考可能會有一些變化,但萬變不離其宗,只要好好地複習最後半個月,考個好成績,無論出現什麼變故都不怕。他他建議我報考華東師大或者上海海運學院,兄弟倆有個伴;又問我有何打算,其實我何嘗沒有想過這些事,甚至早就在日記裡編排了好多回,但這些八字還沒有一撇的事,我又怎麼好意思在兩位已經跳出農門的同學面前講。

說話的中間,我從家裡帶來的糖果、花生很快吃得乾乾淨淨,廣春又喊我們到食堂吃了飯,再回到宿舍打了幾局字牌,講了一些無關風花雪月的笑話。看看時間已經快八點,我們備回四叔家繼續最後半個月的苦讀,他倆則準備出去散散步,順便去複課班看看以前在三中的同學。下樓梯的時候,廣春問澤權談戀愛了沒有,澤權回說沒有什麼稱心的,看到廣春那句「你和某某怎麼樣?」的話幾乎到了嘴邊卻又咽了回去,我加快了前行的步伐。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