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龍行者《留言與流言》2017/4/7

眼看著很快就是預考和高考了,同窗了三年的男男女女們都有了一種捨不得的感覺,買一本塑膠封皮的筆記本,寫上幾句開篇的話,然後傳送給一個又一個同學,彼此留言,成為三年二期開學不久時風靡全年級的時尚。

和初中畢業時不一樣,我似乎長大了一些;和初中畢業時又一樣,我還是那麼的叛逆和不通世情。或許是想表現自己的「高人一籌」,或許是真的有些戀戀不捨,我幾乎和所有的同學開起了玩笑,從大膽地稱呼一個又一個雅號,到給明裡暗裡的男女同學「配對」……

投之以桃,報之以李,或許是我拉開了一個多米諾魔盒,流言開始和留言一樣飛竄在同學之間,直到,我發現自己的留言本已經寫滿,卻還有一些朦朧的期待,於是,我又去買了第二本,寫下了這樣幾句話:也許是你遲到,也許是我遲到,反正第一本你夠不上了,這第二本紀念冊,但願它更美更好……

幾天後,紀念冊傳回了我的抽屜,裡面只有兩個人筆跡:

你有一張稚氣的臉
仍未脫幼時的娃娃相
你有一副洪亮的嗓子
講起話來還帶有
幾分童音
幾分天真
你淘氣頑皮又可笑
做起惡作劇來
真叫人哭笑不得
你聰明伶俐
膽大機智
真像個小機靈
每當我看到你
就會情不自禁地
想到自己的童年
童年的純淨
童年的幼稚
童年的可愛
童年的樂趣
和你現在一樣
我那時也做過無數美夢
你雖然比我們都小
卻人小志不小
上起課來只有你最活躍
答起問題來卻有理有條
你知道的並不比
我們這些哥哥姐姐少
甚至還要多許多
既然你
是睡獅,就應該猛醒才是
是乳虎,就應該重振虎威
是蛟龍,就應該不斷騰飛

人生並非遊戲,朋友,既然我們已經跨入青春的大門,就應該想想怎樣才能使自己的青春煥放出瑰麗的光彩,就應該正視人生,去迎擊人生的挑戰。

贈友一首小詩:

自古雄才多磨難,從來紈絝少偉男。

小弟弟(請允許我這樣稱呼你),祝你的美夢都變成現實,到那一天,可別忘了告訴姐姐一聲,也來分享你的歡樂。祝你永遠像個「聰明的一休」,祝童心永駐你心中!

看完這一些,不知是哪根筋動了一下,我將這第二本紀念冊打開了「冷宮」,不再傳送給任何同學,只是找到我自己給她的留言,工整地抄寫在下面:

只因一句戲謔話
造成多少麻煩
天命
本是人不可抗拒的
大自然
造就一個頑固的人物
無血肉
更無人情世故
孔夫子的門生
滿口之乎也者
孔乙己的遺風
全附於我的身上
五千年古文明
黃河本是我的母親
長江
是九曲八折的人生之路
路本崎嶇
坎坷不平也有人走
前人踏平了
後人享福
不知創業建業的艱難
很難守一個像樣的業
業績
非一人所創
即使完美的巨人
也會犯錯誤
馬克思主義
教給我們怎樣處世和為人
政治經濟學
教給我們怎樣做生意
共產主義
替我們編繪了一幅美麗的圖畫
為了它
許多人貢獻了自己的生命
人生啊
到處是關卡與陷阱
人們會當心
不讓虎狼吃掉
如岳飛
為了民族空白了少年頭
滿江碧血
把中華這睡獅震醒
我們本不曾相識
可命運偏這麼安排
同學們的戲謔
我寫下幾句玩笑話
同窗三年
本應有深厚友誼
但我卻以上玩鬧
似乎不應該
以你的心胸
大可不必與我生氣
正如一個在任總統
不應該
和一個初出茅廬的競選者
做斤斤計較
原諒
本可化卻世上不少事
只可惜
有許多人並不喜歡原諒人
我本山村草民
無意與
大家閨秀你相比
在即將離別的時候
如果你認為
玩笑有過分的話
可以將
我所寫的撕去
包括前面的
一切

多年以後的今天,第一本紀念冊怎麼也找它不到,這第二本紀念冊,畢業後我同樣將它束之高閣,似乎已經把它忘卻。直到有一天,我一個人在老家閑著沒事,翻開家裡的大書櫥,一邊尋找可看的書籍,一邊整理、清除一些沒用的雜物,居然翻出了它。

撣去厚厚的灰塵,發現這本紀念冊雖然再沒有第二個人的留言,卻也在此後被我用到了1989年考上大學的前夕,陸續摘錄了一些讓自己心動的文章;甚至,弟弟還用後面僅剩的幾頁記錄著:某年月日,某親戚因某事做人禮多少元;又某年月日,某鄰居借碗多少只,借凳子多少條……

最想不到的是,我還記錄下了寫給劉芳魁同學的長篇留言:

希望你我分開後
仍然能夠一起做夢
讓鴻雁為我們傳夢
你做了一個好夢
讓我也分享一份快樂
你做了一個悲傷的夢
由讓我也替你
分擔一部分痛苦
看破紅塵之日
請你告訴我一聲
也許我會與你同去
那極樂世界
若我那時尚無
看破紅塵之意
則請你暫時留步
待到
我也願去之日
不晚
當你與父母強脾氣時
我為你出一個主意
千萬別讓他們心傷
因為他們生養了你
當你與壞人強脾氣時
我為你壯一膽
痛打吧
別心慈手軟
世上就因為有了他們
才有不平之事
也許你我之失意
也是因為
他們這類人的存在
失意
不足以失志
你我都有過失意
望你幫助我
我也幫助你
排除失意的煩惱
將來也許還會有失意
我們還這麼下去
機緣
將我們這一對「孿生」兄弟
聚會在一起
這也許是神的安排
昔日劉關張
也是因為志趣相合
才桃園三結義
他們不求同生
但求共死
我們的志趣是如此
酷似
也來個「三中兩結義」
未嘗不可
我們也不求同生
但求同時看破紅塵
到達極樂世界
看在我們心誠的份上
神會超渡我們成仙
那麼
你所謂入地獄豈不成為空談
不要緊
到那時我們仍然可以
上本請准
同入地獄
同變老黃牛
過去的一千零一夜
我們的夢中
有過多少天方夜談的故事
卻不能完完整整地
將它們融合
編成一個中國的
比天方夜談還要天方夜談的
一千零一夜
現在
分離是不可抗拒的
為了參加預考高考
我們還不能進行這一偉業
但一千零一夜都過去了
又何愁這幾十夜
到畢業後
我們再相聚
用我們所做的夢
譜寫成
一部現代《紅樓夢》
加一部中國《一千零一夜》
屈指一算
即算六十歲成仙
還有十多個
一千零一夜
為了準備預考高考
不能用更多的時間
加上更多的字母
去譜寫友誼之歌
這次小小的
天方夜談
就此結束
以後再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龍行者專欄
開欄的話
2017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