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伏羲氏《海峽兩岸風情畫》2015/6/26

最近和朋友去台灣和福建旅遊。旅途中用相機記錄了個人的所見所聞。以下為所見部分的圖片及說明。頭一個印象深刻的是餐館飲食,已經開始講究營養清淡,而不全是大魚大肉了。



不但如此,無論大城小鎮,到處都有可口和生的各種餐館,來滿足顧客們的需求。像我們去了台灣中部的南投小鎮。大街小巷也都有各種餐廳。下面這張是他們的北方麵食的廣告。



在台北,那個什麼都是領先台灣各地指標的地方,更容易感受到台灣的努力和與世界接軌的地方。從街頭的時尚,商店的櫃窗,甚至路上行人的穿著,你也一定會查覺出來的。然而,也有一些商店,用他們特殊的方式,保護傳統的固有文化,像下面在台北市衡陽路某個著名茶店內的掛字。



誠品書店,大家都知道是個人文粹集而且24小時營業的地方,聞名海內外。值得欣賞的是他孤芳自賞,而能利用商業頭腦把文化資產推廣。光在台北市,就在各個熱鬧地方開了分店,像台北車站捷運站內開了分店。



在各個商家內,你也可以感覺到他們對於商品和務的推銷和包裝都在用心。連店內天花板上的照明和裝飾也不放過。一個成熟繁榮的商業社區和文明,理應如此。同樣地,我們也看到許多商業建築,利用公用的空間,安排了貼心的對小朋友的服務。像在下面走廊上的幻影區。



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區,對於空間的利用已經到了極致。要保持綠化,又要量利用有的空間來做停車地,我們都會批評政府的不是,但一定也有在努力的公務員。看看下面的圖片。



最近在台灣媒體吵得沸沸揚揚的台北大巨蛋,三生有幸,得以從旁親眼見到,而且是從誠品書店二樓「隔岸觀火」。平心而論,在旁邊親自繞了半圈。現場的氣氛是可以明顯感受到:巨蛋果然「巨大」而四週的疏散人流的空間也的確「明顯」的十分擁擠。如此鮮明的對比和常識,還要媒體來報導?那些負責的人幹什麼去了?這也難怪媒體的「猛」追和人人喊打。



大家都知道林懷民把雲門搬到淡水,成立了新的場地,有了自己的家。一個對冷門藝術的專心和始終如一的態度真令人敬佩。這些年來,從一個初創天下大無畏的開疆闢土,到了中年還在積極的為雲門找一個永久的家。為自己的理想,一生只為一件事奮鬥,真是幸運和幸福。



圓山飯店,在以前是權貴的象徵,兩蔣時代,門禁森嚴,閒雜人等那能隨便進來?現在時代不同了。朋友請我們進去小聚。看到「大陸客」三五成群的進來shopping。真有時空錯亂的感覺。蔣公地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時代的巨輪不停的往前奔馳,是誰也檔不住的事實!



橫貫公路,來了N次,次次不同。風景當然一樣,不同的是心情和感觸。所以才有見山是不是山,見水是不是水的爭議。就像來橫貫公路照相一樣:年輕或者第一次來,一定是在公路入口的牌樓下,站在中間來個全身照,証明自己來過橫貫公路。中年時再來,就不會站在牌樓下照,而是站在驚險的山崖下,或者急喘的急流邊照。現在呢?尋找有象徵意義的景象,而不再拘泥於圖面,下面這張就是我的嘗試。請指教,謝謝。



池上?那個生產全台灣品質最好「池上米」的地方,聞名已久,倒不是在找金城武拍廣告的地方,而是想知道池上米為什麼全台聞名?是因為池上土質水質都好?還是老天爺看上池上人固守家園的厚道而賜賞給他們?答案是兩者皆是。我們沒有機會接觸到當地人,但是導遊帶了我們去見地陪,見到100%的池上人,才知道上天沒有錯愛他們和他們的土地。更賜福給他們「池上米」。當絕大部分的農民為了生計慢慢脫離了農民的根本,種田,而改去種植經濟產品諸如水果時,只有池上和附近四處的農民仍然在種稻。看到到處綠油油,排列整齊的稻禾時,一種單純的幸福感油然而生。願上天賜福給這些純樸的池上農友們,年年風調雨順,滿載而歸。



說起台南,大家都知道是個頗有內涵的南部大城。今天是星期六,我們來到安平古堡的鬧區,本地人扶老攜幼來此逛街消費。好一幅歌舞昇平的太平盛世景象。連法輪功就在路邊擺攤。台灣人民的厚道和寬容,令人印象深刻。大家和睦相處,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說起保守的台南。筆者50年前來成大唸書就去了度小月小吃店。50年後三生有幸,再度光臨。雖說已傳到第三代。但是口味和店風一如50年前。真是了不起。佩服!佩服!



同在臺南的是我的母校,成功大學,就在我們投宿的隔壁,才走了十分鐘就看到了闊別近60年的母校。人生只有一個60年。「菁菁校樹,棲棲庭草,欣沾化雨如膏……」懷念的不只是那半輩子前的同窗和教導我的老師,更是我那再天真無邪的青春年少。母校比我就讀時大了十倍都不止。欣喜之餘,只有那一點點的哀愁就是:唯一還能夠認得的,就是這個白色的老牌樓了。



羅大佑的「鹿港小鎮」大家都聽過吧。我們去了鹿港,還碰到了媽祖生日後第二個週末的「拜拜」。雖然大部分的人來是因為週末,帶了小朋友來看熱鬧,但是傳統的人們,仍然不忘記對神明的敬祈。東方式對大自然的奧祕,用他們自己的方式來表達,是令人感動的。

清境農場,聞名已久,今天終於來到。一上了山,就在虛無飄渺,似有若無的雲海中「我來了!」我們馬不停蹄的,在次日3:35am 的morning call中,趕著去看合歡山的日出。看過日出的人都知道能夠拍攝日出的時間不到一分鐘。所以只有日出前的十分鐘是拍日出的黃金十分鐘。



日月潭是中外聞名的台灣名勝。千呼萬喚終於在萬分期待之中來到眼前。頭一個印象深刻的是大陸遊客之多,已到驚人的地步。下圖是在環湖遊艇回到碼頭的情況。不是週末不是假日,請問何來數以百計的遊客下船?而且操大陸口音的比比皆是。我沒有一點排斥大陸遊客的意思,但是形勢比人強,台灣還是拒絕承認對岸的強勢,和不理會因應之道。如果還在一味的,認為可以關起門來做皇帝,最後吃虧不還是自己嗎?連小孩子都看得出來的事,為什麼都還假裝不存在呢?



好了,還是來談談輕鬆愉快的事吧。日月潭湖光山色,還真是令人難忘。這些年來,到日月潭的次數不算少。到世界各地去旅遊的地方也不少。不知道為什麼只有日月潭,讓我覺得只是她才是當得上「湖光山色」四個字。西湖有水,黃山有山,只有日月潭「有山有水,好山好水」。你一定會說我有偏見,我承認。我是喜歡日月潭,我是有偏見。人生能有好友,在風景優美的湖邊小聚,無拘無束,快慰平生,夫復何求?



終於要回臺北,結束台灣這一段的旅程。旅行社安排台北之行太美妙和含意極深。那就是去鼎泰豐和故宮博物院。天哪!我們就剩下這兩樣拿得出去的東西嗎?我知道我是愛之深,責之切。我也知道我沒有任何權利來作任何批評。我有點像嫁出去的女兒回來娘家。因為我的大半生都在洋的那一邊成長。你如果是嫁出去的女兒回來娘家,妳就會了解我的心情。當然我還是非常興的看到爸媽身體仍然硬朗,弟妹們也很爭氣。但是我已經不是家裡的大女兒,而是潑出去的水了。

在行將結束台灣之行時,應朋友之邀,前往台中作短短的兩天之遊。對於台中的初步感覺是他們的努力你可以感覺到,而且民風的純樸依然如舊。我「落伍」的印象總以為在鄉下和小鎮人們一定都用自己的母語來教導。但是我錯了。在大街小巷,像是在路邊攤上,父母帶了幼小的女來吃小吃,都用普通話來溝通。這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而且他們對於自然環境的保護和創意,像對溼地的維護等等,頗為敬佩。媒體朋友們,也該多報導一些正面的訊息吧!政治惡鬥,畢竟只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一小部份而已。不論在那,人和人心都是向善和諧的。



在朋友的邀約下,我們一行人去了廈門。飛機在煙雨濛濛中降落在廈門機場。廈門給我們頭一個印象是「有和台灣不同嗎?」。無論言語,氣候,建築物,都非常相似。甚至商店,街景都和台灣的大街小巷一樣。要不是招牌上面的文字是簡體字,還以為又回到了台灣。



閩南和台灣在許多方面有許許多多的共同點。媽祖是一個共同的範例。大家都知道她自小聰慧有愛心,卻在年僅廿八歲時歸天,生前愛心助人,活人無數。在廈門附近的湄公島有她的廟宇。傳統上每年都有兩岸的香火隊往返交流。這才是兩岸真正自動自發的交流活動!



集美大學位於廈門市郊的集美區。學生近五萬人,早年由旅居星馬華僑領袖陳嘉庚先生傾其一生打拼所得財富,回國投資創辦集美學村和廈門大學,而集美大學即是在當年的集美學村的五所學院組建而成,廈門大學如今也成為國內重點大學。兩所大學均在海內外享負盛名。華人能有此遠見,無私的造福地方,我們只有佩服和感激。



大家都知道武夷山出茶和獨特的風光。也知道武夷山的茶種裡面最有名的是大紅袍。沒有喝過大紅袍,但是其他不知名的茶,只覺得清香潤喉,令人難忘。原來茶還有這樣的好處。倒是武夷山的山景更令人難忘。原來山在而在「奇」。閩北地區因為多雨,樹林密佈滿山,而且又有許多巨大的岩石,遍佈滿山。老天爺賞臉,多雨成的河流,沿著巨石蜿蜒而過,就形成了武夷山麓最奇特的風光。



到了廈門沒有去過鼓浪嶼,好像沒有去過廈門。但卻是此行最失望的地方,所以留到最後才說。以前去過鼓浪嶼,還常常在媒體上看到。更常常到「鼓浪嶼之歌」的曲子。江山依舊在,只是全給商業化和過多的遊客破壞了她原有的嫵媚。每半小時一班的交通船,載了幾百名遊客登陸。每條街,每個路口擠滿了攤販,讓你只想逃回廈門。勉強照了一張照片,算是給大家一個交代。當然不是一無是處。像鋼琴博物館和海邊的風光,依然吸引了許多的遊客駐足觀賞。



在回程的長途飛行中,有十幾個小時的回憶和反思。感觸良多。先從近處說起。眼前看得到的,就是兩岸因為同文同種,歷史淵源以及經濟互補,和地緣關係,彼此之間的互動,有其必要性。如果現狀不變,相互的共存和依賴就有其必要。這不是一個「台灣獨立」或「一國兩治」政治口號所能取代的。我們當然知道兩岸領導人的用心良苦。大的怕小的亂跑,面子掛不住。小的怕一不小心吃了虧,上了大的當。

另外一個因素就是古語說的「衣食足而後知榮辱」。當我們生活不成問題以後,自自然然的,對衣食以外的東西,就開始追求和講究了。生活的品質,因為兩岸同文同種,追求的方向和步驟都大致雷同。所以兩岸居民共同追求的是一致的。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有一位從上海來的朋友,看到台北捷運(地鐵)的乘客,在站台上的乘客,都能自動的站在靠右邊上下,讓要趕車的乘客靠左邊來儘速上下,而羨慕不已。而且車上的博愛座(禮讓婦孺的保留位子)沒有成年人搶著坐,更讓他感慨萬分。

在本文結束之際,選了這張照片來結尾。拍攝的地點是從鼓浪嶼回廈門的渡輪上。兩個年輕人凝望著對岸廈門的樓大廈,盤算著他們的夢想和未來。但願我們都能助他們一臂之力。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伏羲氏專欄
卷首語
伏羲氏的書
回顧
瞻前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