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伏羲氏《亦師亦友柯如甦》2013/3/29

寫記憶親友的文章有好處與壞處。好處是可以借鏡修身養性,可以抒展情懷。壞處是讀者多半不識此人,閱讀的動機不大。說白了,看的人少。而肯刊登的主編更少,除非寫的是明星八卦或者名人穩私。另外一個寫記憶親友文章的風險是,不容易知人知面又知心。尤其他本人如果還在世,更不知道他將來的我,會不會與他現在的我劃清界線。

寫我的朋友柯如甦風險較少,因為他已不在人世了,而且走了將近十年了。可以說該蓋棺論定了。除了幹我們這一行,風險性高科技創業投資族,外界的人鮮少有知道他的。所以比較容易從我的主觀來描述他。這樣讀者也可以把他當作虛擬的人物看,風險少些。

他小時隨父母從大陸來台,在台灣長大,套一句大陸的定義,他是臺灣人。從小成績優秀,腦筋靈活,活動力強,野心也大。所以是師大附中,台大機械和加州理工學院博士的出身。這種人多半不肯替別人多打一天工。所以做了一年事,馬上開起公司來。他先替美國軍方接一些科學分析的工程。四五年之間,慢慢累積到了一個四五十位科技人才的規模。

這時他靜極思動,動腦筋去台灣,幫政府引進留美科技人材,回到台灣新竹的科學園區去開公司設廠。我就在那時認識他的。那時我在加州舊金山灣區一家做國防工程的民營公司擔任工程部門經理的職務。我們彼此並不認識,不是同學,不是同鄉,不是同事,也沒有共同認得的朋友。卻在一家小旅館內第一次見面,談了不到兩個小時他就要聘請我去新竹,幫他去科學園區主持一家公司。小說裡可以寫成是緣份,吹起牛來,也可以說他藝高人膽大。但面對殘酷的現實,換成你我,你會嗎?我不會,也不敢。

等我上了賊船,去了新竹走馬上任了,才對他有了進一步的瞭解。原來他老兄可真不是省油的燈。是我大意和小看了他。他早就做足了home work。他是一個非常勤勞,還不只勤快,和觀察敏銳的人。而形之於外的,反倒是他的「柯式」輕鬆和幽默。所以一般人比較容易忽略了他那精明幹練的一面。

一個事業成功的生意人,尤其在留美高科技想出來創業的留美學人中,要坐在他們的頭上,當他們的董事長,可真不簡單,他曾告訴過我,每一個來者都是張牙舞爪的老虎。畢竟那些拿了畢生儲蓄,赤手空拳的留美學人,一個個來到這人生地不熟的新竹,賭上了寶貴的青春,扔下了在美的高薪和家人,來參加這個十賭九輸的高科技行業,當然是個個拼命向前,沒有後退的本錢。從小唸書就學過的溫良謙恭讓,早就仍到一旁去了。

在這個競爭激烈,你死我活的現代叢林戰爭中,照理說,每一隻獅子老虎都是冷酷無情,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才對。但他不是。他當然也不是聖誕老公公,但他有非常特殊的個性手腕和原則。

頭一個深刻印象是他的工作狂。他除了每隔好一陣,找幾個固定的老同學老搭子,去他家打打衛生小麻將外,沒有其它任何休閒,娛樂和運動,連生病都沒有。他太太告訴我一個小故事。說她有一次求他說:「我們結婚都十幾年了,連小孩都長大了,什麼地方都沒去玩過,你至少也帶我去夏威夷吧。」老公答應了,果真去了Waikiki,換了泳裝,上了沙灘。她說:「你知道嗎,真氣死我了,他老兄居然偷偷帶了公文來批。」

其實他最令人敬佩的是他有正義感,而且蠻有人情味。這在激烈的商戰中,這是最不應該考慮的因素。他不但有,而且做到了。雖然一切都已經事過境遷,而且他也墓木已拱,但考慮到商業機密,和許多當事人至今仍位居要津,可惜我不便也不應該舉例以明之。

在這裡倒可以舉一個令人溫馨的例子。前面說過他拿博士的地方是加州理工學院,博士論文的指導教授是日裔美僑。他在發達後,不但捐贈巨額獎學金給母系,還聘請那時已退休的指導教授來台北,技術指導台灣分公司的科技人員。我因那時正是台灣分公司的總經理,所以知道詳情。

他做事的認真和仔細,真到了嚇人的地步。舉一個例子;你和他說的任何話任何事,他都可以找得出來,而且還可以告訴你是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在那一個場合。仔細想想其實不難。因為他在任何埸合和時間他都帶了一本速記本。把摘要當埸就記下來。難的是數十年如一日,而且永不缺席的記。你只要試試兩個禮拜,就知道不容易了。

他還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就是他的修養。我們都知道商埸如戰場,言語之間,冒犯之處在所難免。遇到不講理和說不通的地方,一急起來火冒三丈,雙方話就很難聽,臉就掛不往了。這都是家常便飯,不足為奇的。但相交十幾年,我沒有一次看到他臉紅脖子粗過。況且他也是條漢子,不是那種秋後箅帳來陰的人。

在他離開人世的那一年,剛巧我也在落杉磯,幫忙一家他投資公司的營運。他常找我去他辦公室閒聊。卻都只聊聊我們過去的人和事。沒怎麼談他的和我現在的工作。離開時,卻又一再的謝謝我去看他。寂寞之情,油然而生。直到有一天老同事打電話來說出事了。他在辦公室昏倒送醫。六個禮拜後,就因胰臟癌離開了我們。

斯人已逝,他那一切的一切都已成過去了。人生就是這樣,從那裡來,又回到那裡去,短短的一陣子而已。風輕輕的吹,雲慢慢的飄,而我們卻都像跑馬場上的賽馬,拼了老命的往前跑。值嗎?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伏羲氏專欄
卷首語
伏羲氏的書
回顧
瞻前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