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伏羲氏《異中求同》2014/3/14

在許多談判的過程中,為了求得實質上的進展,雙方都會說希望能存異求同,並且最後能在異中求同下達成拹議。其實我們人生的旅程中何嘗不是如此。

最明顯而且大家耳焉能熟的就是台海兩岸之間的各種談判了。譬如說辜汪會談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就是天才般的發明。猜想號稱中國通的季幸吉也未必能發明出來。想想看,幾十年前的國共形勢。談判的雙方,背負了多少的壓力包袱,誰也擔當不起喪權辱「國」的帽子。辜汪兩人的氣度和智慧令人折服。

因為不是每一位讀者都是對當時的台海兩岸的時事背景有興趣或熟悉,所以上段的故事要在這裡說明一下:原來台灣和大陸都各自認為自己才是正統和代表中國。大陸認為中國的歷史和正統是從黃帝起歷經三國、漢、隋、唐、宋、元、明、清、民國,到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所謂的中華民國,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號,毛澤東站在天安門上,用他那特有的湖南口音宣稱「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今天成立了!」那一刻起,走入歷史,不復存在。而在台灣的政府和人民則認為孫中山先生手創的中華民國,不但代表中國,一脈相傳的到了今天,而且也已經延續103年,至今仍在台灣地區自由的樂活著。

有著這樣鮮明的分岐,辜汪兩人如何異中求同呢?原來他們先求「同」。雙方都同意的是一個中國。當然各人心裡想的中國其定義不同。但是雙方都同意只有「一個」中國。這就是求同裡面的「同」。問題來了,因為各自定義的「中國」談不攏來,如果各自堅持自己是對的,那麼談判就破裂。這時倆人同意用「各自表述」來一語帶過。看起來好像是和稀泥,上海話叫「搗漿糊」蒙混過關,其實不然。

相信他們倆人心裡想的和你我想的一樣。他們兩人背負的使命是一樣的。那就是要談判成功簽約,雙方可以在共識下,沒有敵意的繼續往來和延續雙方的經貿關係,為他日長治久安打下基礎。至於是否能夠真正的統一,相信在那時,沒有任何一個人,包括毛主席在內,有那樣的信心。所以「各自表述」應該是在這個思維下的合理產物。

講了半天,想說的重點是,從天下再大的事到身邊再小的事,如果有了過不了的「坎」,其實都可以在「存異求同」或者「異中求同」中和諧的得到合理的解決。而不是非要弄得你死我活,兩敗俱傷,魚死網破不可。

在日常生活中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夫妻關係。電視上最常見的台辭不就是男女主角之一說的:「這日子沒法過了!」真是這樣嗎?真的沒法過了嗎?是其中一方有外遇?是生活費的分配意見分岐?是對管教小孩的看法不一?還是有說不出口,不足為外人道的難處?其實沒有人會看輕這些問題的嚴肅性和嚴重性。所以說它是「坎」。既然是坎就得跨,而不能視若無睹的假設它不存在,繼續走下去,否則不就摔了嗎?

那麼要如何跨這一步呢?這可是大學問了。跨小了,不痛不癢,問題依然存在。耗時費神,長期冷戰下去也不是辦法。跨大了,當場下不了台,又打又鬧的,鄰居街坊,在一旁看熱鬧,這以後還要不要做人?所以此情此景,得向辜汪兩老學習。要「異中求同,共存共生」。

在家居生活中最容易引起紛爭的就是生活費用的支配問題。我們就拿它來當作題材好了。先生認為錢是我辛苦掙來的,而且掙得最多,所以我有第一順位的支配權。太太認為我也上班掙錢,雖然沒有你那麼多,但你一回家就啥也不管,我還要做所有的家事,還要節流。省這省那的,貢獻絕對不比你少,何況還要顧老顧小的,我才是第一順位,我說了算!請問如果你是他們的父母,他們來到你面前告狀,你怎麼說?

答案其實簡單,就是「個性決定命運」。怕事的人就會說:「這是你們夫妻間的事,自己去擺平,別來煩我」。惟恐天下不亂的,就會各打五十大板,然後按照自己的喜惡,胡亂發配充軍。心眼小格局不大的,就胳膊向內彎,向著自家人。但是您,皇上聖明,要怎麼做怎麼說,才會讓兩照心服口服,下回不會再來煩您呢?

按照「辜汪」的說法是先去找到「同」再去解決「異」。我們來試試看。「同」的部份就是大家都要把薪水拿出來,雙方同意非花不可的,譬如房貸、車貸、交通費、買菜錢、孝敬父母的零用錢、水電瓦斯錢、小朋友補習費等等都是公款,放在聯合帳戶裡,齊進同出。這個項目應該在結婚後不久,經過各種慘痛的冷熱戰役之後就該擺平了罷。所以不在本討論之列。當然如果現在還在討價還價,想亡羊補牢是晚了點,但未嘗不可。

那麼「異」的部分怎麼辦呢?其實你想想,無形之中,要爭論的部分已經縮小了許多,而且範圍明確。一方面可以就事論事,再方面因為範圍明確,容易拿出來互相交流和交換。如果夫妻兩人都是上道和成熟的,也多半肯說「那這樣好了,公款中拿出若干出來,每人分若干給自己來花,不用報公帳」。所謂「明」的私房錢。

實際情況當然不是這樣單純。這中間牽連到許多其他的人為因素。所謂「人為」是指因個人的性格習慣和做事的方式而異。其實只要講開了,一般都比較能夠「看在夫妻情份和緣份上」妥協的。怕的是「暗槓」。那要命的,藏私的,「暗」的,私房錢,可以說一切禍首的根源。如果知道了或者查出了,要如何解決,可是具有極端的高難度和要有超人的智慧才行。辜汪兩人也不見得能勝任愉快的。

那麼要如何應用剛才說的存異技巧來解決這兩造的爭端呢?一般談判的技巧是先確定雙方的要求成立與否?譬如說先生認為我每兩個禮拜都要和同事去餐館聚餐。每一個月都要去和同學去打高爾夫球等等。太太說那好!我每兩個月要添置一套衣服,每個月固定和姐妹淘,現在叫「閨祕」的,一同去吃大餐。雙方都承認那是應該花的時間和金錢,所以互相承認。劃出時間和金錢來。這中間當然有同意和不同意的地方。但是你想想如果都攤在桌面上來,不就都好談多了嗎?這英文叫「give and take」。中文叫什麼來著的?不就是「存異求同」嘛!

比較講究的讀者可能會很失望的認為這沒什麼嚒!不就是老生常談嗎?「牛肉」在那裡?其實你如果能平靜的想想看,只有平常,平淡,平凡的生活才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夫妻生活,家庭生活尤其如此。世間多少事都是因為好強,愛現和貪念而引起的。辜汪兩老不就是一個現成的例子。他們其中有任何一人起了一點貪念,一心求全,想佔一點實質上的便宜,以求青史留名或者回去邀功的話,辜汪會談一定破裂。青史可鑑,何須多言。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伏羲氏專欄
卷首語
伏羲氏的書
回顧
瞻前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