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蠢才官僚閉門造車,天下如何不亂》2017/7/7

蔡英文政府閉門造車

臺灣的蔡英文政府閉門造車,造出來的一例一休法案,搞得臺灣天下大亂,公私企業、大小老闆、中小員工一個個怨聲載道。蔡英文本人也賠上了直線下墮的民調。蔡的本意原是想為勞工謀求更好的福利,一例一休保證勞工一週只做五個工作天,每天工時限為八小時,過此即為加班。加班費以四個小時起跳。也就是說加班一到四個小時,以四個小時算;五到八個小時以八個小時算。我說蔡政府是閉造車,因為他們連這車要上甚麼樣的車軌,都沒有搞清楚,就先把車給造好了,這車怎麼可能會合軌。

我在美國的學位只為我盡到了敲門磚的功用

我對美國的工會有深切的了解。我在美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在一個水泥廠當電機主任。我在美當老童生,我四十歲時自臺灣海軍退役後即來美,進大學的電機研究所讀電腦設計。畢業後,同系的中國留學生同學十餘人,只有我一人同時找到了三個工作,但都與電腦設計無關。美國的學位只為我盡到了敲門磚的功用。他們看中我的乃是,我在臺灣海軍軍官學校當電子教官時,在數百名教官中被學生們選為年度四位最優良的教官(四人均為上尉,其中比我高兩班的葉昌桐學長,後來還曾昇任海軍總司令),和在軍艦上當輪機長時把該艦輪機部門從艦隊校閱第末名提升到全海軍第一名,都有獎狀可證。

我順手檢拉圾,卻侵犯了清潔工的工作權

我找到三個工作中的第一個工作乃是在一個水泥廠裡當電機部門的主管。他們僱用我時我還沒有畢業,只是已通過了碩士論文口試,在校等待參加畢業典禮拿領碩士學位的證書。水泥廠的廠長乃是退役的美海軍軍官,曾任美軍艦的輪機長,所以他特別看重我的這個海軍軍艦輪機長的資歷,我乃是由廠長親自選中的。報到的第一天,副廠長帶我熟習環境。走在路上時,我見地上有幾個廢棄的空水泥袋,乃順手去撿,欲把它們丟進拉圾箱去。副廠長卻一把將我拉住,連說不可。

原來該水泥廠所有的工人都是有工會會籍的。清除廢棄物乃是清潔工人的職責,我是管理階層的人,我如動手清除廢棄物,就是侵犯了清潔工人的「工作權」,如被工人看見告入工會對我就將會是大禍一場。回辨公室後,副廠長交給我一個小紅冊子,慎重的告誡我說:這是工廠與工會所訂的合約,你要仔細的看,好好的記,千萬不要和工會起衝突惹麻煩。

工廠和工會所訂的合約乃是個不平等條約

我仔細看後,覺得這個合約對工廠非常的不公平。問副廠長工廠,怎會和工會訂下這樣不公平的合約?副廠長苦笑說:沒辦法,工會太強。他每次看到新合約時,都以為工廠會被逼得關門,卻也年年難過年年過了。

三個月不到即辭職走人

我在這家水泥廠,只做了三個月不到,即辭職走人了。水泥廠僱用我是因為原電機主管宣稱要退休,廠長要我接替他的職位。這位電機主管是「行伍出身」,他是廠中所有電工中,經驗最富、能力最強的一個,所以廠長提昇他為電機主管。但他後來覺得,他的月薪比他當電工時的收入要少很多,實在不合算,乃向廠長要求提高他的月薪。廠長以各主管的月薪都有定規,不能對他例外。他乃向廠長提出退休的請求。後來他對我明白的表示,他並不真的想要提前退休。這時通用電氣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mpany)知道我已拿到電機工程碩士學位了,來電話催我去報到,我乃辭去水泥廠的工作,去向GE報到就職。

我發現新進工程師的的薪水常比老工程師高

我在GE工作了五年,發現美國的大公司,常會有,大學剛畢業的毛頭小伙子,進公司的起薪,常會比工作了多年的老工程師高(需按市場行情才僱得到新人)。獲知此祕密後,我此後每兩到三年,即跳糟換到另一公司工作。很快我就昇到了工程師的頂級。閒話表過,且聽我把美國工會是如何運作的,以實例細細道來。

美國工會是如何運作的

我在美的工作,都是在工廠實地。工廠工人都是有工會會籍的。工會的運作方式,簡直是匪夷所思的化簡為繁,令人瞠目結舌。工會要求,不管是如何簡單的工作,派工時至少要派兩人一組。工作項目,距地如在五呎以上,即不能讓工人攀爬欄干,必需要搭鷹架以策安全。而再簡單的工作,也不能要求工人順手做跨行的工作,譬如要求電工做機工的工作。

工會如何化簡為繁的實例

我現舉一個我在水泥廠遇到的實例來解說。很多工廠都有輸送帶的使用,當輸送帶到達終點,完成任務後,即會碰撞到一個極限開關(limit switch)。這個極限開關被碰撞後,就會使輸送帶自動轉回到原起點。實例中的這個極限開關,距地約有七、八呎高,附近有一鐵欄干可以攀爬。當這個極限開關壞了需要換新時,如果是在沒有工會的地方,我一個人爬上欄干,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可以把它換好。但因我是管理人員,我是不可以拿工具自己動手做工的。極限開關雖是電路上的開關,但碰撞的發生是靠機械動作,故派工時電工和機工都要各派兩人。因開關距地有七、八呎高,必需要先搭鷹架,而鷹架的部件需搬運工搬運到現場,才可搭架,故又需派鷹架和搬運工各若干人。因此工作涉及眾多部門,故又需先通知計劃部門列入計劃。結果這樣一個簡單的工作,竟費了好幾天和動用了許多人,才得完成。這就是美國工會在美國工業界裡一般運作的情形。

工會怎樣步步加碼的計算加班費

再談美國工會對加班鐘點費的算法,除一到四個小時,要算四個小時;五到八個小時,要算八個小時外,另外還有一種更叫僱主吃不消的算法:工人一般的加班費,是平時工費的兩倍,即加班一小時等於平時工的兩小時。如果在週休日星期六和星期日,加班一小時就要算三小時。特定假日加班要多加一小時。在你已登記為你的休假日加班要多加一小時。在你的生日加班要多加一小時。在你的結婚紀念日加班要多加一小時。如此,以各種理由來增加加班費的算法。在某種特定情況下,加班一小時可增算到十三個小時,我已記不清,當時我是如何算到十三個小時的。

鋼鐵工會的清潔工薪水是初級工程師的兩倍

我在GE工作時的起薪為月薪$1250,換成時薪只合八元多一點,但那時鋼鐵廠沒有任何特殊技能的清潔工的時薪,就已是十六元多了。工會工人能享這樣的高收入,一般人是只能望洋興嘆的,因為工會的會籍多是父子家人世代相傳的,外人想要打入是難上加難的。

有人把美國的工會比作是美國工業的癌症

要談工會對美國工業的傷害,我可以寫一本專書。美國北部許多重工業,諸如鋼鐵工業、汽車工業等,都因受不了工會無窮無盡的壓榨,一個個紛紛外逃。有的逃往外國,有的逃往南部沒有工會或工會不很強勢的地區。許多原來繁榮的重工業大城,後來都變成了鬼城(ghost town)。工會逼得工廠資本家外逃,最後也害得自己無工可做。

蔡英文政府抄襲美國工會的惡法

臺灣的蔡英文政府,用的都是一夥馬屁精的蠢才。他們要改善勞工的福利,提出一個甚麼一例一休的勞工法案,部份乃是抄襲了逼得美國工業外逃的工會惡法的要求,更硬性規定勞工每日工作限八小時,每週工作限五天,超過此限即視為加班。加班一到四個小時算四個小時;五到八個小時算八個小時。蔡的這個法案作的都是硬性的規定,把許多行業往死路上逼。譬如一個遊程為七天的團體旅遊,按蔡政府一例一休勞工法的規定,第六天和第七天僱主就得付汽車司機和導遊等人的加班費。蔡英文出訪中南美時,行程也已超過七天,她是自己領頭違反她自己訂下的勞工法的。

閉門造的車上不了正軌

蔡的勞工法,在表面上看,好像對勞工有利,但他們沒有考慮到中美的國情不同。在臺灣行來,就把勞資雙方都給害慘了。在美國,強勢的工會對資方可以予取予求;資方如果不聽話,工會就發動罷工,並且不准許資方僱用非工會會員的臨時工,也沒有臨時工敢去工會罷工的工廠去做臨時工的。在臺灣,則沒有這樣強勢的工會可以不准資方僱用臨時工。以前勞資雙方,在互相同意的情況下加班,資方可省去用臨時工的不便,勞方也可得雖不滿意但可接受的加班費。如今經蔡政府作了硬性的規定,資方不甘心對只加班了一小時的勞工要付四小時的加班費,於是資方或改請臨時工,或自己來做,或將那一個小時的業務免去不做。於是勞工連那雖不滿意但可接受加班費也沒有了。蔡政府的惡法也加深了臺灣勞資雙方的對立。在貪財自私固執無能的蔡英文當政下,臺灣人民的苦日子還才剛開始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