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伏羲氏《是庸醫救了我》2014/3/28

想寫這篇文章都好多年了。這些年來經歷過就學、就業、創業、退休到參加公益,一路追趕過來,馬不停蹄,還沒喘一口氣,髮已飄霜。看到年輕人對我愈來愈客氣,有一天在上海的地鐵上,有位學生站起來,想要讓位給我,把我嚇了一大跳。回到旅館,一個人生悶氣,左思右想,愈想愈不服氣。後來安慰自己:「那你要怎樣?把頭髮染黑,穿牛仔褲、著球鞋、戴耳環?」現在總算搞定,想通了。不再掙扎,開始安享餘年。

大地春回,又到清明。每年此時都到先父母的安息地方獻上鮮花一束。先父走得早,離開我們都五十多年了,記憶多半模糊。先母就不一樣。她和我們前後都來了美國。共同生活了大半輩子。身體一向健朗,很少生病。而且話不多,總是笑臉迎人,盡量不麻煩別人。直到有一天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那天舍弟打電話給我說:「哥哥,不好了,醫生說媽媽可能得了胃癌,要你去一趟。」我趕了過去,就是那個庸醫,指著牆壁上的X光照片說:「你媽媽的情況很不好。你看有一部分胃被癌細胞侵蝕了,只有動手術把侵蝕部分切除才行。」我當時半信半疑,還追問了一句:「難道除了動手術沒有別的辦法嗎,她都八十了,手術總有風險,不是嗎?」他就是一個勁的搖頭,啥也不肯多說。

回來後和弟妹們商量,他們公推我去和媽媽說。那裡知道才把狀況說完,她就搖頭說No!她說的那一段話至今難忘:「我四十二歲那年你爸就走了,我把你們五個小孩都辛苦拉拔長大,對得起蔡家和你爸爸。你弟弟妹妹都已信主,就剩下你一個。你在我走以前信主,我走時才能心安,也不會有什麼牽掛。到那時隨時都可以去見主耶穌和你爸爸。所以手術就不必了。」結果她老人家還多活了十幾年,走的原因和胃沒有任何關連,可見是庸醫。

看到這裡大家一定好奇,怎樣做老大的那麼叛逆,全家都信就你例外?原來還有一段淵源。以前讀完書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賓州。結識了在那裡,賓州州立大學,擔任佛學講座的故張澄基教授。因為喜歡看雜書,所以常去請教他。「為什麼介紹佛學的書都那麼難懂?」他回答說:「要不,你試試我寫的這本小冊子。」

回去後挑燈夜戰,一晚上就看完了。感想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原來有學問的人寫的東西就是深入淺出,一看就懂。沒有學問的人,寫的東西是淺入深出。看也看不懂。張教授是台灣故監察院院長,名書法家于右任的乘龍快婿。後來不時去請教,才知道他不只有慧根,而且在對日抗戰那時,還曾親自去過西藏拉薩禮佛。怪不得,怪不得。所以你可以想像得到,我年輕時怎麼可能信主。

言歸正傳,回到我如何信主的事。那時就答應我媽,至少禮拜天去我妹去的教會。主持該教會的就是鼎鼎大名的傳道人寇世遠寇監督。三生有幸,又遇到了一位深入淺出的高手。三言兩句就讓你聽明白了那滔天的大道理。所舉的例子又多半和中國文化相關連,讓你一點都不覺得這是個「洋教」。真是了不起。世事難測,冥冥之中一切都是天注定,自有祂的旨意在。

你可能不服氣,覺得我是不是有點像任賢齊所唱的那樣「你就是心太軟,把所有問題都自己扛!」其實是Timing!Timing!Timing!時間湊對了,一切都對,什麼都好說,什麼都好辦。沒有湊對的話,就是雞同鴨講,啥也不是。你我都曾走遍了千山萬水,也看盡了千帆點點。回想我們過去的種種,不也都是這樣?那有什麼道理可言,軌跡可尋。

被師父領進了這個信仰之門後,才知道這大殿的深奧。才知道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古聖先賢可以窮一生之力,只為了要彰顯祂的榮耀,只為了要把福音傳到極地。而我們這些初信的人哪,卻還老要把那個「小我」緊握在心中不放。還不時的耍小聰明,老要去懷疑自己的信仰。真是可憐!隨著歲月的增長,光華退去,青春不再,那一顆心慢慢的,在榮光中終於釋放出來,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寫這篇文章還有一個用意,就是把它獻給為主做工的同工們。自從參加了角聲社區服務中心的義工後,才了解到他們的奉獻是多麼的令人感動。不但任勞還要任怨。後者尤其難能可貴。要來找我們服務的,大部分的人都還不認識主,而且有許多是新移民,以前沒有機會接觸到福音。尤其是那些曾經受過馬列思想教育的過來人,要把福音傳給他們更是難上加難。角聲就有這個氣度、本事和遠見。那就是服務的時候不傳教,全心全力的服務。佩服!打從心底的佩服!

艷陽高照的加州,一絲「清明時節雨紛紛」的氣氛都沒有,來到墓前獻上鮮花一束,想起先父母生前的種種,才知道什麼叫做「音容宛在」。感謝那位說我母親得了胃癌的庸醫,沒有他,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得救。所以說是庸醫救了我。當然還有慈祥的先母,導航的寇監督和眾弟兄姐妹們。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伏羲氏專欄
卷首語
伏羲氏的書
回顧
瞻前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