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回讀者的一封公開信》2017/2/3

胡讀者給我的第一封來信

主旨:取巧
來信者:胡樑舟

雷兄,你說的可能很有道理,但我實在做不到。你有沒有想過道德的敗壞是一點一點累積的。

我的第一封回信

謝謝你的道德提醒,再過一個月我就八十八歲了,我已不打自招的明告好讀的讀者們,我的道德已經有多墜落。以我這個年紀,再累積不道德的思想和行為,大概也成不了大惡,可請放心。

雷洵

讀者的第二封的來信

雷兄,您誤會了,我只是建議不宜寫這樣的文章,可能使部份讀者走向岐途。至於雷兄本身,讀您文章已知大概年齡,耄耋耆老,那裡輪到我冒言。

胡樑舟

我的第二封回信(公開信)

看到胡讀者的第二封來信,我不禁混身冒冷汗。胡讀者的第一封來信,還只是擔心我在道德的敗壞上會一點一點累積,而墜落到不堪的程度。但他的第二封來信,卻擔心一個更嚴重的問題,他以為我自爆會走歪路的文章,竟有可能會使部份讀者走向歧途!這個帽子太大,我承受不起,有必要向他作些更詳盡的解釋。因考慮到可能還有和他同樣想法的讀者,乃決定以公開信的方式回之。

我那篇「取巧」的文章,標題的全文是「怎樣取巧拍馬拉關係我都會,但對我卻是知易行難。」在文章開頭處,我又加說明:「在人生道路上,我雖歷經艱困,對使用歪主意,最初是不稍為,稍後是昧不下良心和拉不下臉去做,最後是在現實生活中,為了自保解困和方便,甚致打擊壞人和敵人,在不昧良心和不傷好人的情況下,我也會使用歪主意了。話已說到這樣了,你還要擔心我會在道德的敗壞上,會一點一點累積到不堪的程度麼?

再看我自爆的實例。有那一個我是昧了良心做了傷天害理害人的事情,可能會使部份讀者走向歧途?我在一月十三日好讀的專欄文章「明訂校規」中曾指出,華人家長老師多喜乖乖牌的「老實」小孩,父母師長對小孩們耳提面命的灌輸些與現實生活脫節的行為準則,以致華人小孩在面對不平待遇和欺凌時,只知忍讓,而不知要如何用智慧保護自己脫困。我的歪主意文章就是一個智囊,小孩大人一概適用。

我檢查我所舉的歪主意的實例中,只有我在中學時,曾以違背心意不是出自內心的語言。在背地裡假意稱讚一位校園惡是位很有俠氣的人,使他不但沒有如他所宣言的狠話,要找機會狠狠的揍我一頓,反倒主動找機會和我交好,胡讀者如因此不以我為然,則我請教,我應如何做才可合胡讀者高道德水準的心意?等著挨揍?和對方單打或是群鬥,彼此打得頭破血流,那樣才夠光明磊落是個漢子?

現在我再補述一點我對那位校園惡霸所做的後續的歪方

在他主動與我交好後,在一次學生自治會的選舉中,我提名並支持他當選了學生自治會體育股的股長。胡讀者見此又要更不以我為然了,以為我向惡勢力獻媚投降了,其實我是從人性看問題。那位校園惡霸的領袖慾很強,但他不知道如何可以使人心服他的領導,乃靠著他的拳頭大蠻來。當我把他捧上了學生自治會體育股的股長後,他心有寄托,熱心工作,把校內和校外的體育比賽等活動,連絡安排得井井有條,同學都說他換了一個人似的。

既已談到這裡了,我就再舉一個用歪方解決問題的神效。臺灣藍綠互鬥多年,一個簡單的慰安婦問題。綠藍爭吵得面紅耳赤,多年後仍在原地踏步,綠營的人說,當年臺灣婦女當日本軍人的慰安婦是一種光榮,是自願的。藍營的人則氣憤辯說,那是先騙後強迫,不可能會是自願的。至今藍綠還在各說各話。藍營的人如懂得用我的歪方,則不需生氣去和綠營的人辯論,大可笑臉相向的問他們說。不知府上有多少婦女已曾有過,或曾想過擁有這種光榮?bingo,藍的勝!

我以為成事可有不同的方法。論語子張第十九,子夏曰:「大德不逾閒,小德出入可也。」子夏在兩千多年前就已經有這樣開明的想法,能不令我輩慚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