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雷氏珍錢彩色圖錄:引言補述三》2016/12/16

當我著錄到戰國圜錢時,因見丁譜上又有馬定祥違反普通常識,天馬行空的眉批,乃有話不得不說。因他是中共建政後,古錢界的耆老凋謝迨盡後僅存的耆老,在國內古錢界的地位尊崇。但他在丁譜上的眉批諸多違反普通常識的論說,在戴葆庭去世以後,在丁譜上以眉批指說戴葆庭對古錢有諸多錯誤的見解。當年丁福寶編纂歷代古錢圖說時,戴葆庭是當時公認的鑑識古錢真假的名家,丁委戴以鑑定圖說所採用拓圖真假的重任。歷代古錢圖說於一九四零年成書時,當時古錢三大收藏家南張(張叔馴)、北方(方藥雨)、西蜀羅(羅伯昭)和古錢名家張絅伯、鄭家相、王蔭嘉、張季量、李映庵、蔡季襄、蔣伯壎等都還健在,馬那時還只是這些大名家中的一個小弟(馬的生卒年為1916-1911),圖說之成,應還沒有馬的貢獻在內。馬指戴有諸多錯誤的眉批,戴已無法為自己辯解。我秉學術良心要為戴打抱不平,也要為古錢界釐清一些違反普通常識的對古錢評論的「權威」說法。

我批評馬違反普通常識的論說,將不用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那種會糾纏不清的說法。我將只以普通常識和實物證據為本,讀者不需為古錢專家,見我的陳述,應都可以自作評斷。我對馬的批評,自負完全的責任。

例證一:

馬在丁譜三六零號圜錢「共屯赤金」的眉批上說:「載葆庭等誤為膺作,實真。」請讀者注意馬說的這句話中的一個「等」字,馬已把戴葆庭和上述的古錢名家全包括在內。指他們全都看錯了,只有他一人看出是「實真」。

華譜上把丁譜上的這枚圜錢轉載著錄了。華光普為了慎重起見,還特別親自拜會了馬定祥求證。華光普在他主編的「中國古錢大集」甲集128頁上注:是品於戴葆庭「圖說校正遣著」中曾經指出:真偽可疑。見「中國錢幣」1983年創刊號第24頁第7條。然據本人昔日(1989年10月)於上海拜會馬定祥先生,言及此品之真偽時,馬老看法確認真品無疑。是之,仍擇錄於此。又,共屯赤金泉迄今發現總數僅在七、八枚左右。

戴葆庭生卒年為(1891-1976),其他同時代的古錢名家也都不比戴年輕,1983年「中國錢幣創刊號,出版時,戴等早已仙去。故「圖說校正遺著」中的「真偽可疑說」並非出自戴等甚明。然則馬在眉批中說的「戴葆庭等誤為膺作」的根據是甚麼?依常理推,戴當時為丁譜拓圖的主審,如果真的是「戴葆庭等誤為膺作」,則該拓圖就不會被著錄上書。讀者諸君亦以我說為然否?

巧的是,在我的古錢收藏中正好就有共屯赤金圜錢開門見山的真品實物可供諸君參看。(照片一、二)


照片一:左邊這枚為圜錢共屯赤金,背徑為4.2公分。中間這枚為小型的圜錢共屯赤金,背徑為3.2公分。右邊的這枚為圜錢古,背徑為四公分。


照片二:背面。

例證二:

馬在丁譜三六一號圜錢小型的「共屯赤金」的眉批上僅有一個「偽」字,未給其他理由。我正巧也有這種圜錢開門見山的真品實物,可供諸君參看,不知馬批此為「偽」的根據為何?(照片三、四)


照片三:兩枚均為小型的共屯金圈錢。


照片四:背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