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飽漢不知餓漢飢》2016/9/30

我有話要說

看了好讀九月十六月黃河《情這條路》這篇文章後,我忍不住有話要說。他是我海軍官校後期的學弟。他是六十九年班(畢業於民國六十九年),我是四十年班,比他早了二十九年,我和他通訊時,稱他為老弟。如果我不是因為當時軍中有禁婚惡令,不准軍人在二十八歲以前結婚,我的兒女都會比他大幾歲。

我的最好年華給海軍和國家糟蹋了

我十八歲時,原在南京的中央大學電機工程系就讀,因受愛國心的驅使,投筆從戎改入了時在青島的海軍軍官學校。四十歲時在臺灣退役。人生花樣年華的二十二年,我奉獻給了海軍和國家,海軍和國家給我的是斷絕我對前途的希望,和不斷的以各種方式提醒我們,軍人是次等公民

黃河是人才也得到了人才的機遇

我和黃河在海軍時的處境大不相同。他是人才,在海軍裡也得到了人才的機遇,國家送他去美國留學,得了碩士學位回來,海上前途已做過了一級艦的艦長,他在海軍裡可說是一帆風順。他退役不是因為在海軍裡沒有前途,而是他有更好的選擇,退役後做作家,既是自己喜歡的工作,也可能更有「錢」途。

我在海軍是前村已過

我在海軍時,每逢要調一個較好職位或考取了留美時,海軍裡就有人想要把我拉下來,換上他們的「自己人」。當我已為資深中校時,為了將來有更上層樓的海上部隊長的資歷,願意放棄升上校的機會,而請調為一級艦的副長(中校編階),希望將來可調為二級艦的艦長(中校編偕),再為一級艦的艦長(上校編階),即便一切順利,至少也要再化四年時間。就是這樣一個低微的請求,人事署也打我的回票說,現在一級艦的副長都是由小老弟們在做,老大哥何必和小老弟們爭這樣的職位。

海軍說我是人才不准軍職外調

當我對海軍已絕望時,參加了行政院新聞局招聘外事人員的考試。當時的參考人員有數十人之多,都是各大學外文系的畢業生和中學裡的英文教員,結果初試復試我都是第一名。當我向海軍申請軍職外調時,海軍說我是人才,不准軍職外調。

金童和五毛錢一打的阿兵哥

在這裡我提和黃河在海軍裡的這些對比,意在說明在求偶的條件上,他當時是金童,是淑女們喜愛的對象。我當時則是自認為稍有些條件的小姐們,不予考慮的五毛錢一打的阿兵哥。

黃河的心如刀割之痛

黃河感到有心如刀割之痛的一次,是有一位女友表現出破釜沉舟的決心,和她母親一陣激烈的爭吵後,接著大哭而去,隨著他亡命天涯。後來那位小姐卻被她的父母帶回,於是他感到有心如刀割之痛!

在繼續說下去之前,我為讀者諸君先介紹一個為自己的婚姻幸福,敢和皇帝力爭的京劇故事「狀元媒」。

狀元媒本事

柴郡主贈楊六郎珍珠衫私訂終身

宋太宗趙光義帶領柴郡主去潼臺行圍打獵,為番將所乘。太宗落馬,郡主被擒。適逢楊六郎延昭自前線返家探親,乃單槍匹馬救駕,打退番將。因見救駕宋軍已趕來,乃不及扶起落馬的皇帝,急急趕去再救出郡主。郡主見楊武藝高強,人品出眾,乃以前皇宋太祖所賜的珍珠衫贈楊,對楊私訂終身,囑楊要去求助八賢王以成姻眷。楊因要繼續殺退賊兵,又離郡主而去。

太宗誤以為自己和郡主都是為傅丁奎一人所救,乃以郡主許婚與傅

在楊離開太宗時,太宗在昏迷狀態之下,並未見到楊的本人。此時有開國元勳定山王之子傅丁奎,原是趕來想偷看美麗的郡主的,他將太宗扶起,太宗乃認為是傅救的駕,傅亦乘機冒認。太宗乃命傅去搶救郡主,若救回,將以郡主許婚與傅。傅趕去救郡主時,楊已離去退敵,傅乃奉郡主返回宋營。太宗以為自己和郡主都是傅丁奎一人所救,乃以郡主許婚與傅。

金殿對質柴郡主楊六郎和楊令公都敢對皇帝力爭

當郡主發現皇帝已錯將自己許婚與傅時,曾當八賢王之面,怒罵姓趙的沒有好人。當她無法說服皇帝,將她許婚與傅是弄錯了對象時,乃請求要與傅金殿對質。在金殿對質時,她逼問傅當時情形,問得傅醜態畢露;楊六郎和楊令公也都敢在金殿上對太宗據理力爭,有情人才得終成眷屬。

附上照片七張


照片一:柴郡主因氣皇上錯將她婚配傅丁奎,而駡說姓趙的沒有好人。


照片二:柴郡主請求皇上不要將她許配傅丁奎。


照片三:金殿對質,左為楊家父子;右為傅家父子。


照片四:皇上認定傅丁奎是救駕的小將,柴郡主直說,不是這員小將。


照片五:金殿對質,柴郡主直說,陣前救兒的是楊延昭。


照片六:皇上堅信救駕的是傅丁奎,認為郡主說是楊延昭是認錯了。


照片七:楊令公也敢在金殿向皇上為他兒楊延昭的婚事力爭。

看了上面的這個故事,我要問,黃河那位女友的父母,難道有比皇帝更大的權威麼?柴郡主、楊六郎和楊令公都敢在金殿和皇帝力爭!黃河的那位女友、黃河自己,和他的父母卻沒有據理力爭。如今有婚姻自主權的現代兒女,被女方父母棒打鴛鴦,生生拆散美好的姻緣,而不敢抗爭,雖會有痛,那能怪誰?

黃河所說的最痛不是情傷乃是內疚

黃河所說的最痛,應是指他後悔婚約,傷到了一位無辜的女孩。但那不是情傷,而是黃的內疚之情。因為黃是一位有良心的人,他受自己的良心責備,而感到痛苦。但既有今日,何必當初?那是他的情債,可能來世要還?

三種不同良心的人

我曾看過大陸拍的一部電視連續劇「北京人在紐約」,其中有幾句深具哲理的對話。男主角說,世界上有三種人,第一種是有良心的人,這種人不會有意去做違背良心的事;第二種人是良心給狗吃去了一半的人,這種人有時會做些違背良心的事,但後來又會受良心的責備而心不安,有內疚之痛;第三種人是良心全被狗吃去了的人,這種人做任何壞事也不會有受良心責備的痛。

世上最多的是良心被狗吃去了一半的人

世上一般人包括我自己在內,多是良心被狗吃去了一半的人。曾有不少的古董商和有古物在手,想賣卻又不知真假價值為何的人?乃說要把某些古物賣給我,請我出個價。我最初都是憑良心告知他們一個很公道的評價。後來發現他們只是利用我對古物的知識和經驗,替他們作免費的鑑定和估價。我並不真是一個笨蛋,以後我只問他們要價多少?不為他們做免費的鑑定和估價,也因此我才能收到不少的好古物,這是商場上的我慮你詐,賣家將本求利,也不會虧本賣的。

最有良心的人也是最易被欺的人

我有時雖也會不全憑良心做事,使心計自保;卻從未做過昧良心缺德害人的事情。在現代人心不古的世界。做最有良心的人也是最易被欺的人。

軍中的禁婚惡令傷害了千千萬萬的年青軍人

那時國防部頒佈了一道禁婚惡令,規定軍人在二十八歲以前,不准結婚。違令者將記兩個大過。一個軍人被記了兩個大過,這個軍人的前途就算是全毀了。當時也有愛情至上的年青軍人違令結了婚,被記了兩個大過,也就此在軍中成了廢人。這些年青軍人都是軍中的菁英,否則怎會有女孩願嫁即將在軍中成為廢人的人?於此可見這個禁婚惡令在國軍中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千千萬萬的年青軍人都是受害者,我也是其中之一。

禁婚惡令的理由

我有位中學的同學,他比我高幾班,在海軍總部政治部當上校組長。我曾問他,禁婚惡令根據的理由是甚麼?他回說,就他所知,應是國家財政困難,對結了婚的軍人,政府要多付軍眷的眷糧等補貼費用。

彈打出頭鳥

我說,如果只是這個理由,那只需把禁婚令中「違令者將記兩個大過」,改為「違令者在二十八歲以前,將不准申請眷糧等補貼費用」,即可為政府達到同樣省錢的目的,而又不致斷絕年青軍人的結婚之路。我接著說,我想把這個意見作成建議,請你代為轉呈國防部,如何?他苦笑回說,老弟,你難道不知道「彈打出頭鳥」這句話?

我一直堅信,那時國防部內有中共的間諜,常為國防部內那些屍位素餐的糊塗高官們,出各種打擊軍中士氣的餿主意。我不怪他們出餿主意,他們是潛伏的間諜嗎!我怪那些高官們怎麼可能會批准那些餿主意來打擊自己國軍的士氣!

禁婚惡令使我不敢對女友早表心意

我在二十四歲時,有一位比我小四歲的女友,我很喜歡她,她對我也很好,我們相交一年多,因那時我還在服艦職,只有船到基隆時,我才能去臺北看她。有天,我去看她時,她說,你為甚麼現在才來?接著她告訴我,她就要結婚了。她責怪我為甚麼和她相交一年多了,對她仍無進一步的表示。她說,我已給過你很多暗示,你好像仍要和我保持距離。她確是給過我很多暗示,我也不是不懂,只是我那時太過古板,因軍中有禁婚惡令,軍人在二十八歲以前不准結婚,是以我不敢和她太過親近。我對她作此解釋後,她說,我不能等你到二十八歲,到時你改變心意不要我了,我豈不是被你誤了青春?接下去的談話,她都讓我感到是我對不起她。她好像是受了很大委曲的樣子。

以為辜負了女友對我的真情內疚之痛無以復加

我那時心中的傷痛之情真是無以復加。正如黃河所說的,「人負我」的傷痛如果是一,我負人的傷痛至少是三,是四!

無窮盡的自責姨父母怕我會拖不下去

那時我正因改調岸職。報到前有幾天空檔期,住在臺北姨父母的家中。接連三四天,我不言不語,不思茶飯,但並不是失戀後的相思病,而是無窮盡的自責,悔恨對不起于我有真情的女友。姨父母怕我會拖不下去,乃四出打聽解救我的方法。

實情是女友另覓了高枝

多虧姨父母終於為我從那位女友的姐姐處(她住在長姐當母的姐姐家中)打聽到了事情的真像。那位將要和她結婚的人,是位比她大十歲的陸軍軍官,剛發表要派去南亞某國當陸軍副武官,是可以攜眷赴任的。她和他是相親訂定的婚約。她姐姐曾反對她嫁那位陸軍軍官,這實情也是她姐姐告知我姨父母的。

獲知真像「病情」立癒

當我知道這個真像,他要嫁那個陸軍軍官,並非真是因我辜負了她,我的「病情」立即霍然而癒了。當時我一點也沒有失戀的感覺,只對她把分手的責任全推給我感到氣憤。

無法面對的現實

數年後,我在國防部的情報學校擔任海軍情報教官,有天,我接到通知,有好幾位新派任駐各國的武官和副武官,要來情報學校接受職前的情報講習,前女友丈夫的名字也在學員名單上,原來他已升任駐南亞某國的陸軍武官了。想到她丈夫將會得意的對她說,我見到妳的那位海軍前男友了,他還是個單身窮教官。然後她會慶幸她當年做了正確的選擇。這個想法,令我無法面對這個難堪的現實。

為逃避現實我得了急性憂鬱症

當時我只要裝病請幾天病假。就可避開這個尷尬的場面,但那時我的頭腦已昏,只想到我無法面對這個難堪的場面。幾天焦慮下來,竟得了急性憂鬱症,心如油煎就是急性戞鬱症症狀最好的描述。

我渡過了自殺危機

在症狀的高潮期時,我不論想甚麼,想來想去,想到最後就是要自殺。我沒有自殺,是我想到,我的父母親都是有名的好人,樂善好施,助人無數;我自己也一生沒有做過缺德的壞事;自殺這種兇事不該在我家發生。

憂鬱症使我受到心悸和心如油煎的極端痛苦

我的憂鬱症使我受到心悸和心如油煎的極端痛苦,這種痛苦,不是過來人是無法想像的。病癒後,我以自身的經驗幫助過不少位患有憂鬱症的人復健,他們都說,我以自身親歷的痛苦,以過來人的經驗對他們說的話,比精神科醫生的話對他們更有療效。我這個感情上的傷痛,也成為了我砥礪自強的動力。

希望多瞭解我那一代軍人的痛

我那一代的軍人,最年輕的也已在九十歲左右了。有許多人終身沒能結婚,都是拜禁婚惡令和非人的待遇所賜。那些終身沒能結婚的我那一代的軍人,他們也年輕過,也曾有過綺麗的愛情美夢。當美夢成空時,又有過多少個破碎的心!我寫此文的目的,是希望黃河這一代的人能多瞭解我們那一代的軍人,在生活和感情上有多深的痛!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