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伏羲氏《畫蛇添足》2013/9/27

上次刊登《回顧》後,親友們勉勵指教的不少。非常感激。因篇幅有限,難免有掛一漏萬的地方。為使故事能夠前後流暢,就在此畫蛇添足一番。

大家覺得奇怪的是為何拿了物理博士卻去做軟件工程師?第二個奇怪的是廿世紀末,中國高科技尚未十分發達,為什麼要跑去上海?現在就讓我在此一一報告。

我在亞特蘭大讀博士時,那時是學物理的最難找到工作的時期。就算是名校的新博士(fresh PhD)也多半在做博士後的研究工作。我運氣好,有個台灣來的朋友介紹我去他教書的學校教物理。而那所大學就是民權運動的先驅,金恩博士的母校。教了一年就發現不對勁。原來我教的學生畢業後找到的第一個工作薪水比我還多。

那時電腦的應用在工商界才剛剛開始,一般大學還沒有電腦系。我就去母校的核子工程系選電腦程式課。上了一學期後,看到他們系裡貼有賓州某個做國防工程的公司在招請工程師。明知不合格,我還是報了名。面試那天可真糗大了。被面試的人事經理當場趕了出來。說我沒有資格來應徵。

一個月後被知去他們公司面試。我們同學一共五人先飛到匹茨堡,然後,再換公司的五人座小飛機去總部。起飛前有位老先生跑來求駕駛員說讓給他飛,不然的話他的駕照會因飛行時數不夠要取消。那天天候又不好,我們一路提心吊膽的去了。

又過了一個月我被通知錄取了,說是軟件工程師,年薪一萬八千美元。是我教書的一倍。報了到,又見到那個把我踢出去的人事經理,才知道蒼天有眼,我是如何被錄取的。原來他們找了四位同學飛去面試。公司飛機駕駛員問人事經理可不可以湊成五位。因為飛機很小,連駕駛要有六位才能夠平衡安全的飛。人事經理萬般無奈之下挑了我。他想我反正是來陪斬的,就讓我來玩玩好了。

那裡知道那四位同學給了聘書卻一個都不來。不敢說是因為那天飛怕了的關係,但喬治亞理工的畢業生,南方各州的工商界都搶了要,誰會在乎一個深處賓州內陸小鎮的公司呢?而人事部門經理則想,去了幾趟亞特蘭大,找到了幾個人飛來面試卻一個都不來,怕影響他的業績。所以我就堂而皇之的走馬上任去了。什麼叫狗屎運?這就是。

至於去上海工作也是偶然的偶然,湊巧的湊巧。一九九九年到二○○○年我在落杉磯的總公司待命,等下一個工作。老闆的朋友找他去投資,說要去上海成立一家公司,專門替大陸的畢業生準備出國留學。我老闆回答說我們是做高科技投資的,很抱歉。他朋友說:「你不投資錢沒有關係,蔡伏羲我很熟,那把蔡伏羲借給我好了。」就這樣我們約定好了,去上海一年,幫他成立公司,等他找到了做這一行的人我就回來。

那時剛去上海幾天,還沒有進入狀況就出了狀況。原來去前我曾問了新老板如何處理開辦費。他說要我隨身帶支票去。我還開他玩笑說:「你不怕拿了錢開溜嗎?」他也輕鬆的說:「你溜了,我就認了。」

到了上海,我就把十幾萬美金的開辦費支票經過公司的辦事人員準備當面對點交給黃牛。我那時還當心怕被黃牛騙。就問他們,難道不怕被黃牛坑了嗎?那裡知道,上海人就是上海人,做起事來刀切豆腐兩面光。他先把換成的人民幣帶到公司來,等我們點清了,存進了銀行,才來拿美金支票。

過不了幾天突然來了幾位警察,問誰是領導,我問有什麼事。其中一人問我:「你是剛從美國來的蔡博士嗎?請跟我們去局裡一趟。」到了局裡,才知道大陸的警察局有多威風和壯觀。原來我被控在黑市用美金換人民幣,擾亂金融,破壞了社會秩序。那位黃牛也被收押了。

過不久換了高一級的警官來,又痛罵了一頓,說:「不要以為拿了美國護照就可以胡作非為。這裡是中國不是美國,我最痛恨你們這種拿了美國護照在上海作威作福的假洋人。」又做了筆錄,畫了押。我問他們可不可以打個電話到公司,還被他好生嘲笑了一頓。我想今天大概要在這裡過夜了。

等了半天終於來了他們的領導,經濟科長。先來個下馬威,再罵了一次。罵完了以後就問我公司的業務。我說是幫助中國大學畢業生留美。我從來沒有看到一個人的嘴臉,可以在一秒鐘內有那麼大的變化。不但當場釋放,還親自用他座車陪我,送我回公司。原來他的兒子讀大四,正想留美。

我無意醜化任何人或某一類人,對人生和人性也經過一番歷練,深深的相信每一種人每一個人都是一樣的。在那種場合,那個時空,就會就有那樣的動作和反應是最自然不過的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伏羲氏專欄
卷首語
伏羲氏的書
回顧
瞻前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