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伏羲氏《攝影中悟出來的快樂》2015/7/10

先父生前非常喜歡攝影。晚年病末在家調養時,看我初學攝影的成績,一反往前的嚴肅表情,慈祥的說:「還可以,還可以。慢慢的揣摸。慢慢來。」那是六十年前臨走的遺言。言猶在耳,六十年後,往事歷歷在目,江山依舊在,而人事已非。一個人常常拿起相機,到處亂拍一通。回家後,又亂刪一把。

前一陣子,北京故宮博物院圖書館有一特展,是把故宮現有的照片,整理出來,開一特展。當年的慈禧太后特喜歡照相,還特別把自己打扮成觀音,照相留念。可見人不分貴賤,地不分中外,大家都喜歡留下「記錄」,給自己和他人,日後還能「記得」。這應該是照相的原動力吧。

攝影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把你認為「美」的,和值得以後回味的情景保存起來,留待他日追憶之用。結婚照片就是最好的証明。現在的人,尤其年輕人,結婚沒照婚紗照,等於沒有結婚。另外一個僅次於婚禮紗照的就是旅遊時留下在風景區照片。現在照相非常普遍,人手一機。到了風景區,免不了多拍幾張。下面這張是從挪威峽江的岸邊高山上拍攝的。



後來照相愈來愈精細,分工愈來愈明顯,就有各式各樣的分類。基本上可分為專業和業餘的兩大類。專業的又多半是為商業服務,水平自然高。但是一沾到商業氣息,想討論和欣賞的氣氛就沒了。大多數的業餘,是逢年過節,或者全家出遊,才來個團體照。看的人唯一的興趣是「我在那兒?怎麼沒拍得更漂亮一點?看起來,好沒精神嗬!怎麼把我照的那麼老!醜死了,真見不得人!」。其實心裡還是「挺樂」的。就是謙虛了點。最最常見的業餘照相,就是給子孫在小的時候拍照留念。天下父母心,誰不想乘兒女還小時給他們留個影,等他長大了給他看看,當然也給自己老的時候看看。下面這張是我妹妹女兒和她兒子的居家照片。看得出來天倫之樂。「有子萬事足」不就是這個意思?



我自已比較喜歡的是在史坦福大學大門前照的這張。因為前前後後十幾廿年去了N次(太太曾在那裡上班,好友在那裡當教授的緣故)。就是沒在那裡唸書,也沒在那裡做過事。但是對「史大」的一切都景仰和崇敬。尤其是史大的創辦人,Stanford,因為老年痛失愛子,為了記念和懷念,倆老跑到舊金山南面創立了記念教堂和大學。而今成為名列前茅聞名於世的大學。倆老地下有知,也可釋懷了。



在攝影的過程中還領悟到一點就是「瞬間就是永恆」。我們看到的照片都是攝影者,把他看到的,也是他認為最值得攝取的那一瞬間,捕捉下來,作為「永恆」。存留下來,和大家同享。為了這一瞬間,他花了他所有的心血,經驗,和無盡的「等待」。更別說他以前的等待,時間和金錢,才積累成今天的「經驗」。你也許會問:「這些人傻不傻呀?不就是一張相片吧?」。世界上傻的事多了!何止攝影?這個世界,也就是因為這些傻人,花了許多心血,做了這許多傻事,這個世界才能更美好,更完善,不是嗎?

另外一個領悟,就是任何一個「美好」的產品,在沒有出廠以前都是萬分的「不美好」。再拿那張史坦福大門前的相片做例子。在照這張以前,我試過許多地方。從大門口到門口的花園,從鐘樓到教堂,從長廊到教堂前的小庭院。照了N張,選了又選,才挑出這張。就是這張,又在電腦上剪接,調整明暗度等等後置作業(以前叫暗房作業,現在沒暗房了,都在電腦上用軟件操作)。才出了這張,呈現給大家。不是在這裡「邀功」,而是說「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話是「硬道理」。是我們中國人幾千年的智慧結晶。

回答大家一個悶在心裡的問題「既然那麼不美好,那麼痛苦,為什麼還要拍(攝影)?」。答案是大家猜也猜想到。就像孫中山一樣「為什麼不在香港或廣州好好的掛牌行醫,偏偏要去鬧革命?」。照相沒有像革命那樣有崇高的理想,但對它的固執和熱衷是一樣的。進去了的人,一點就通。外面還沒進去的人就難說了



世界是美好的,人生是短促的,我們不就像一個小朋友,走進了花花世界。看到了這形形色色的萬花筒。有好有壞,有美有醜,有善有惡。再過一會兒,我們就會變成老太太老先生了。而且大家都「同步」。一個也少不了。所以呀!為什麼不挑一個輕鬆一點的擔子走。那就是在何前走的路程中,別忘了多看看沿路上那些美好的人,事和物。「照相」就是幫助你達到這個「目的」的方法之一。寧不信乎?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伏羲氏專欄
卷首語
伏羲氏的書
回顧
瞻前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