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伏羲氏《神州之旅》2017/11/03

好友陳君月前來電,稱他們同班同學正準備一次神州之旅。不幸其中一位病故,邀請我們參加來補足名額。他們是前法商學院社會系的同班同學和寶眷。內人和我多年未曾踏足神州,欣然接受。

從落杉磯直飛北京,氣候、語言、服飾、風俗和人情的截然不同,真是奇景。在下機的那一刻,可真像電影裡的「切換」場景一樣。這就是拜現代科技之賜。這是回到祖宗之地的頭一個印象。行前老友之一吹牛說「你如果再晚一兩年去,那時,北京新機場完工便用,全國各地高鐵路線陸續完工,那時你再去,又是另外一番風貌了」。聽他吹的!

北京的故宮博物院和天安門廣場,恐怕是全中國人,不分海內外,至少在屏幕上是再熟悉不過的風景了。我們倒沒有特別留下來「瞻仰」。光是路過就覺得視野相當的遼闊。天子腳下,畢竟是首善之區嘛!「世界人民大團結萬歲!」。語意和口氣都不小。


盧溝曉月。北京郊區的一大景點

北京和附近的景點都去過N次了。回回的感受不同。上次仔細的遊覽就已經有廾年之久。您有過「中年游子回家看看的感覺嗎?」。我不是北方人,也沒有至親好友住在北京。但不知為什麼,每次來時和要離開時,都會有一點點像是「鄉愁」一樣的迷茫?但我去上海或台灣時,卻完全沒有這樣的感受。我猜是不是北京有一種濃濃的「中國味」?是這個似有又無的「中國味」支撐了我下半輩子的「鄉愁」。雖然不是北京人,外人看來也未必有「中國味」。畢竟都離開中國大陸有五十年以上的歲月了。

北京的景點對大部分的讀者來說,都相當熟悉。不用在此重複描述。不如談談個人的觀感。數十年前來時,北京只有一環,現在是六環。這說明不但交通擁擠,而且人多車多房子多。第二個特點:北京是一個非常「政治化」的都市。不是因為北京是中國的首都的關係,而是我相信是「人」。你和任何一個肯和你聊天的人,一聊你就知道,他們都以作為中國人為傲。對於現在的政府和社會都非常有興趣和關心。當然囉!如果對現狀和現況有任何有一點不滿意的地方,他她也「絕對」不會告訴你。因為你畢竟是「外人」。每一個北京人都非常的「愛國」。

第三個是城鄉的差距頗大。北京的一切都是全國第一。這是毫無異議的。我們本來是乘專車經過京津高速公路前往天津的。結果不知道為什麼,高速公路暫時關閉,改走其他路線。我們得以一窺沿途的鄉鎮風光。當然還是一樣的繁榮和熱鬧。但你也可以感受到「計劃趕不上變化」。擁擠和雜亂的地方肯定是有。13億的人擠在一個地方,神仙也難管哬!

清華和北大,聞名於全世界的華人知識份子。感謝主辦單位的貼心,我們這羣來自台灣的「臭老九」(大陸文革時對知識份子的戲稱)得以親訪。兩校對我們這些海外遊子而言,真是驚喜連連。光說清華大學就有40多個院校。絕大多數都有研究所。而且多數是獨門獨院的完整科系。同行中還有一位的親戚,在此擔任院長之職。我們才有機會親聞和目睹,今天中國高等教育的風采。我們、都直接的感受到中國智識份子的傳承。有了他們,我們可以放心,中華文化和科技一定能夠永存於世,並且發掦光大的。

我有一位已過世的大學同班同學,在加拿大拿到博士後,在海外教了幾年書,出版了他那一行的專門著作。曾受聘於北大物理系。從他那兒,我才知道北大清華他們不但得全國的英才而教之。而且也是集全球中國人的頂尖精英來到清華北大做研究。今天親眼目睹兩校的完整科系和規模,我深深相信中華精英在未來,不是「能」而是「一定」在各個領域統領風騷。

北京當地的導遊帶了我們去看免不了的名勝天壇和幾個免不了的皇陵。從現代人的眼光來看,幾位皇上一點都沒有什麼享受。大家都知道康熙雍正乾隆,不但聰明能幹,更重要的是他們都非常努力和用功。個個都想青史留名,永垂千古。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想過:人生最多只有百年。去掉幼時的成長和末年的衰老,你能努力又有幾年?你的領導班子又你爭我奪,如何讓他們都一心為你保江山,你要花費多少的心血?相信他們和我們是一樣。都只能顧到「眼前」。到時就得撤手。白忙一場。我可能比較悲觀一點。

在離開北京前往上海之前,我們還有機會一睹園明園遺址。令我們十分警訝的是參觀人數之多。雖然是週末而且天氣晴朗。但是仍有為數極多的當地居民,尤其大部分都是年輕人,前來「憑弔」。園址遼闊,光是跟著導覽,邊走邊看邊聽,就要近一個小時。數百年之後,我還是不能明瞭;八國聯軍為什麼要火燒園明園?除了証明這些帝國主義的野蠻和師出無名以外,他們和「土匪」有什麼不同?別了,北京!盼望今生,還有機會再來一睹妳別後的風采。也盼望妳「天天天藍」。

幾個小時在中國大陸廣闊的平原上奔馳,高鐵就帶了我們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上海。那個和北京有天地之別的上海。70多年前,我就出生在這裡。沒有想到70多年後,我還能再次的造訪她。唉!人的一生怎麼過得那麼快?花花世界,轉眼之間。就這麼一路「奔馳」到現在,到這兒!

回想起來,近20年前吧,那時候我曾出差到這裡。住在徐匯區交通大學訪客住的博學樓裡。住了一年多。每天早上飯廳裏都有中式早點,還有豆漿,北方人叫豆汁。真是樂不思蜀。還記得那時在餐廳招呼我們的服務員,有個七八歲的小女孩跟著她媽媽在餐廳幫忙。要我教她唱鄧麗君的「恰似你的溫柔」。我問她「妳懂得歌裡面的意思嗎?」她說「不懂。好聽就好」。如今20多年過去了,恐怕早已是幾個孩子的媽吧!世事每每如此。江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在上海期間,我們曾經參觀了孫中山先生的故居。保存得非常完整。後來去了浙江奉化,又參觀了蔣介石的故居。不但保存得好,而且兩地的導覽都非常盡責,導覽的內容也非常客觀公正。沒有一點或一句眨損之詞。海外的讀者千萬不要誤會,以為大陸在高抬國民黨,或中華民國。不!一點也不!他們是把中華民國,當成清朝之後的另外一個朝代。那些都已經過去了!都已經是歷史了。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家作主了,是繼承了滿清,民國和華夏文化的傳承者,當然要對自己的歷史和過去尊重。所以他們看待臺灣,就像孫中山推翻滿清之後一樣的看待清朝遺老。我是這麼看的。就教於大家。

讀者們最近幾年去過寧波嗎?那個浙江的首富之區(或許僅次有馬雲的杭州吧!)恐怕出乎你的想像之外。不但商業鼎盛,連地鐵都有兩條路線了。我們在這裡見証了寧波人的商業頭腦。連一個沒有什麼外商或是外貿的地方,他們也可以「製造」出一個小外灘。雖然那只是一兩條街的酒吧區。他們的商業頭腦和敢於創新的地方,你只有佩服。加油!寧波!搞不好,就是下一個杭州。

杭州,馬雲的發祥地。真是沒話說,就像他的淘來寶,大家在過去的印象中,杭州不過是泛舟的地方,是三潭印月,照照相的好地方。那裡知道才幾年不見,就從一個羞答答的小姑娘,一下子成了大家閨秀。那連綿數十里的高速公路,那沿途新建的高價房,那小區和小區之間的休閒公園,我們這些僑居國外的華人都會覺得非常驚訝。市中心的西湖,更是嫵媚依舊。市政府整理得有模有樣。修整和管理得乾乾淨淨。當地導遊說市政領導,頗具商業頭腦,所有娛樂場所包括西湖,統統不收門票。因此門庭若市。全國各地都來「朝貢」。造成全市和全省經濟繁榮。「藏富於民」的作法,本來就是資本主義的「專長」。共產主義下的杭州市政府領導班子,拿來「活學活用」。佩服!該不會是馬雲教他們的吧?開玩笑的吶!

武夷山,是另外一個驚喜。數年前和朋友來過。不過三四年的光景,卻有著顯著的不同。那時的武夷山,是福建的二級觀光景點,酒店寥寥可數,晚上也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士別三日刮目相看。連張藝謀也來這裡插一腳。我們去看了他的印象大紅袍。終於領悟到:他的印象XXX是怎麼一回事。原來他的重點是「熱鬧」。大部分台上的表演都是動不動幾百人。換場景又都是「電動的」。令觀眾目不暇給。音樂又不冷場。演員在台上的載歌載舞,動作整齊劃一。這就是張藝謀的招牌。到那裡都一個樣!此地還有一個特點。所有的場景統統不動,包括武夷山的天游峯,都打了燈光。反倒是觀眾坐的地方,大約兩千多個位置吧,可以一同旋轉360度(自轉繞一整圈)。

福州是福建的省會,也是先母的家鄉。猜想大家對福州最印象深刻的是福州話。我也非常好奇。為什麼福州話那麼「難懂」?怎麼努力,光要聽懂就那麼困難?更奇怪的是廈門話。福州到廈門,高鐵不過兩站,都屬福建省。福州話和廈門話絕對屬於兩個不同的語言系統。為什麼?難道他們是敵國嗎?世仇嗎?互不通婚嗎?就像台北和高雄,舊金山和落杉磯。如果兩地居民語言不通,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福州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和台北非常相像。我們這次來過的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廈門,都進步得超乎想像。到處都是新的高樓大廈。環城和城內的公路也多半高架。只有福州和台北一樣。是半新舊的高樓和半新舊的市內交通系統。連過街的路人天橋也一樣。福州加油!台北加油!

廈門是大陸的另外一個亮點。或許和台灣同文同種同語之故,總是覺得好像是又去了台灣。尤其那熟悉又親切的閩南語,真是再熟悉不過了。那市區裡的店面招牌,一家接一家。如果不是簡體字,一定以為又回到了台北。什麼叫著「同文同種」?這就是!但是廈門的建設新得多。到處都是新的高樓和公共設施。那綠草如茵的安全島到處都有。他們為了綠化廈門所作的努力,你我可以有目共賭。不像台北那樣,東一塊,西一塊的。小家子氣得多。台北人可別生氣。我只是恨鐵不成鋼。

旅途的最後一個景點是金門。1960我大學畢業,分發到金門前線去服預備軍官役一年。57年後再度登上金門島。那耀眼的陽光,那蔚藍的晴空,那岸邊細細的海砂,那略帶鹼味的空氣,甚至那些殘缺的碉堡,都一一的再次來到眼前。哬!56年的時光,我那一去不復返的青春,我的戰友,我們的連長,那一同蹲在地上,一同吃著臉盆裡盛著的菜肴的戰友們,你們都到那兒去了?冷靜下來就會知道,我們都一齊老了57歲。願上天庇佑大家健康快樂,都能安享我們這後半輩子的餘生。

如果去電影院看電影。看到“The End ”的時候,我們就知道,該站起來回家了。天下那有不散的筵席?在橫跨太平洋十幾小時的路程中,這次的旅程和往事不斷的「倒片中」。這輩子「值」了嗎?肯定「值」。不是因為你有多偉大,而是因為你只有這「一」回!朋友,千萬保重。後會有期!再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伏羲氏專欄
卷首語
伏羲氏的書
回顧
瞻前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