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一狗趴三軍》2016/7/8

馬廄失火孔子問人不問馬

論語鄉黨篇:「廄焚,子退朝,曰:傷人乎?不問馬。」譯成白話文:在論語的鄉黨篇裡,有這樣的一段記載:「馬棚失火了。孔子下朝回來,知道這事後,只問有沒有人受傷?根本沒有問有關馬的事情。

晏嬰活馬圉命

齊景公有匹愛馬被他的馬伕養死了。景公大怒,乃親自操戈(一種長兵器)去殺那馬伕。晏子在旁看到,乃對景公說:「大王就這樣把他殺了,他還不知道自己犯了甚麼罪呢?臣請代大王數說他的罪狀!」景公同意說:「好」。

晏子乃舉起長戈對那馬伕數說:「你為我的君王養馬,而把馬養死了,這個罪你就該死!」「你使得我的君王只為了一匹馬的緣故而殺馬伕,這個罪你也該死!」「你使得我的君王為了馬而殺馬伕,這事傳聞於四鄰諸侯,這個罪更該死!」景公知道是自己錯了,乃說:「先生放了他吧!不要傷害了我的仁心!」

優孟諫葬馬

楚莊王時,有匹愛馬,給它穿上有文繡的披衣,養在華麗的屋下,還有馬床給馬睡覺,給它吃人吃的乾棗。因為吃得太好了,馬以過於肥胖而死。莊王要群臣們為它服喪,並且要以有棺、槨(棺外的套棺)的葬大夫的喪禮去葬它。

楚王左右的親信去諫爭,以為不可這樣做。楚王乃下令說:「還有人敢為馬的這件事諫爭的,那就是死罪。優孟聽到這事後,乃進入殿上,仰天大哭。楚王嚇了一跳,追問緣故,優孟回說:「這匹馬是大王所喜愛的,楚國堂堂的大夫們有甚麼了不起?容易得到的很!對大王的這匹愛馬,只以大夫的葬禮去葬它,實在是太薄了!臣請以葬君王的葬禮去葬它!」

楚王乃問:「那樣的葬禮要怎麼辦?」優孟對說:「臣請以雕玉為馬棺,以文梓(梓木是一種良材美木,文梓乃是有文理的梓木,更為名貴)為馬槨,再派穿甲冑的兵卒去為馬挖掘墳墓,老弱民眾幫忙挑土,齊國和趙國的諸侯在為馬送喪隊伍的前面,韓國和魏國的諸侯護衛在為馬送喪隊伍的後面,再在太廟裡以太牢(古代帝王在太廟裡以整隻的牛、羊、豬為三牲以祭祀社稷)祭祀此馬,再封此馬一個有萬戶的食邑。諸侯聽說這事後,會都知道大王是賤人而貴馬的。

楚王問說:「寡人的過錯有這麼大嗎?那麼現在該怎麼辦呢?優孟對說:「請大王以葬六畜(馬、牛、羊、雞、狗、豬)的方法來葬此馬。用磚石建在田埂間的火竈作為此馬的外槨,用銅歷(即銅釜,古時煮食物的炊器)作為此馬的棺,再加些調味的薑棗,以稻草為燃料生火作為它的衣飾,將它葬於人的腹腸之內。楚王於是把此馬之事交給下面的官員去處理,以免此事在天下久久傳揚。

上面這三個故事,除了優孟建議楚王應該把死去的愛馬煮了吃,不合現代人愛寵物的思潮外,他諷諫楚王不應把他的愛馬看得比他的人民,甚致比他底下的高官們還重,這點在現代仍還是正確的觀點。

現代在臺灣還有很多把狗命看得比人命重的暴民

我引這幾個故事,是因為在二十一世紀民智已開的台灣,還有許多人有著兩千多年前楚莊王那樣,重畜輕人的霸王的思想,把狗命看得比人命重!要殺人為狗賠命!

小白狗風波

近幾天,在臺灣發生的小白狗的風波鬧得沸沸揚揚。為的是有三個海軍陸戰隊的士兵,奉班長之命,要除去一隻在營區裡面的小白狗,他們乃把小白狗吊死。這幾個無知的士兵,不知道國家已有動物保護法,虐死動物是要受法律制裁的。他們竟拍影存照,並把此景放到網路上去「與民同樂」。他們沒想到臺灣是個民粹國家,大政客、小政客和有志當政客的小百姓們,聞到有上媒體露臉的機會時,是會像蒼蠅聞到了大便一樣,會一擁而上搶屎吃的。

暴民強闖軍營公審現役軍人



於是這些蒼蠅們一擁而上的闖進了軍營,辱罵阻擋他們的,無辜的衛兵和其他的官兵,私開法堂公審吊死小白狗的三名「正犯」,問他們說,如果把你們也吊死,如何?這三個士兵大概平時也被暴民們欺侮慣了,嚇得誠惶誠恐的連連鞠躬道歉。強闖軍營辱罵無辜的衛兵和其他官兵的暴民們,和私開法堂公審現役軍人的暴民們,在耍盡了威風之餘,也把這個他/她們認為可為自己光宗耀祖的鏡頭錄影存證,放到網路上去「顯親揚名」。稍後這些暴民們意猶未足,竟還真的提出要求,要把那三個吊死小白狗的軍人也吊死為小白狗償命!

亡軍亡國現象

軍營怎可讓人隨意闖進?洪仲丘不就是因為違規在軍營裡拍照被罰而死的麼?難道軍方因為在洪案吃了蹩,保密防諜不准在軍事重地隨意照相的禁令已全部放棄了麼?強闖軍營,辱罵衛兵,妨礙衛兵執行任務的人,衛兵是可以當場將犯禁者逮捕關押的。暴民們在軍營裡私設法堂,公審現役軍人,軍人為甚麼又這樣容易的被人欺侮?難道是因為臺灣現在是綠營的天下,綠色的暴民們就可以無法無天的胡作亂為?軍人官兵無辜的受辱,不敢挺身護衛自己的尊嚴,反見一個比一個官大的長官出來,幾次三翻的一面忍受暴民們的辱罵,一面公開的向暴民們連連的鞠躬道歉。這不僅是亡軍現象,已是亡國現象了。

暴民連坐之法牽連之廣超過明成祖朱棣的誅十族

三個士兵吊死了一隻小白狗,自有動物保護法來制裁他們。該怎麼辦就怎辦,與別人無關!古時的專制時代,尚有罪不及孥的開明思想;連坐最狠惡的也只追及九族(高祖、曾祖、祖父、父、本人、子、孫、曾孫、玄孫);明成祖朱棣恨方孝孺不肯為他的帝位背書,把方的學生也算一族,罪及方的十族。現在臺灣的暴民們把這三個士兵吊死小白狗的罪行,要臺灣全體國軍官兵承責,受他們的辱罵。這些暴民們的連坐法竟比明成祖朱棣誅十族的牽連還廣!

軍中大官忙著向新主子掏心示忠

三個士兵吊死了一隻小白狗自有動物保護法制裁他們,該怎麼辦就怎麼辦!要你們這些「朝廷一品大員」出來向暴民們公開鞠躬道歉?你們自己不要臉,軍人的臉也都被你們丟光了。我知道你們向暴民們鞠躬道歉只是無恥的表演,向新主子掏心示忠才是你們無恥表演的目的。

信奉濟公難道不知道濟是吃狗肉的

國防部長馮世寬是信奉濟公的人,他難道不知道濟公就是喜歡吃狗肉的?不殺狗,那來的狗肉?想知道狗是怎麼殺的嗎?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吊死!抗日戰時,我進的中學是借用鄉下人的祠堂,就常見鄉人將狗吊死殺來吃。有幾次還將吊著的狗用粗棒猛打,那才真是慘不忍睹呢!我當時就曾和幾位同學提出抗議,得到的回答是,你們這些小孩子們懂得甚麼?狗就是要用這種又吊又打的方法殺死,它的肉才會更好吃呀!



蔡英文總統的金口玉牙專管雞毛蒜皮的小事

臺灣已有禁止殺狗的法律,違反此法的人,自有法律去制裁他們,何勞蔡英文總統去管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她就任總統已有一個多月了,多少國事大事等著她去處理?!她就是夙夜匪懈的去處理,猶恐時間不夠。但她卻無意去管國家大事,她的「金口玉牙」卻喜專管雞毛蒜皮的小事,說空姐已忍無可忍啦!小白狗太可憐啦!「女皇」既已定調,「佞臣」們就拿著雞毛當令箭,雷勵風行的去執行「上意」,攪得天下大亂!綠色暴民們乃狗仗人勢,竟可強闖軍營,私設法堂公審現役軍人,對所有軍人兇狠漫罵,極盡侮辱之能事。臺灣現在已經沒有國法,當政者縱容暴民橫行,實是天理難容!

為無辜挨罵受辱的國軍官兵打抱不平



綠色暴民們全力追打羞辱國軍,從幾個犯案的士兵一直無限上綱的追打到海軍司令和國防部長。我不會為這些人抱不平,他們都是自作自受。犯案的士兵蠢,自願受辱的海軍司令和國防部長是無恥的軟骨頭,都是活該!我要為他們打抱不平的乃是那些無辜挨罵受辱的國軍士兵和軍官們。

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我是贊成對付惡人,應用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方法的。

為無辜挨罵受辱的國軍官兵打抱不平,我不需滔滔雄辯的去和那些無可理喻的暴民們講大道理,我只按他們同樣的邏輯,去做他們同樣的事情。他們的邏輯是,海軍陸戰隊的士兵屬於海軍,他們犯了吊死小白狗的滔天大罪,所以要將他們三個吊死小白狗的士兵也吊死,以為小白狗償命。因為他們三人都是海軍,所以全海軍的官兵都應受到辱罵,無限上綱的可以追責到海軍司令。因為海軍屬國防部,所以還可向上追責到國防部長。

妙招先從高雄市做起

高雄市長陳菊說,不是海軍道歉就可算了!意即還要繼續追打下去。那麼我就選先從高雄市應用我的這個妙招吧。

高雄市政府轄下有多少員工我不確知,但至少也有好幾萬人吧!臺灣雖有禁止殺狗的法律,高雄市政府的數萬員工中,只要有人把狗吊死吃狗肉或賣狗肉,就把這些人揪出來,然後糾眾闖進高雄市府圍著辱罵市府的公安和警衛,開法堂公審那些把狗吊死的兇犯。每吊死一條狗,就要把吊狗兇犯的同夥三人吊死為狗償命。同時也無限上綱的要逼著市府的高官們包括陳菊在內,要當眾鞠躬道歉,並且還不要就此算了,對全高雄市府的員工都可以隨意辱罵,全高雄市府的員工此後都需加受愛護動物生命的課程。

此法可逐步向全臺灣的各縣市推行。如果各縣市都有把狗吊死的兇犯,則可無限上綱的把行政院長林全和總統蔡英文,也盡情的辱罵,逼著她倆當眾鞠躬道歉,並且還不要就此算了,對全臺灣政府的員工都可以隨意辱罵,全臺灣政府的員工此後都需加受愛護動物生命的課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