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伏羲氏《年輕真好》2015/9/4

最近在落杉磯的中文書店裡買了本近期的「天下雜誌」。封面點出了主題,叫「我們的時代in our time」。封底是一家瑞士鐘錶的廣告。灰白銀髮,不再年輕但帥氣十足的喬治庫隆尼,穿上黑色短袖圓領恤,騎著摩托車的老帥哥模樣。

再看看裡面的內容。原來「天下」早已不是當年我們看到「天下」剛出道那幾年那個樣了。那時「天下」不但全盤西化,而且一個勁的把美國的半導體和其他高科技知識引到台灣來。甚至連美式的管理策略也全本搬來。我那時正從美國回來台灣新竹科學園區工作。每個月一定從新竹去台北,帶兩本「天下」回來仔細閱讀,藉以保持和外面科技世界的接觸。想想那已經是廿幾年前的事了。

那麼廿年之後又有什麼不同呢?首先全力追求高成長,尤其是尖端科技,像是半導體、高端電子設計等等,還在繼續,但是已經不是主流。相反的,大家終於歇下腳步,來問問自己:「我們日以繼夜的追求尖端科技,在台灣生根茁壯,我們得到了什麼,台灣的老百姓,又得到了什麼?」。少數科技人拿到公司的配股和一般投資人得到科技公司暴漲後的股票,也不過只是一時和短暫的快樂而已。

台灣人,住在台灣的人,最大的幸運是他們擁有一群少數但不是鳳毛麟角的各階層領導人,能夠無私的走在前面。首先「無私」這兩個字就不容易做到。「藏私」是現實的,應該的。「無私」是理想的,書本上的。而站在領導人的高度,做到這點,那就更不容易了。台灣何其有幸!我猜想這是因為幾千年固有的華夏文化孕育而來的。無關省籍、背景,更無論藍綠。

能有全民共享的觀念,在競爭激烈的高科技,甚至工商界都不簡單。究其原因,我覺得是那些走在前面的科技界領導人,除了要發財外,也多多少少有一些使命感。因為大多數的他們是隻身去美(或日或歐)留學。在國外工作了一段時間後才回到台灣學以致用。未必皆有「報效祖國」的胸襟,但想領導群雄的野心是必然的。能發科技財的話當然一毛不少的全要。

其次台灣那時的年輕人和高科技族都是拼命三郎。加班是正常,不加班是反常。廿年前我在台北帶領一批年輕弟兄們,為了要參加世貿館的國際科技展,把我們的產品佈置和測試好,有一個多禮拜,弟兄們帶了睡袋到辦公室來,大家24小時排班趕工。連前台同事也在下班後,自動自發的去熟食店買了快餐回到公司,放在微波爐旁才回家。20年後回憶那一段快慰平生的點點滴滴,依然回味無窮。

再進一步的說明這一期「天下雜誌」上面的例子。大家都知道臺灣最先走上高科技的例子就是宏基的施振榮和他的個人電腦。他在生意上站著腳以後,就看出來,光在台灣只做電腦代工是賺小錢,而須要發展自己的品牌。為了這一個理念,他賠盡了畢生的所有,包括離開自己手創的公司。等他淨身出走,兩手空空,未帶一兵一卒。他再返過身來,沒有埋怨,沒有「鬱卒」(台語消沉的意思)。再度回到台灣的創業叢林,指導著毫無任何淵源,比他兒子還年輕的創業家陳翰林。而他們要做的是餐廳訂位網Eztable。施對陳說:「我希望是你們的肩膀(讓你們)站在上面,一路一路的往前走。」壯哉斯言!

再舉一個例子:39歲來自台灣,現在在新加坡開設世界50大餐館,Restaurant Andre(Andre 是振誠的洋名)被紐約時報大力推薦為「世界上最值得搭飛機去品嚐的十大餐館」的江振誠。他讓和他毫無任何淵源的台灣小伙子陳昱任去他餐館三天,並說:「我不是教你做菜,而是頂尖的格局。」好命的陳昱任,也不是省油的燈。31歲的他,唸的是廣告設計,待過印刷公司,拉過保險,愛做菜。而現在創立綱站「男人廚房1+1」已有上萬名粉絲,分享百道食譜。

在這三天之中,他領悟到的是:原來能讓客人搭飛機老遠飛來吃一頓的原因決不是菜燒得好吃「而已」。陳昱任領悟到他們對於每一個細節都「仔細」到無微不至。舉個例來說,客人到了餐館,在等著上桌時坐在那裡?陳看到中島式櫃檯的佈置,讓每個客人都和服務人員是等距離。這樣可以感受同等被照顧的貼心。

其次,在餐館的正業上,他終於開了眼界。領悟到「江老闆」是怎麼經營的。第一天的課題是「主廚的一天」。江作示範。「沒有捷徑,沒有放鬆的時候,也沒有簡單的方法,就是hard work」。廚房不大,卻擠進來自14個不同國家的員工精彩自轉,也和其他人和諧共轉。做完事,離開位子,下個步驟的人會自動補上。廚房裡幾乎沒有說話聲,只是自然優雅的流動著。江守在出菜口,確認最終作品,手的動作極快(淋上醬料,調整擺盤),眼神銳利的盯著。

第二天的主軸是「Be the guest,世界級的眼光」指的是放空自己先入為主的觀念,以第三者的角度,觀察同一件事的各種不同成功的方式。他們去附近印度區的咖啡店。最奇特的是咖啡店的招牌卻是「再成發五金」五個中國字。江對陳說:「以第三者的態度來看,為什麼客人會來這裡?為什麼他會記得這個地方?」江解釋說:「這個名字沒有殺傷力,平易近人,客人不會有咖啡會不會太貴的猶豫,就會進來探詢。」江點出來「That is the strategy!」這就是他們的策略。回到店裡開始一對一上課。讓所有讀者吃驚的是:他們一同用Google!其實道理很簡單。你怎麼樣讓你的顧客很快的在谷歌上找到你?所以要反其道而行,溯本追源。

最後一天最精彩。主人帶客人去新加坡的藝術科學博物館。他們看到了不朽的達文西特展。想表達的重點只有一個「跳脫框架思考的模式」。重點中的重點是「每個創意的背後都有非常精密的計算」。不但是學生陳昱任,作為萬千讀者之一,我也終於豁然開朗。原來江給我們大家都上了一堂課:沒有天才,沒有運氣,只有無盡的用心和不斷的試煉。謝謝你,江老師!「天下」用了下面這段話來結論江振誠。「一直以身為台灣人而傲,一直想為台灣作點事情,江振誠在繁忙的日程中擠出完整的三天,無私的傾囊相授」。

其他像參加過台灣太陽花學運的青年才俊薛呈懿知道:光「拋頭顱灑熱血」是沒有用的,只有腳踏實地的返鄉服務才行。回到家鄉宜蘭,競選並當選縣議員後,立刻明確表態支持「農地農用」並限縮興建農舍的資格。這種擋人財路的行徑當然引起反彈。但是因為她年輕,才26歲。沒有害怕,沒有負擔,也沒有畏縮。一路向前行。所以她說「把參政當創業,心臟要夠大顆」因為父母都是老師。沒有地方政治淵源,是好處,也是壞處。但是年輕人那裡會去想這些,做了再說。羨慕!

這一期的「天下雜誌」報導了30個類似的案例。我以前看報,報導了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政策,總搞不懂是什麼意思。現在懂了。原來是這樣啊。我們當初在開公司的時候,雖然搞的是高科技,心理打算的卻是舊算盤。老是想著趕快把產品搶在同行前面,把產品做出來,上了市場賣了錢,把股東的錢先還,員工的分紅再給等等的小算盤。而現在卻有這30個個例,一帶一路的為年輕台灣人殺出一條血路來。我深信這30位師傅,肯放下老臉,也一定是因為這30個點子和30個年輕人都優秀出眾。薑是老的辣。這30位師傅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老臉還得四平八穩的擺在那裏啊!您說是吧?

現在知道本文題目的意思了吧?年輕真好。因為你年輕,所以你有前途,所以有人肯在你的身上投資。所以有人肯不怕麻煩,不怕你臉臭臭的囉嗦。但是我們年輕的時候,卻老把這些話當耳邊風。人家一說,我們就恨不得把耳朵摀住,口裡不說,心裡一定嘀咕:「又來了,又來了,說來說去就這幾句話。有本事,你怎麼不自已下來試試。光說有什麼用?」而現在呢?誰還會和你說這些?所以說年輕真好!但是光陰瞬間即過,更會像江水一樣的不回頭。所以再「閒話一句」:您得加緊,不然的話,不出幾年,您可就得參加咱們「年高德劭」的行列了。到那時,誰還會在乎你?所以現在就得加緊。快!不多說了。不然你也開始嫌我囉嗦。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伏羲氏專欄
卷首語
伏羲氏的書
回顧
瞻前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