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給兩位讀者的公開信》2016/10/21

2016/10/16 讀者台灣大學生來信:
主旨:謝謝你的專欄


雷洵先生您好
我只是一名在台灣的學生
今日在好讀網站看到您的文章後內心覺得很有收穫
尤其是當你敘說以前軍旅生活的點點滴滴
對我而言都是前所未聞的
當你提到以前的軍人待遇不好
又有折磨人的禁婚令,還有社會負面眼光的壓力
我才知道原來事情還有另一個不同的面向
在我身邊的同學們都認為軍公教福利該取消
但我現在認為,曾經為國付出的軍人的尊嚴不應被忽視
您的文章給了我新的看法
謝謝您!

回覆

同學你好。我原對臺灣已經絕望,只等著要看民進黨人怎樣把臺灣玩完。看到你的來信,使我心情激動,久久不能自已。我相信只要臺灣還有像你這樣有同情心和同理心的年輕人,臺灣應就還有希望。

我今年已經八十七歲,我個人在臺灣軍中所受的苦難和屈辱,已成過去,我自己今生已經無憾。我在「好讀」寫些為我那個時代的軍人吐苦水的文章,常以我自己的故事為例,並非是還在為我自己吐苦水,而是我在我那個時代的軍人中,還是被許多軍中袍澤欽羨的對象。他們的境遇大都還遠比我差,他們許多人現在仍還在受著當年他們捨死亡生保護過的臺灣同胞的冷嘲熱諷,把他們當「肥貓」看待,說國家給他們的是太多了。

我在海軍二十二年,以中校退役時國家給我的退役金,加上我歷年所得的勳獎章的加給,總共只有八萬元新台幣左右(約合美金兩千元)。我在海軍裡還要算是比較幸運的,曾兩次考取留美軍官訓練,故還有些美金積蓄,都全部用來做再留美取得研究所的學歷。我有兩位表舅,在陸軍中都做過營長,他們都是在四十多歲時以陸軍中校的官階退的役,因時間更早,拿的退役金還更少。他倆年輕時把最好的黃金歲月為國家帶兵打仗,立有功勳;退役後,卻別無專長,都是以開計程車維生。

我第二次去美國海軍受訓,是從國防部情報學校的教官任上去的,當時校長很不高興,說雷教官來校才沒幾天,怎麼就要去美國受訓,他要去向海軍質問,為甚麼派一位很快就要去美受訓的人來情校當教官?是一位陸軍上校的主任教官勸阻了他。我對那位主任教官非常感激,一年多後,我從美海軍受訓完畢回國,帶了些從美國買回來的禮物去看老主任教官。這時他已限齡退役,他是孤身一人隨軍來臺的,來臺後未再結婚,那時又窮又老的軍人在臺想要再婚更是不易。當我找到他時,他是住在一個違章建築的小房屋裡,前面他擺設了一個小雜貨攤,攤子後面就是他的臥牀。

上述的幾個退役軍人退役後的生活景況,也就是我們那一代和更早一代退役軍人退役後的一般景況。我現在提起這些事來,還會感到心酸。

那時我已兩次考取去美國海軍受訓回來,在海軍的前途是前村已過。當我的少校年資已滿,連年考績都是甲等,應升中校時,因所佔職缺仍是少校,必須先換佔中校的職缺,才可晉升中校。我乃向服務單位的助理參謀長(與署長同級)申請換調一個中校職缺。他對我的所請不准,還對我說,You are too selfish(你太自私了)!他說,你才從美國拿了那麼多的美金回來,馬上又想要升中校,好事不能都被你一個人佔盡呀!

他這話惹毛了我,乃回嗆他說,我考取留美軍官去美受訓,乃是憑自己的本事考來的,並非是受了你的恩典;人事署還有規定,留美受訓的「學歷」算甲等「學歷」;我考績連年甲等,年資夠,學歷甲等乙等的都有,你不准我我換調中校職缺,是你的權力,我無話可說。但你無權羞辱我提出的正當請求,何況你自己也是去過英國拿過英鎊的,你已升為少將助理參謀長了。為甚麼我多拿了幾個美金就不能再升級了?我不再和他多說,向他敬個禮就退出了他的l辦公室。

當年人事署把去美國海軍受訓當做甲等學歷(那根本不能算是學歷),而把國內軍中正規的養成教育只看成是乙等學歷,就是標準洋奴思想的呈現。那時去美國海軍受訓,時間最長的是兩年,如美海軍自辦的研究所和海軍參謀大學等,臺灣海軍從這些學院畢業的算是甲等學歷,那是沒有問題的。但有許多都只是專業訓練班,時間短的只有兩三個月。我第二次去美受的海道測量專業訓練,雖也有一年多,都不能算是學歷,只能算是在職訓練。國軍初到臺灣時,只有海軍官校和機校是四年制,畢業生獲有學士學位;其他軍事學校後來也都改為了四年制,畢業生也都獲有學士位。人事署(只是海軍或整個軍方?)把在美軍受短期專業的訓練也定為「甲等」學歷,而把國內軍校受有四年養成教育,獲有學士學位的畢業生,定為只能算是具有乙等學歷,這不是洋奴思想是甚麼?

我在海軍總部當中校首席連絡官時,海上前途是前村已過,向人事署申請調一級艦的副長時,人事署說,一級艦的副長現在都正由小老弟們在做,老大哥何必和小老弟們去爭這樣的艦職?我在行政院新聞局招考外事人員的考試中,初試覆試我都是第一名,當我向人事署申辦軍職外調時,人事署說我是海軍的人才,不准軍職外調。當有外面的公司願出高薪聘用我,我向人事署申請准予退役或調附員(不佔實缺的閒員),人事署說,總司令已有交待,你們官校和機校畢業生的退役和調附員的案件,必需要經總司令親批。

我們當年進入海軍官、機校時,海軍的規定是,我們畢業後,必需在海軍裡服軍官役四年以上,才可退役離開海軍。未滿四年申請退役,則必須按比例退還海軍在官、機校對我們四年養成教育的化費。來臺灣後,國家單方面毀約,把我們變成了終身役,截斷我們所有更好發展的求生之路!

我為此牢騷滿腹。有天又因某事引發了我的牢騷,有一位同班同學對我說:「雷洵,你一直都是我們羨慕的對象,你還這樣牢騷滿腹,那像我這樣的人就只有去跳海了。」

我那一代的軍人現在仍有許多人生活在困境之中,臺獨政客們卻告訴臺灣人民,國家給我們軍人的是太多了。尤其是他們以毒化教育毒害臺灣下一代的年輕人,使他們堅信二戰時在日軍中當慰安婦的臺灣婦女是自願的,並相信那是一種光榮。臺灣培養出有如此極右派皇民思想的國家未來的主人翁,臺灣還會有甚麼希望!

同學,你看了此信後。應會了解我看到你的來信後,為甚麼會心情激動,久久不能自已。因為從你的來信,我看到了臺灣還是希望的!

2016/10/18 讀者Jerry Shih來信:
主旨:Your Beloved Friend, General Chu


Dear Colonel,

Your best friend, General Chu became the Navy Commander of Singapore after he discharged from the ROC Navy. What a loss!

Even though you might have known that already, a web site is attached as follows:

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ewthread.php?tid=66587

I enjoy reading your articles and expecting a new one coming out every time I visit this website. Please continue writing and wish you have a wonderful October!

Your reader,

Jerry Shih
from New Orleans, LA

回覆

Dear Jerry Shih:

謝謝你的來信。我和邱永安是好友,全係自然的意氣相投。我們畢業後也時相過從。他在海軍裡是一帆風順,我在海軍裡的路卻是越走越窄。他沒有因此疏遠我,我也沒有因此對他有自卑感,我們交往一如往常。也就是在這段時間裡,那位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同班同學問邱說,你怎麼會和雷洵成為好朋友?邱後來告訴我說,他當時就反問那位同學說,你知道嗎?有一次我們全班同學的物理考試,只有少數幾個人的成績及了格,教授只好給全班加分,使每人都及了格,但雷在全班加分前就已經是九十幾分了。雷對事物的見解,我們全班也沒有幾人能及!我和雷成為好友全係自然而然,沒有半點功利的考量在內的。

邱任各級艦職時,每次來海軍總部都會來我的辦公室看我;他在美國海軍參謀大學畢業時,我已在美國落戶,他也專程飛來我處看我;當新加坡的李光耀總理向臺灣海軍借將,要請他回新加坡當海軍司令時(他是新加坡的僑生),他也打電話來問我的意見。我是極力贊成,我告訴他說,他為人太正直善良,不適合臺灣的官場文化。

邱後來在新加坡由海軍司令升任交通部長。臺灣海軍前後期的同學退役後,轉任商船船長的,船經過新加坡時,大都得過邱的幫助。

邱已於1999年3月1日仙逝於新加坡。我痛失一良友,乃是人生一大憾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