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對古文物愛好者的建言》2016/5/13

曾見有人為文,提到他的一位同事,將15張彩色照片,送到一個有國際聲譽的大拍賣公司請求鑑定。有兩位鑑定師都說,除一張照片不清楚,無法鑑定,餘14張照片中的瓷器都是假貨;再者,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的真品好古瓷?

我愛好蒐藏中國古文物,已有多年,對許多所謂的「專家」和「權威」們的鑑定意見實在不敢恭維,難以接受。上面文中所提的專家的鑑定意見,竟會以「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怎麼會有那麼多的真品好古瓷器」來作為鑑定真假的依據,這算是那門子專家的鑑定意見?而這種情形並非個案,乃是普遍現象。

我知道有許多古文物愛好者的朋友和古文物商們,當他們把好的真品古文物送去那些大拍賣公司鑑定寄賣時,都有這種類似的被拒的經驗。難道這許多人送去鑑定寄賣的古文物中,竟沒有一件是夠資格在他們的拍賣公司裡寄賣的真品麼?

我知道這原因在那裡。

今日許多古董藝品拍賣行的專家們並非個個都是真正的專家,所以他們對高價位的古文物就常要求所謂的「承傳有緒(provenance)」,也就是說,他們要求該高價位的古文物要具有祖宗十八代的家譜,或是來自達官鉅富之家。對一般的尋常百姓家拿來的高級古文物,他們的鑑定意見就常會是「你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的好東西?」而拒你於門外。

當我於四十年前左右涉入嵬藏古文物時,世界最大的幾個拍賣公司都還不會要求所謂的「承傳有緒(provenance)」。對寄賣品的價值也沒有特別的要求,一兩百元美金低價位的古文物他們都肯接受寄賣。後來他們的生意做大了,就開始要求單件的寄賣品,其價值不得低於壹萬美元。

後來,中國政府因有感於國內的古文物被走私客大量的走私出口,乃要求世界級的各大拍賣公司,於接受寄拍品時,應要求物主提出書面證明,該等寄拍品係得之於1984年或以前。

我想原因是,1984年以前中國國內還很少有人「玩古董」和「懂古董」,人們進出中國也是門禁森嚴,走私不易;1984年以後,中國已改革開放快十年了,人民比較有錢了,「玩古董」,「懂古董」和走私古董以人,也多起來了。

那時台北市的光華古董市場裡擠滿了從福建來的走私客,琳瑯滿地攤上擺的都是所謂的「中國古文物」。我那時的道行不高,但卻膽大妄為,藉回臺北市之便,在光華古董市場裡一口氣買了七八千元美金的「中國古文物」。回美後請教「專家」們,「專家」們異口同聲的說,「全是假的」我一氣之下,只留下了少數幾項自己喜歡的供自己把玩,其餘的全部交給一個中型的拍賣行寄賣,撈回本金大約只有五六百元美金。這事我覺得很沒有面子,不敢讓太太和朋友們知道。

知識的累積有如積薪,是後來者居上的。古時沒有博物館,皇家及豪門鉅富雖有好的文物收藏(也可能有不少假的在內),但普通百姓是難得見到的;而那時的出土文物也多是來自盜墓者或鄉民的偶然發現,多是來路不明難以稽考的。而現代資訊發達,公私博物館眾多,研究成果豐碩,許多出土的文物都是經由有系統的科學化的發掘而來,有可信的發掘報告和斷代依據。所以現代人如果有心,要想成為文物專家是可以今人勝昔的。

現在許多大拍賣公司由於真正的古文物鑑定專家難得難留,他或她們在該大拍賣公司待個幾年之後,累積了更多的經驗和足夠的人脈和資金之後,即會另起爐灶,自立門戶。故這些大拍賣公司只能盡可能留住少數幾位真正的專家,餘皆是在大學裡獲有與古文物相關科系的學士、碩士甚至博士的畢業生。這些人查資料的本領都很不錯,但「實戰」經驗不足。當他或她們不能確斷客戶拿來請鑑定的古文物的真假時,為了自保又不想遇事去請問別人,怕被人認為是自己「無能」,於是乃過份的倚賴文物的「承傳有緒」或是來自豪門鉅富,但「承傳有緒」或是來自豪門鉅富的古文物卻並不能保證一定會是真的好古文物。

所謂的「承傳有緒」,指的乃是該古文物附帶有可靠的書面證明其來源和承傳的歷史。譬如字畫上的名家題字常可增加該字畫的收藏價值。說個笑話,也有名人的題字會將真變假的。早年古玩行的人最怕兩個大名人來看他們的好古字畫:一個是有「康聖人」之稱的康有為,另個則是當時的國民政府主席林森,他們兩人都是有大學問和大名頭的人,愛看好的古字畫,但卻鑑別不精,自以為是。當他們看到有好古字畫時,都喜歡自告奮勇的要在那字畫上面題字,以他們兩人的名望,這應是一種光榮,字畫主人不便拒絕。有的古玩店老闆知道他們兩人的脾氣,乃盡把些高仿品的古字畫請他兩人品題。日久事洩,以致凡有他兩人題字的字畫十九都會是贗品。此後凡知此情的人,都不敢把自家的好古字畫請他兩位觀賞,怕他兩佬看得高興時,又要在上面題字也。

清朝乾隆皇帝時成書的「欽定錢錄」一書,係以皇家內府收藏的古錢為本,按狀成圖,並由當時的古文物鑑定名家梁詩正、汪由敦、董邦達等編撰。當我買來此書拜讀時,對以愛收藏古文物出名的乾隆皇帝內府收藏的古錢,其中假錢竟會多到數不勝數的地步;而當時有古文物名家之譽的大臣們對中國古錢的無知,只知展轉承抄古書,沒有實事求是的態度,感到莫名的驚詫!

附上照片三張。我在照片下面寫有評語,當可助讀者們明瞭,對古文物的知識是今人勝昔的。


這是此書的第二和第三頁。上面四個布幣和一個刀幣的描圖都是描自假錢。下面的拓圖乃是翻此書的人後補上去的。此四枚描圖上的布幣即使全為真品,也都是很普通的古錢。那枚描圖的刀幣更是憑空憶造出來的假錢,中國的古刀幣中從無這樣的刀幣也。還要我繼續批下去嗎?


這是此書的第一和第二頁。上面四個錢幣的描圖都是描自假錢。下面兩個錢幣的拓圖乃是翻印此書的人後補上去的真錢拓圖,意為上面兩個假錢的描圖補正。上面四個描圖的錢幣即使全為真錢,也只是甚為普通的布幣。乾隆時,民間已有不少很好的古錢收藏家和學者專家,皇家內府的古錢收藏竟會如此的難看,實在是太出我的意外了。


這是欽定錢錄開章明義的第一頁,開章就錯。描圖之銅錢其形近似戰國之釿布,但非釿布,乃係描自一枚假錢。其說更是抄自歷代相傳的誤說。中國銅鑄幣始自戰國,乃是現代集幣人的起碼知識,此書卻扯到甚麼大昊伏羲氏去,寧不可笑?

台灣故宮博物院收藏有兩幅元四大家之一的黃公望的名作「富春山居圖」長卷,其中,一幅有乾隆皇帝及其他許多大臣名人的題詞,另幅只有不全的半幅,沒有這些題詞。前者為「子明」卷,乾隆皇帝得之於乾隆五年(1745),他認為是黃公望的真跡,愛之甚深,出巡時亦隨帶在旁,不時拿出來看,看得高興就在上面題字,以至他在上面的題詞竟有數十處之多,還有許多大臣們賦詩題詞的湊趣之作。這幅「子明」卷的富春山居圖應可算是「承傳有緒」的古文物的代表,但今日研究此畫的專家們都有的共識,乃是那幅沒有眾多題詞的「無用師」半幅長卷,才是黃公望的真蹟。

有些所謂的「專家」,在古玩界混了幾十年卻還沒有入門。怎會如此?故步自封,不求長進也。我曾和一位中型拍賣行東方部的主任打過多年的交道,她在該拍賣行迄今已做了三十多年,對中國古文物仍還沒有基本的鑑別真假之能。許多年前,有次我交給她一批中低價位的青銅佛像寄賣,她把其中一個明代的青銅加漆(漆已變成黑色,看似鐵銹)的佛像在拍賣目錄上寫成鐵佛,也沒有指出是明代的古佛。我問她怎會這樣?她說,這個鑑定是她請教過一個青銅器權威後作成的,美國許多大拍賣公司都常向她請益的。我說,如果那權威說此佛像是假的,我無法和她爭辯,她是權威麼!但她說此佛像是鐵的,我可以證明它不是鐵的。我乃把一塊小磁鐵交給她去試,她試後不說話。我說,妳現在可以把它改成銅佛了吧?她說,不行!因為那位權威已經說了它是鐵佛,我不能把它改成銅佛。權威之威竟駕臨鐵的事實之上,我還有甚麼話好說。

那位東方部的主任,自大,固執,聽不進和她不同的意見,已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你可能會問,我為甚麼還要和這樣的人繼續打交道?此理無它,我數十年來累積的古董,早年道行不高時,後來只看又小又不清楚的照片在「賭一把」的心態下買進的古文物,其中有不少的垃圾古董,我需要有個「垃圾場」可讓我傾倒我的垃圾古董也。

我曾對我的兒女們諄諄告誡說,聰明人從別人的痛苦經驗中學取教訓;普通人從自己的痛苦經驗中學得教訓;笨蛋從自己的痛苦經驗中也學不到教訓,而會一再的犯同樣的錯誤。

我寫此文,是想以自己多年來在收藏中國古文物方面,諸多甜酸苦辣的經驗,呈告對收藏中國古文物有興趣的讀者們作為借鑑,俾可少走許多竟冤旺路。

所以我對愛好古文物收藏的讀者們的建言是,切勿迷信那些古文物「專家」或「權威」們不能確切提出令人信服的觀點的鑑定意見;「承傳有緒」或出自豪門鉅富的古文物也不能保證一定是真品。化小錢玩古董,學經驗,不傷脾胃,玩之可也。若要化大錢玩古董,那就必需要先煉好自己的火眼金睛,成為該門的專家,才庶幾可行。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