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漫談對古文物之收藏》2016/4/29

常聽得有些所謂的古文物的「專家」們,大嘆今日市場上的假貨太多,和古文物鑑定不易的報導。我覺得那些報導所說的,常有些過於誇大。古董市場上假貨太多的問題,(也並沒有像他們所說的那麼可怕!「專家」和「名店」的鑑定也不一定都正確可靠。

我是一位頗為癡迷的中國古文物收藏者,數十年下來,買了不少中國的真、假古文物。買到真品時,固是歡喜;買到假貨時,也不會很難過,我會自嘲說;「又繳了學費了。」我常對向我請教如何可以「玩古董」入門的人比喻說:「玩」古董就好像「玩」股票,沒有常勝將軍,但可有敗只小敗,勝則大勝的將軍」。「玩」古董和「玩」股票一樣,要嚴守一些重要的原則,就不會大敗虧光。

我的建議是,「玩」古董,對自己沒有把握,也不是很喜歡的東西,再便宜也不要買。若自己很喜歡,又相信那東西也有可能會是真的,則衡量自己的眼力,和經濟能力,就當是買股票或彩卷,賭它一把!買對了,則可誇示群友;買錯了,就當是繳了學費,不會很難過。若是不顧自己的經濟能力,買錯了,自己會感到傷筋傷骨的難過,則這一把就不賭也罷!

若說要買真古董,只有到「專家」和「名店」那裡去買,才不會有錯,對大有錢的人來說,他們本來就多是以這種方式購買和纍積他們的收藏的。但對一般的古文物愛好者來說,這樣就會使他們失去了一個閒逛古董市場尋寶撿漏的樂趣,再說若要這樣才能「玩古董,」我敢說,絕大多數的人是「玩」不起的,包括我自己在內。

有人在他的文章中舉一例說,有某先生,在一個流動攤販上,看中一批「故宮珍藏品」,經過討價還價,以一萬元美金成交。拿回家請人鑑定,方知全是假貨。找小販退貨,小販已把錢賭輸光了,無錢可退。如果這位先生是一位億萬富豪,偶然興起要自己操盤買古董,錯失了一萬元美金,也能哈哈一笑,說聲「我繳學費了。」此事倒也沒舍,但他若會因此感到有傷筋傷骨之痛,並且是有妻子兒女的人,我真不知道他將要如何善後,面對妻小?如果真是這種情況,對這位先生我只有一個忠告;「你最好不要再玩古董了!」

文中另有一例說,有某先生購一古畫,請該文作者去辨真偽。畫中有一小狗口銜羽毛。該文作者認為狗銜羽毛是褻瀆聖賢,唐突古人,不必看,假貨也。該畫是真是假,我且不去論它,但以狗銜羽毛是唐突古人,即下斷言「不必看,假貨也」,對這種鑑定古畫的方式,我是大大的不以為然的。在臺北故宮博物院裡,就有一張小狗口銜羽毛的名古畫。

所以我對鑑定古文物的「專家」們,只以他個人認為某古物應有的某特點不見,或不應有的某特點顯現時,即據以否定該物為真品的鑑定方法是不以為然的。因為幾百千年的古文物,當時製作的年代,製作的地方,製作的方法和製作的人不同,不可免的會有或多或少的差異,後代的人不可能見過所有的差異。故以此法去鑑定真假,是會出錯的。

舉例來說,多年來研究中國古錢的人,都知道戰國製作精美的齊刀,只有三字刀、四字刀、五字刀和六字刀四種。雖有人宣稱曾見過有九個字的齊刀,但見諸圖錄的都是製作粗劣,一望即知其為偽作者,故公論九個字的齊刀是不存在的。現在我的古錢收藏中就有一把製作精美的九個字的齊刀。我知道,我這話一定會有許多人不相信。好在我的這把九字齊刀是個「缺陷美人」,它是一把從中一斷為兩的大齊刀,斷處銅質的鏽蝕已經入骨,已不需要專家才能確認它是古銹,只需稍具普通常識的人也可以確認它是古鏽了。

附上該九字齊刀(長約8”)的彩色照片兩張,以證我言不虛。






於此,我再提一個已經「專家」們鑑定為假,但卻是真品的例子(其實我可以提很多這樣的例子,因限於篇幅,在此只好先提這一個,俾便繼續往下寫。

這是一個康熙官窯的豇豆紅太白尊。大約是在三十多年前,我在當地一個中型的拍賣行買到的。因當地的買家都是美國人,對中國古文物都不懂,沒有興趣,我那時對中國的古瓷器也不懂,但有興趣,買了不少的中國老瓷器,結果幾乎全是假的,我繳了不少的「學費」。但上一次當,學一次乖,雖虧了不少錢,好在都在我經濟能力可承受的範圍之內,沒有傷到我的筋骨。

當我把尋寶所得的寶貝去請教「專家」們時,幾乎無例外的,「專家」們都是只略瞄一眼,即搖頭告訴我說;「全是假的。」然後勸說我買他們的古董。後來我的道行漸高時,發現他們賣給我的「真」古文物,其中也有假貨。

很多我買的古文物,因「專家」們說是假貨,我也就把它們當假貨賣了。這個豇豆紅太白尊瓷瓶因為很漂亮,我很喜歡,雖「專家」們告訴我說是假的,但我還是把它留著自己玩,沒有把它賣掉。以我如今對中國古文物的鑑識能力,我現在已能確知,不僅這個豇豆紅太白尊瓷瓶是個如假包換的真品,就是經我「錯」買的許多物品中,也有若干件竟是真品,惜我因聽信了「專家」們的誤導,又把它們當假貨「錯」賣了。故我現在對喜愛收藏古文物的朋友們的忠告是「全信專家不如信自己。」說清楚一點,就是自己要能獨立思考。「專家」們說的話,如果言之有據有理,應該相信。但如果只是以權威姿態藏否你的收藏,而不能說出令你信服的根據和理由,則那些人乃是假專家,或存心要誤導你別有用心的專家。

這裡我再舉一個「專家」怎樣把自己拱上神壇的例子。我曾在一個文物刊物上,看到有位「古錢專家」教人怎樣鑑別古錢真假的文章。他在文中提出兩個同樣的戰國時不值錢的普通古刀錢的照片,指說其中一個為真,另個為假。他指出,「真」的那個刀錢上的文字有「精神」,「假」的那個刀錢上的文字很「拙劣」,好像言之有據有理。但我看那兩張照片中同樣的兩個古刀錢都是開門見山的真品,文字上也沒有那麼大的差別。對別的古文物我不敢自稱專家,但對中國古錢,我已有僅看照片即可鑑別真假的能力。許多大拍行的專家們都會對你送去鑑定的古文物照片,回說光看照片無法作斷定。那是因為他們的功力尚淺也。

你看了上面的這個故事,看出了其中的神妙處否?那位「古錢專家」是在為自己造神也。試想,一個古錢愛好者,經過頗長時間的摸索,對自己鑑識古錢的能力已頗有自信了,對開門見山的真古錢已能自己鑑識了,當他見到這兩張照片時,也能看出這兩張照片中的刀錢都是開門見山的真品。但這位「大師」級的「古錢專家」卻指出,原來其中有一個竟是假的。如果這位古錢愛好者他怎麼看,也看不出那個「假」的,假在何處?如果他的自信心也不夠強,此時他對自己鑑別古錢能力的自信心,就非被這「大師」級的「古錢專家」摧毀得崩潰不可。那位「大師」把自己拱上神壇的操作就已大功告成了。

再回頭來談我這個豇豆紅的太白尊瓷瓶吧!我本可以舉很多「專家」們說是假,其實卻是真的例子。因一來限於篇幅,二來我知道有許多「專家」會硬拗,硬說以現代的高科技造假,是可以做到完全亂真的。他們把真假的決定權操於自己之手,「我說它是真,它就是真;我說它是假,它就是假」。如此真假由我說了算,豈不快哉!

豇豆紅是由窯變形成,燒窯者完全無法控制和預知出窯時瓷器的顏色會是個甚麼樣子。它是康熙時、官窯瓷器中的一個新品種,係以高溫銅紅釉燒成。這種高溫銅紅釉的化學性質最為活潑敏感,它在還原焰中呈紅色,在氧化焰中則呈綠色,致使這種釉色能在紅綠之間形成千變萬化的窯變。這種瓷器燒製不易,成本極高,以康熙盛世,也只燒製了很短的一段時間,即因費錢太多而停燒了。我因這種瓷器有紅綠雜呈的窯變特點,仿製極為不易。真品的釉色亮麗,後仿品的釉色暗滯,其紅綠顏色乃係人為,而非來自窯變,故與真品相差極遠,不需專家也能一看即知,故我選它為例。

真品和仿品豇豆紅的照片共五張附呈如下:

大清康熙年製藍款之太白尊之照片兩張







豇豆紅太白尊底款「大清康熙年製」之照片一張。




後仿的豇豆紅瓷油燈盞照片兩張






有人可能會問,怎樣才可學會自己鑑定古文物的真假?這事其實並不太難,俗話說,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我的建言只有兩個字,即「多看」!舉例來說,中國古文物中字畫的鑑定是比較不容易學得好的。拿我自己為例,我對畫的鑑定是很差的,當我看畫看不準時,我常看畫家的簽名,對有些名家的簽名我看多了,也常能辨出真假來。但對齊白石的字畫我卻最沒法子,因為他在每張字畫上的簽名都不一樣!你知道鑑定齊白石字畫看得最準的專家是誰麼?乃是他家那個由丫頭升為繼室的文盲夫人。她每天為齊老磨墨鋪紙,侍候齊老畫畫,齊老的字畫她只需眼角一描,即知真假,此理無他,她看得多了也。

故有心要學好鑑識古文物的人,應常去大博物館、大展銷會和大拍賣行等處,多看真品,日久自然會成精的。

所謂「玩」古董,只看那個「玩」字,就知道它們不是人生必需品。但它們可以怡情悅性,增加智識,有錢的人,可以大玩,錢少的人,可以小玩。但若想以收藏古董發財,則我勸你趁早打消此想。以我的觀察,在古玩界,懂行的人多半沒有錢,有錢的人多半不懂行。收藏古董能賺大錢,不止要靠眼力,也要有足夠的本錢,才能看得準,下得狠,和守得住,更還要有好運道。我曾從世界有名的大拍賣行買得不少名品,但我沒有好運道,那些名品在我手上多年,價格都沒有大漲。待我急需錢用時,不能守住它們,忍痛把它們賣了,有的小賺,有的小賠。待我將它們賣出後,卻有些飛漲起來。我也只好自認沒有發財的命。

最後,我建議對購買古文物時應遵守下列的十「不」原則:

一、自己不懂的東西不可出高價買。
二、自己不喜歡的東西不要買。
三、大家一窩蜂搶購的東西千萬不要跟著搶購。
四、既不美觀,也無歷史價值的東西不要買。
五、自己財力負擔不起的東西不能買。
六、違禁品不能買。如象牙、犀角等。
七、假專家和存心不良的專家勸你買的東西不要買。
八、太笨重搬運不便的東西最好不要買。
九、最近升值太快太高的東西不要買,那種飛躍的升值都是人為哄抬出來的,不久就會泡沫化的。
十、不要指望買進的古文物很快就會升值,如果你作如此想,則你定會失望的。

現在中國已有不少教人「鑑寶」的節目在電視上播出,常見有些觀眾帶著寶貝去請求鑑定。有人自吹自擂的誇稱他帶來的寶貝是稀世之珍,價值幾百萬,甚致幾千萬等。而「專家」們鑑定的結果也都非常的戲劇化。他們或則同意那確是幾百萬、幾千萬的稀世之珍;或則直指那是坊間新造的偽品!在我看來,「專家」們對所謂的稀世之珍的估價,應減去數目中的一個零,我不認為那些古董能有那樣的價位,他們是在哄抬。那些被直指為是新造偽品的寶貝根本就不需專家才能看得出來,只需對那類古董稍有認識的人,也都應看得出來。說穿了,持這類寶貝去請求鑑定的人,大都是「自己人」,他們是在表演!

另一種情況,則是真來求教的觀眾,他們帶來一些家裡的老東西,或自己以為是撿漏買得來的真寶貝。舉例來說,一些清末民初的普通貨色,專家們也都給他們估上一個應減去一個零的高價。還有一些觀眾帶來的東西實在太差,而又自稱是化了高價買來的。「專家」們於是惠而不費的安慰他們說,沒關係,你的買價雖比市價高了些,再過個幾年也就會打平了。

我對這類「鑑寶」的節目,奉勸讀者諸君不必對之過於認真,把它當作電視劇看就好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