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伏羲氏《臨終關懷》2014/6/13

「臨終關懷」這四個字雖然大家都知道是什麼意思,但卻非常陌生,包括有意或無意的。無意的是指它離我們日常生活太遙遠。除非有親友在這方面,有經歷過那樣刻骨銘心的事情,否則很少會有機會接觸。有意的是指,許多人因為工作的關係,譬如醫生、護士,以及社會工作者,而涉及此類事項者。為什麼說是「有意」呢?因為除了一部分有心人士外,一般的人都把它當作「工作」來面對。就像汽車銷售員,回到家後只想和家人享受家庭的溫暖,一頓熱騰騰的晚餐。不想再提及白天向客戶賣車的經過。除非是當天成交了一筆「大」的買賣。

先說臨終,後談關懷。

在我們沒有面臨死亡的時候,或者是別人死亡的時候,我們的話都可以說得漂漂亮亮。什麼「留取丹心照汗青」什麼「拋頭顱,灑熱血」什麼「視死如歸」等等。等到輪到自己,那就是「自古艱難惟一死」就是「不要作無謂的犧牲」就是「小不忍,亂大謀」等等。可見怕死是正常,不怕死是反常。如果你能夠像羅大佑唱的那樣「張開你心靈的眼睛,看看這忙碌的世界,孤獨的轉個不停」,就知道渺小的我們,是多麼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一個人孤獨的面對死亡。

其實天下有許多的事情在我們出生的時候就不公平了,因為有的人生下來,嘴裡就含了一隻銀湯匙,而大部分人卻沒有。小baby日漸的茁壯,差距就愈來愈大。全世界現在有五十億人,就有五十億個不同的「命」,所以說老天爺真是太不公平了。好在我們的結局都一樣。那就是不免一死。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那一位例外的,這倒算是公平。

在我們埋怨老天爺很不夠意思,讓我們「必死」之前,先冷靜的想一想:如果我們都可以不死的話,這個世界會怎樣?如果有的人可以不死,譬如張獻忠、李自成,有人非死不可,譬如甘地、史懷哲,那又由誰來決定誰生誰死呢?如果說從盤古開天劈地以來,人人都可以不死,那我們在這地球上早已擠滿了人,恐怕連伸個腰都會碰到人,那來的生活品質?所以想通了,就知道這個「自然法則」是多麼的合情合理和公平。所以我們就安心的「認命」罷!

知道了整個大環境和情況後,很自然的,我們會想到,既然非死不可,那就不如好好的死。大部分的人都會說「那最好就是別讓我知道自己要死,像是心臟病突然發作。一下子就過去了,該多好!」。但是世界上的事,不如意的十常八九。大部分的人卻都要經歷過病痛的折騰,或者意外橫死。而且情感上,還要渡過生離死別,慘痛的最後一關。

既然人人都要臨終,而且痛苦不堪,敢問如何關懷?

在一般醫學先進國家都有一種機關叫Hospice。就是當病患進入臨終階段,正常的醫療無效時,經過家屬及主治醫師同意,可入住該院。在此機構仍有醫師來查房,仍有護士輪班照料。所不同的是不再作醫療上的處理,而是以減輕病患的不適,諸如止痛等等。台灣的榮總、台大、馬階等都有此類組織。大陸相信一定也有,只是筆者不知而已。

筆者過去曾有兩次訪問此類機構的經歷。一般而言,患者及家屬,多多少少都已知道其性質及功能。故在該院內氣氛雖然寧靜肅穆異常,但是不至於太過難受。訪問者除了探望痛危的親友外,多半在安撫家屬並希冀減輕精神上的負荷。而家屬們也覺得是一個不錯的過程。因為它提供了「安寧」的氛圍,減輕了生離死別的悲痛,也提供一個臨終告別的場所。

好友之一,現仍在台灣某頗負盛名的醫院癌末(癌症末期)中心,長期擔任義務工作,因此得以知道更多詳情。他們除了幫助病患在住院期間的照顧外,也盡量協助病患,滿足他她們最後的心願。曾經有一患者說他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他從來沒有參加過攝影展,因為他的嗜好就是攝影。義工們聞訊後立刻和院方合作,把他的攝影作品,在醫院的長廊上展示出來。如果是你,一定會在臨走前,感到人間的溫暖,依依不捨的離去。

最近在此地的圖書館,借來有關臨終關懷的書籍來閱讀。其中有一本是臺灣周希誠醫師所寫的「當生命走到盡頭」。他列舉了許多親身經歷的病歷,來述說他們的處理方法。其中最有趣的是一個很生動的例子。就是有一患者平生嗜好打麻將。住進癌末中心以後仍然懷念不已。周教授聞訊後,乘工作之餘,夥同工作人員在中心陪她摸了幾圈。如果我們是該患者,一定會說「人生至此,死而無憾了」。

其實臨終最大的遺憾仍然是要離開這個熟悉的世界。無論我們在這個世上過得好不好,滿不滿意,它畢竟是我們有記憶以來,唯一去過和住過的地方。如今要離開這裡的一切,孤獨的上路,怎會高興得起來?更何況走前,插上一大堆的管子,一大堆的後事還來不及說完和擺平呢!

「臨終」雖然是一個純粹的自然和生理現象,但它牽涉到「人」就自然的複雜了。頭一個複雜的因素是「拔管」的問題。就是說,醫生護理人員都有拯救病人的義務,不到最後關頭不能放棄。問題來了,什麼是最後關頭?現今醫學發達,科學昌明,最後關頭的定義愈來愈複雜,再加上我們東方人的觀念,對臨危親友的不捨,總要「盡人事聽天命」懇求主治醫師一定要傾全力挽救。才造成今天台灣是全世界葉克膜(人工心肺機)用得最多的地區。

沒錯,使用葉克膜沒有什麼不對。換成我是家屬,我也會這麼做。問題是你如果有機會去探望臨終的親友,你就會看到病人躺在床上,身邊臉上佈滿了各式各樣救生的管子。想也知道是多麼的痛苦和無助。因此想問插管的目的何在?如果有機會轉危為安,如果是在試試最後其他的求生機會,如果是在等待某一親屬見最後一面等等,這些都無可厚非。如果不是就值得三思。現在有許多的過來人和醫療單位以及法律界人士,有鑑於此,已準備了此類文件以供本人填寫,聲明放棄在臨危無救時插管。身邊的許多親友都已開始陸陸續續的簽了字。

另外一個難題是在臨終前要不要準備好遺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中國人對死非常畏懼和敏感。除了用來詛咒以外,連提都不能提。當然更不能問「你要不要準備簽一份遺囑或死後財產分配法?」除非是病患,已經到了連話都講不清楚的最後關頭。一般歐美先進國家有鑑於此,有法律明文規定,夫妻有一方先走時,另一方自動接受其財產。所以一般夫婦只須簽署一份文件,稱為Living Trust。就是說,如果夫妻倆人同時遇難,譬如車禍或其他意外時,其共同財產如何分配或繼承。

最後一個敏感的題目就是你「將來」的財產要如何處置?這個問題太難回答。所以不但留到最後來回答,也用一個真實的報導來結束本文。前一陣子,在落杉磯的華文報紙報導了該記者,訪問了一起車禍的故事。肇事的是一位開了法拉利跑車的富二代。在超速撞傷了當地居民被警察帶到警局拘留時,該華文記者發現,此富二代已來美數年,不但沒有好好讀書,連英語都說不好。看到她來訪時落淚,用普通話直說「阿姨救我!」。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伏羲氏專欄
卷首語
伏羲氏的書
回顧
瞻前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