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薛仁貴征東》誣蔑了許多名將》2017/2/10

薛仁貴不忘貧賤之交的故事令人感動

《薛仁貴征東》是一部著名的古典通俗小說,我大概是在小學四或五年級時看過,至今雖已事隔多年,書中主要情節大都還能依稀記得。書中最令我感動的故事,是薛仁貴因在唐太宗御駕親征高麗時,立有大功,被聖上封為兩遼王,他衣錦還鄉時,當地大小官員仕紳均來迎賀,薛乃大開筵席接待。當接待官員報說,有自稱故交的王茂山夫婦現在轅門外候見,薛立命大開轅門親自出迎。見王挑著兩大罎酒,乃說,老哥還化錢買酒來做甚麼?王靦腆的說,我那有錢買酒,只是為怕有失你的顏面,不好空手來,只好裝了兩罎清水,薛乃大笑將王夫婦迎入酒席筵前推之上座,並吩呼將席上美酒撤下,換上王帶來大罎中的清水,自己先飲三杯以示不忘當年貧困相扶的故交。兩遼王既已先自喝了王挑來的清水,眾大小官員仕紳也都只好跟著喝了,這個畫面如在戲劇中演出,定能賺人熱淚。

小說不是歷史,然而也不應顛倒是非黑白

我年長後讀正史,發現小說中所述的故事,與歷史上的記載卻差別甚大。所謂的歷史小說,原本就不是歷史,把它看作消閒書,不必對它認真。但如它所述的故事,不僅不符史實,並且顛倒了是非黑白,則其壞的影響就不可忽視了了,因不是所有的讀者都能知小說與歷史的分別所在!

特別是征東小說把歷史上的許多名將都寫成了奸臣、莽夫和小丑,我看了正史後知道當時的許多名將,都被征東小寫歪了,心中甚是不平,早就有意要為那些被醜化了的名將們說幾句公道話。原還想等找到了原書再仔細讀一遍後再來寫,但原書久尋不獲,乃決定現在就寫了。

薛仁貴著白袍投軍被先鋒官張士貴以為是天賜良機

小說中的薛仁貴,在唐太宗御駕親征高麗時,因立下了許多戰功,被封為兩遼王。先是唐太宗在征東時,夢中被敵將追殺,幸有白袍小將及時趕來救駕,醒後曾將此夢向眾人道及。薛向當時的先鋒官張士貴的帳中報名投軍時,因武藝出眾,又身著白袍,被心機甚深的張認定薛就是唐太宗夢中的白袍小將,以為是天賜良機。

張哄薛說皇上正在找拿夢中追殺他的白袍小將

他哄薛說,皇上夢中被白袍小將追殺,現正到處找拿此人,你現只可隱藏在我的伙頭軍中(軍中的伙夫),以你的武藝,定可為皇上立下許多戰功,待時機成熟,我再向皇上奏明你的功勞,那時才可保你無事,還可升官。但在時機成熟前,你只可躲在我的帳下,我才可以保你無事。

張將此後凡是薛所立下的戰功均謊報為他的女婿何宗憲所立

此後,凡是薛所立下的戰功,都由張向元帥尉遲恭謊報說,狗婿白袍小將何宗憲又立下了某某戰功。而尉遲恭元帥乃是一個不識字的莽夫,他就在功勞簿上為張、何記功,大功打個大槓,小功打個小槓。

征東小說中把許多名將都寫成了奸邪莽夫和小丑型的人物

小說中除了把張士貴寫成了一個使詐冒功的小人,把尉遲恭寫成了一個貪酒誤事不識字的莽夫,還把程咬金寫成了一個小丑型的福將,更把李道宗和蘇定芳都寫成了陷害忠良的奸賊。

薛仁貴一生都不曾封過王他的事業高峰也不是在唐太宗時的征東

在正史上,薛仁貴一生都不曾封王,他一生最大的成就和功績,也不是在唐太宗的征東時。那次的征東,他最高只「遷右領軍中郎將」,還不是一個獨當一面的大將。他是在武則天已實際統治了天下的唐高宗時,既征西又征東時,才立下了更大的戰功,成為了獨當一面的大將軍。

傳頌民間的「薛仁貴三箭定天山」的英雄事蹟,也不是發生在唐太宗征東時,而是發生在唐高宗龍朔二年,薛仁貴西征回紇九姓時。當時有歌讚曰:「將軍三箭定天山,壯士長歌入漢關。」

被征東小說醜化了的名將們都不是等閒之輩

而被小說醜化了的那些名將們,個個都不是等閒之輩。我們且看史書上是怎樣記載這些人的。

張士貴(小說中冒功的小人)

張士貴(小說中冒功的小人):善騎射,膂力過人,初為盜,降唐高祖後,累有戰功。貞觀(唐太宗年號)七年,破反獠回師時,唐太宗慰問他說:「聽說你打仗時,親當矢石,為士卒先,雖然是古時的名將,也不會比你更好了。我曾聽說,以身報國者不顧性命,那時只是聽說,並沒有真見到這樣的人,現在我見到你就真是這樣的人了。」

定芳(小說中陷害忠良的奸臣)

定芳(小說中陷害忠良的奸臣):驍悍多力,膽氣絕倫,十餘歲時即隨父討捕,先登陷陣。永徽(唐高宗年號)中,從左衛大將軍程知節(即小說中被寫成小丑型人物的程咬金)征賀魯,曾率五百騎衝殺兩萬餘騎的突厥部隊,追逐二十餘里,殺敵一千五百餘人。他前後為唐滅三敵國,皆生擒其主,賞賜珍寶,不可勝計,俄遷左武衛大將軍。卒年七十六歲,高宗聞而傷惜,對侍臣說:「蘇定芳於國有功,例合褒贈,你們為何不早提醒我,以致褒贈不能及時。」高宗為此還傷感了很久。

李道宗(小說中陷害忠良的奸臣)

李道宗(小說中陷害忠良的奸臣):唐高祖李淵之侄,唐初時功臣,與凌煙閣(唐太宗於貞觀十七年時命閻本立將二十四位開國功臣的圖像繪於凌煙閣上)二十四位開國功臣之一的李孝恭,併列為皇家宗室中的兩位賢王。唐太宗征東時,為遼東道行軍副總管,是李勣的副手。

尉遲敬德(小說中貪酒誤事不識字的莽夫元帥尉遲恭)

尉遲敬德(小說中貪酒誤事不識字的莽夫元帥尉遲恭):曾奉命說降劉武周(可見他是個能說會道智慧型的人物),因屡立戰功,唐高祖曾將他比作曹魏初年的猛將任城王曹彰(魏文帝曹丕之弟),故後來把他也封為了任城王。貞觀十八年,唐太宗親征高麗時,他出任遼東道行軍副總管,其智勇深得唐太宗的嘉許,把他看作是與李勣(原名徐勣,因功被賜姓李,即小說中的軍師徐茂功)和薛萬徹同等級的名將。玄武門之變時,他是主要的策劃者和執行者。太子建成和齊王元吉(唐太宗的同胞親兄弟)欲謀害太宗(時為秦王),給敬德密書並贈金銀器物一車想買通他。他推辭說,我是一個罪不容誅的人,感激秦王讓我重生,自當以身報於殿下,我現在如果私許殿下,對秦王有二心,那我這種見利忘忠的人,對殿下又有什麼用呢?當建成和元吉要殺害太宗的密謀即將要發動時,敬德知道後,勸太宗要先下手為強。太宗還在猶預,敬德說,人都是怕死的,現在大家把命都交給大壬了,這是老天要給予大王的,天予不取,必受其災!今大王存仁愛之小情,忘社稷之大計,禍至而不恐,將忘而自安,臨難不知迴避,沒有大義滅親的氣魄。臣請大王先誅滅他們。王若不從,敬德只有自己逃命去,不能交手受戮。太宗還在猶豫,敬德再說,壬今處事有疑,非智;臨難不決,非勇;國家身命又將如何?現在大事已是箭在弦上,大王還要推辭嗎?太宗將征高麗,敬德曾奏言,車駕若自往遼左,皇大子又在定州,東西二京,府厙所在,雖有鎮守,終是空虛。遼東路遙,恐有玄感(楊玄感,乘隋煬帝車駕在外,舉兵造反。)之變。且邊隅小國,不足親勞萬乘。伏望委之良將,自可應時摧滅。可惜太宗沒有聽從他的諫言。在這兩件大事上,可以看出尉遲敬德是位有高瞻遠矚的見解,和極佳的溝通和執行能力的人。他列名在凌煙閣的二十四位開國功臣之中,是個一等一的將才。

程知節(小說中的小丑人物程咬金)

程知節(小說中的小丑人物程咬金):投唐後,在唐太宗帳下,從破宋金剛、竇建德、王世充等,常搴旗先登,以功封宿國公。太子建成為要剪除秦王(唐太宗時為秦王)的羽翼,將秦王手下得力的謀臣勇將等,一一在唐高祖面前譖去。當程被外調為康州刺史時,他去見秦王說,大王的左右手(得力的輔佐)現在都已被人砍去了,身子還可望久全嗎?知節可以為大王效死,但不可以外調!他也是玄武門之變的主角之一,歷事唐高祖、太宗、和高宗三朝,數任獨當一面大將軍級的軍事領導人,且為名列凌煙閣的二十四位開國功臣之一。在薛仁貴征東的小說裡,竟把他寫成了一個小丑型的福將。這應是順承了隋唐演義裡的說法。在那個演義裡有這麼一段故事:程咬金原本是武藝平平的,有晚他夜夢有神人教他三十六路斧法,並對他說,只要他學會了這三十六路斧法,即將天下敵。他醒後即以條凳為馬來演練他在夢中新學得的斧法。當他演練到第三招時,有位好友在旁見到,不禁大聲喝彩,這一聲喝彩卻把程的思路打斷,第三招以後的斧法他再也記不起來了。但就僅憑這三招斧法,他已可把許多敵方的名將打得手忙腳亂,只有招架之功,全無還手之能。但這三招一過,他就原形畢露,遠不是對方的敵手了。民間諷說某人是虎頭蛇尾時,就說那人只有程咬金的三斧頭,這典故就是從隋唐演義上來的。

凌煙閣上其他三位大功臣

小說中對也是名列凌煙閣二十四位開國功臣的秦矎、李靖和李勣等三人,雖沒有將們也醜化成奸臣、莽夫或小丑,但對他們三人的描述,也是沒有彰顯出他們在歷史上對國家的功勳和貢獻的。

秦瓊

秦瓊:字叔寶,以字顯。小說中描述在唐太宗欲親征高麗時,他因和尉遲恭爭為征東元帥,兩人在金殿比賽舉石獅子。秦瓊雖勝,卻因舉重傷力吐血而臥病在床,未能參與東征。事實上,那次東征是在貞觀十九年,秦瓊早已去世七年了。秦降唐高祖,俾事秦王(唐太宗),每敵有驍將銳士,震燿出入以夸眾者,秦王輒命叔寶往取之。他躍馬挺槍,刺敵於萬眾中,莫不如志。嘗曰:「吾少長戎馬間,歷二百餘戰,數重創,出血且數斛,安得不病乎?」秦瓊乃是因傷多而病,小說卻把他寫成是和尉遲恭因爭為征東元帥,在比舉石獅子時傷力而病,特把秦瓊也寫小了。

李靖

李靖:是唐太宗手下一位少有的文武全才。他在真觀元年就已任刑部尚書,二年兼任檢
中書令。三年轉任兵部尚書,可見唐太宗對他信倚之重。他於貞觀三、四年時,領兵平定唐初最大的邊患東突厥,俘虜了頡利可汗,威震北狄。貞觀八、九年時,他又領軍西征,大敗吐谷渾軍,併其國土。唐太宗東征高麗時,他已年老體衰,雖也曾自動請纓隨征,但太宗未允其請。小說中卻把他寫成是一位神仙人物,常在唐軍遭到大困境時出現救助。

李勣

李勣(小說中的軍師徐茂功):本姓徐,因功被唐高祖賜姓李。他是唐初時的一位名將,唐太宗御駕親征高麗時,以李勣為遼東道行軍大總管,李道宗為其副手,他乃是一位實際統領大兵的大將軍,而不是如小說中所說的,是一位道士型的軍師人物。李勣那次隨天縱英武的唐太宗東征高麗,是無功而返的。反倒是在唐太宗那個孺弱昏庸的兒子唐高宗手上,成就了征滅高句麗的大業。怎會如此?

我以為應要歸功於那時已經實際掌控了國家軍政大權的武則天皇后。她知人善任,膽識非凡,當時她只問李勣需用多少兵力才可完成征滅高麗的任務,以後即讓李勣放手去執行。結果是在高宗顯慶五年,蘇定芳伐北濟,俘其王;總章元年,李勣俘獲高麗王,得城一百七十六,分其地為都督府九、州四十二、縣一百,置安東督護府於平壤以統之。在這次征滅高麗的戰爭中,薛仁貴也是參戰的將領之一,並立了大功,新設置的安東督護府最初就是由薛仁貴來統領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