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絕對、懸聯、名聯和趣聯》2016/4/22

偶和朋友們談到中國的對聯文學,大家都很感興趣,希望我能把它們寫下來,否則過一下就忘記了。乃為是文。

所謂絕對,以其不可能有下聯者也。例如,有某狂生扶乩,書一上聯「三塔寺前三座塔」求對。適逢關公老爺子臨乩,乃對以「五台山上五重臺」。

不意該狂生在上聯中再加上三個字,乃成為「三塔寺前三座塔,塔、塔、塔。」關老爺子一時無以為對,乃怒批曰:豈有此理!

另有一上聯,看似絕對,卻有一可被接受的下聯。據傳,宋時遼國使臣出一絕對的上聯以難宋國的君臣,不意卻被蘇東坡對出下聯,遼國使臣乃是達人,乃不得不承認,其上聯已被蘇對出。此聯之上下聯各為:「三光日月星」和「四詩(魯詩、齊詩、韓詩、毛詩)諷雅頌」。為何此下聯可被遼使接受?原來「頌」含「大頌」和「小頌」,故有「暗四」之意。

我幼時曾見一上聯,雖非絕對,但筆者寡聞,迄今未見有佳作之下聯。此上聯之難對,應可算為懸聯(久無下聯者)。其聯曰:「葛布糊窗,個個孔明諸葛亮。」

曾有一次,在某報上,見有人為文說「已有下聯」。我大喜過望,趕緊細讀該一大作。但看完該文後,卻又甚感失望。因該下聯,乃是將上聯「葛布糊窗,個個孔明諸葛亮」中的前四字,換成了「月照紗窗」之後再成對的,故此根本不能算是已對出了「葛布糊窗」的下聯。

此上聯之所以難對,就在聯中的第一個「葛」字。由此「葛」字,再引出其後「個個孔明諸葛亮」七個字,前後呼應,血肉相連,是何等的高明!換成「月照沙窗,個個孔明諸葛亮」後,此一上聯已被點金成鐵,作其下聯之難度已經大減。即便如此,該下聯對以「風吹荷葉,層層太白李青蓮」仍還不能算是對上了。

該下聯以「風吹荷葉」對「月照紗窗」,此四字對的還算不錯。上聯中之「孔明諸葛亮」五字雖為一歷史名人的姓名字號,但在此聯中,這五個字同時又有述事之意。其中之「孔」和「葛」字均為普通名辭,「明」、「諸」、「亮」三字則均為形容辭;而下聯中之「太白李蓮」五字對述事之意並未顧及。其相對的五個字,「太」為副辭,「青」和「白」均為形容辭,「李」為專有名辭,「蓮」為普通名辭,是則在此下聯的五個字中,只有一個「白」字可以和上聯中的「明」字相對,其餘都是牛頭不對馬嘴。即以「太白李青蓮」對「孔明諸葛亮」,只論人名對人名,因諸葛是複姓,而李是單姓,也是沒有對上。

我所能記憶的懸聯,還有如下的幾則。

「煙鎖池塘柳」。此上聯中的五個字各帶有五行中金木水火土的邊旁,故下聯中亦應有此五行之邊旁。曾見有人以「灰堆鎮海樓」為對,因其無甚意義,後來又有人將其改為「炮堆鎮海樓」和「炮架鎮江城」等。「煙鎖池塘柳」乃是一句清雅絕俗的好詩句,前面所提的三個下聯,既無意義,亦庸俗不堪,我認為不能算是已經對上了。

「妙人兒倪家少女。」此上聯中第一個字拆開後,成為聯中的第七和第六個字;第二和第三個字合起來成為聯中的第四個字,故下聯也應俱有同樣的機巧。有人以「武士心志在止戈」為對。此一下聯的意境亦頗不俗,武字的篆書寫法也是止戈兩字的合併;士心兩字合成志字也和上聯相對。但美中不足的是,以「志在」兩字對「倪家」,「止戈」兩字對「少女」卻不是好對。故此一下聯雖也頗俱巧思,但也仍不能算是對上了。

民國初年時,軍閥混戰,南北軍閥乃有倡和之議。其時,北方議和的首席代表是徐世昌,他是河北天津人,以東海為望郡,故人稱徐東海;南方和議的首席代表是岑春暄,他是廣西西林人,故人稱岑西林。他二人所率的代表團久談仍未能解決任何問題,有某名士乃擬一上聯諷之,並徵下聯,其聯曰:「北有徐東海,南有岑西林,問你兩個東西,如何調和南北?」此上聯中,兩提東西南北四字,有用為人名者,有用以罵人者,還有用以指方位地域者。要對出此聯之下聯,實不容易,故我迄今尚未見有佳作之下聯。

抗日戰前,名作家易君左因出版了「閒話揚州」一書,被揚州士紳們告他誹謗了揚州人,而被迫認錯道歉了事。乃有人出一上聯以記其事,並徵下聯。其聯曰:「易君左閒話揚州,惹得揚州閒話,易君左矣!」此上聯妙在將一位名作家的人名和他出版的書名連在一起,並加反復,變成敘述當時實際發生的實事的文句,故此聯實不易對。後有人以「林子超(當時國府主席林森字子超)主持國府,力主國府主持,林子超然!」及「林子超安居重慶,果然重慶安居,林子超然!」為對。前一下聯較佳,但語意沒有敘述實事,且有矛盾,因林乃虛位元首,談不上「主持」國府。而既「力主」國府主持,那就不能算是「超然」。後一下聯以「果然」對「惹得」已經欠妥,而它對上聯以人名書名相聯以敘述實事,自然流暢的妙處,更遠不及。故此兩個下聯也都還不能算是已經對上了。

現在再談我所能記憶的某些名聯和趣聯。

愚見以為,如今流傳的許多妙聯佳作,很多可能都非當時的原作,而是後人附會杜撰,再經不斷修改而完成的。

名聯

大平天國的翼王石達開,曾為一理髮店寫有一幅對聯,其辭曰:「磨礪以須,為問天下頭顱幾許?及鋒而試,且看老天手段如何?」此聯有氣吞山河之勢。石曾另有一大義凜然的對聯,其辭曰:「忍令上國衣冠淪於夷狄;相率中原豪傑還我山河。」

石達開為大平天國名將,十九歲時即統率大軍,二十歲時即被封為翼王,死時年才三十二歲。曾國藩在湖口之戰中曾被他逼得跳湖自殺。太平天國定都南京後,領導高層即開始內鬨互殺。石家人被害,被逼出走。後因兵敗,為救部下免被殺戮,乃自投清營,終為清營以剮刑處死。

小鳳仙悼蔡鍔的輓聯兩副,其一為:「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其二為:「萬里南天鵬翼,直上扶搖,那堪憂患餘生,萍水姻緣成一夢;幾年北地胭脂,自愁淪落,贏得英雄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

小鳳仙曾不顧自身危險,幫助蔡鍔將軍逃離北京。蔡鍔因病早逝,小鳳仙的好夢成空。她後來隱居沈陽,成為四個孩子的繼母。1954年,她在沈陽離世。直到1998年,孩子們才知道,繼母「張洗非」原來就是小鳳仙。

傳為李鴻章巧對伊藤博文的對聯,某報曾載有一個版本,其上下聯各為:「內無相,外無將,不得已衣帛相將,將來怎樣?」「天難度,地難量,這才是帝王度量,量也無妨!」此上下聯之文辭太差,應是幾經庸手抄傳之誤。

我對此傳說中的上下聯,見過多種版本,記憶中最佳者應為:「朝無相,邊無將,爾國家玉帛相將,將恐不保?」「天難度,地難量,我皇上乾坤度量,量亦無妨!」

常言道,弱國無外交,但李鴻章以其「上國」大臣的非凡氣度,常能獲得其所到之國以高規格的禮儀接待,不似臺灣的前總統陳水扁,和前副總統呂秀蓮,競搞甚麼「過境外交」和「度假外交」,被地主國諸多設限,不准這樣,不准那樣,可謂喪盡尊嚴和國格。

李鴻章以弱國的使臣出使外邦,但他決不奴顏卑膝的去諂媚外人,而是以泱泱「上國」大臣的氣度睥睨群雄,也因此備受地主國的敬重和景仰。以下試舉一例以明之。

今日歐美人士在正式的宴會場合,可以就咖啡碟中吸飲咖啡杯中溢出的咖啡,此俗據傳即因李鴻章而起。

據說李在某一外交宴會中,因不諳西俗(他根本就不屑學習和遵守西俗)而就咖啡碟中吸飲咖啡,主人為了尊重主客,不使貴賓顯得失禮,乃故意也從咖啡碟中吸飲咖啡,一時會中諸人盡皆照做。從此就咖啡碟中吸飲咖啡,遂成為歐美人士可以接受的定俗。此事雖為傳說,由此也可見歐美人士對李尊重的一班。

民國初年,眾軍閥據地為雄,橫徵暴斂,常巧立名目搜括民財。有某軍閥,以做生日為名,要百姓們為他送禮金祝壽,乃有人作聯諷之,其上聯曰:「大老爺做生,金也要,銀也要,票子也要,紅藍一把抓,不分南北(當時南方及北方均有各自印發的紅和和藍色的地方鈔卷)。」其下聯曰:「小百姓該死,麥未收,稻未收,豆兒未收,青黃兩不接,那有東西?」

比聯寫實諷世,對仗工整,堪稱佳構。

在抗曰戰爭勝利後,國共內戰局勢於國府不利時,蔣中正總統特命何應欽上將為行政院長,何臨危受命,有某報乃出一上聯:「何應欽為何應欽命?」徵對。當時獲選的下聯有不少則,但都平平,我只記得其中較佳的兩個下聯,各為:「曾澤生何曾澤生民!」(曾為國府某軍軍長,後投共);「載傳賢虛載傳賢名」(戴傳賢曾為國府的考試院長,雖為黨國元老,卻無豐功偉績。此下聯中將其姓寫為載,因古皆從聲,故載與戴可以通用。)

趣聯

一、有故事說,幼有神童之譽的明朝早期的大學士解縉(永樂大典即係由他監修),有次向人誇說,其故鄉吉水(今江西省吉水縣)的文風甚盛,即山野村夫都會對對聯。

有某官恰去吉水公幹,路遇一樵夫,乃出一上聯「孤塔巍巍,七層四面八角。」求對。該樵夫那會對對!乃連連搖手表示不懂。某官回京見到解縉,乃責他大言欺人。不意解縉笑說,人家已經對了下聯,你自己不懂,還好意思前來責我?

某官不服問故,解縉說,人家對的下聯是:「一掌搖搖,五指三長兩短。」某官雖然明知道解縉是在耍賴,卻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才思敏捷。

二、乾隆時,負責總篡四庫全書的紀曉嵐素有才名,有日進宮時,某太監攔住紀的去路,出一看似絕對的上聯作難紀,其聯曰:「三元解(元)、會(元)、狀(元)」;紀不假思索的對曰:「四季夏秋冬」。說完即往前衝,某太監不依,問曰:「怎麼沒有春?」紀邊走邊指著某太監的下體回說:「這裡能有春嗎?」某太監大窘。

三、還有一個類似的故事。有某大太監見紀冬天還拿把折扇在手上,並捧著一部「春秋」,乃出一上聯與紀開玩笑說,「小翰林,穿冬衣,持夏扇,這部春秋曾讀否?」紀立對曰:「大總管,生南方,來北地,那個東西還在嗎?」氣得那大太監直跳腳。

四、某日左宗棠往曾府拜望曾國藩,適逢曾正陪著他那正在房中洗腳的姨太太,出見稍晚,左心中不悅,乃出一上聯諷之曰:「看如夫人(對姨太太的美稱)洗腳」;曾立即反諷之曰:「賜同進士出身」。蓋左為舉人出身,常以此為終身憾事。有傳說,左在某次戰事正緊時,突然上摺請辭,理由是要準備去參加會試考進士。慈禧太后為安撫他,乃下旨賜他「同進士出身」。左反落了個自討無趣。

五、有兄死娶嫂為妻者,乃有好事者為聯諷之曰,「紅錦被中無限恩愛呼嫂嫂黃泉路上有何面目見哥哥。」是則謔而又虐矣!

六、某老翁續絃,娶得年輕女子為妻,洞房花燭夜,該女嫌翁年邁,已先入帳就入寢。翁進洞房時,該女拒翁入帳,並出一上聯諷之曰:「白紗帳外白頭翁,咳哼哼,哼哼咳,啐,今生休想!」該翁乃立對曰:「紅錦被中紅顏女,嘻,前世修得。」此老翁倒也才思敏捷,下聯對得極為切題。

七、有一跛腳後生,往謁獨眼的父執,後者戲出一上聯戲之曰:「何勞賢姪兒一步高,一步低,親步來拜。」前者乃對曰:「尚望老叔臺隻眼開,隻眼閉,另眼相看。」針鋒相對,立還顏色。

再談兩則馬屁聯及其引出之趣聯。

民國時最有名的馬屁聯當為康有為送給吳佩孚五十大壽時的賀壽聯。時奉直第一次大戰才於上一年結束,直軍大勝,吳正處於事業的顛峰,春風得意,開府洛陽。康之壽聯為:「牧野鷹揚,百世功名纔半紀;洛陽虎踞,八方風雨會中州。」吳得此賀聯後,高興萬分,以該聯遍示賓客。據說,僅此一聯,吳即酬康以萬金,時為寓公的「康聖人」可算是大撈了一票。

有國學大師之譽的章太炎對康之作為頗為不值,乃作一縮腳之集句聯以諷之,其聯曰:「國之將亡,必有(妖孽);老而不死,是為(賊)」。在此上下聯中縮去數字,其最末之兩字,即為康之名字「有為」二字,而縮去之三字即隱指康為「妖孽」及「賊」。高手罵人,不帶髒字,全靠功力。

另一馬屁聯是一位諂袁世凱者,為祝賀袁的五十大壽所獻,其聯曰:「戊戌八月,戊申八月;我佛萬年,我公萬年。」戊戌八月是袁向榮祿告密戊戌政變之事,出賣光緒皇帝,獲得慈禧太后親信之始;戊申八月乃是袁的五十壽誕。我佛是指慈禧太后,因她喜歡被人稱為老佛爺;我公是恭稱袁世凱。

此聯拍馬之功力亦可算是高段。後來慈禧於戍申十月即鶴駕歸西,當時的名士祝竹岩乃戲改此聯為:「戍申十月,戊戌八月;我佛今年,我公明年。」大觸袁的霉頭。

最後再談傳說中,蘇小妹出聯難倒秦觀的故事,以為本文之結尾。

俗傳蘇洵(老泉)有女,為蘇軾(東坡)之妹,人稱蘇小妹,有才氣,嫁為秦觀之妻。在洞房花燭夜出對難秦,在未對出下聯之前,不准秦進洞房。秦先在樓下花園待命,小妹在樓上推開琉璃窗,見窗上月影亦隨之推出,乃隨著靈感吟出上聯曰:「舉手推出窗月」,請秦續下聯。

秦在樓下院中苦思不得其對,乃口中反覆念著上聯,在院中不停的來回走著,並以手作推窗之狀。蘇軾在暗中見此情狀,乃以一小石投入院中的小水池中,秦見水池中月影抖動,觸動靈感,乃作出下聯曰:「投石驚破水中天」。

然據秦觀自作之「淮海集」中,徐君主簿行狀末云:「徐君以女文美妻余」,則秦之妻為徐文美,而非蘇小妹。同集又載:「老蘇(洵)先生,僕不識其人。」而老蘇祭亡妻文云:「有子六人(三子三女),今誰在堂,惟軾與轍,僅存不亡。」秦既不及與老蘇生前面識其人,而老蘇祭亡妻時,已只剩軾、轍二子僅存不亡,餘一男三女均已早亡。可見才女蘇小妹嫁給秦觀為妻的故事,純為後人所杜撰。此故事助談可也,不必當真。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